朱棣用一輩子爭取的廟號被嘉靖給改了,太宗變成祖,意義差異巨大

Wendy媽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王朝的衰落往往在建立時就初露端倪,明王朝也不例外。大明江山從朱棣篡權謀位開始就走入了無邊的深淵中。

弒主謀權是朱棣一生都想擺脫的污名,為此他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連自己死后的廟號都要動手腳。

然而他沒想到,自己費盡心力掩蓋的污點卻在一百多年后被自己的后代嘉慶昭然天下。

文韜武略比不過先來后到

說到朱棣,就不得不提起他的父親朱元璋。

朱元璋是中國歷史上出身最低的皇帝,出生貧農,當過乞丐,做過和尚,背景一片清白,不同于劉邦的天命卓絕,他創業的每一步都異常艱辛,靠自己一步一個腳印打下的天下。

歷史上農民起義比比皆是,但是卻往往因為階級局限性——讀書少,最后都以失敗告終。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陳勝吳廣,然而兩人最后也因分贓不均而內部潰散。

朱元璋卻打破了這個歷史魔咒。

他雖然有悲慘的身世,卑賤的出身,目不識丁卻勤奮好學,一窮二白卻頗有擔當。

他不像歷史上大多數起義軍一樣,為了跨越階級而起義,而是胸懷天下,為民、更為民族的存亡而戰。

光是起點就甩陳勝吳廣之流幾條街。

然而朱元璋的身份雖然讓他深感民間疾苦,卻也讓他面臨了更多的艱難困苦,形成多疑、暴戾的個性。

他從小眼見著至親餓死在眼前,因而對親情十分重視,對于多次救他性命的馬皇后十分感激,這些都造成他對皇長子朱標過分器重,而忽視了其他的孩子。

朱棣是朱元璋二十多個兒子中性格最像他的,也是最能成就大事的人,但是朱棣卻剛愎自用,好大喜功,謙虛不足,忠義不夠。他排行老四,朱元璋只封他做燕王,壓根沒想過要把皇位傳給他。

朱元璋看朱棣就仿佛在照鏡子一樣,他深刻明白朱棣和他都適合亂世,而他已然足以將亂世收拾好,留給子孫締造昌平盛世。

所以他才讓大儒宋濂做朱標的老師,希望他變成一個仁德的君主。

但是他沒有意識到,朱標的仁德在潛移默化之中與他的苛法產生了極大的沖突,終使得朱標抑郁而死。

朱標的死讓朱元璋悲痛欲絕,但是更讓他憂心的卻是繼承人的選擇。

但是對野心勃勃的朱棣來說卻是一件好事,他終于等來了即位可能。

然而朱元璋卻絲毫沒有給他的其他兒子們機會,直接把皇位傳給了年輕的皇長孫朱允玟。

篡權奪位自號太宗

一個毫無根基的毛頭小子,卻位居戰功赫赫的燕王之上,任誰都難以忍受,更何況是自負的朱棣。

于是,明朝歷史上第一次宮廷政變在朱元璋死后終于爆發了。朱棣和宦官里應外合,逼迫建文皇帝在火海中草草了命。

朱棣逼死了自己的親侄子,奪走了大明的江山,本來就行為不恥,為了掩蓋這段黑歷史,他用了所有能用的辦法。

史書記載朱棣為馬皇后所生,然而結合諸多史實,人們發現這一記載矛盾諸多,不合常理,有極大的可能是朱棣為了表明自己的合法繼承權而編造的謊言。

除了撒下這一個彌天大謊,朱棣還動用一切手段抹殺建文皇帝存在過的痕跡,做得最絕情的一件事就是搶走了他的廟號。

廟號是繼中國上古時期后,王國時代開啟時王權下的產物。是王權至高無上的象征。最早出現在有文字記載的商朝。

不難發現,幾乎每一個朝代的開創者死后都以「祖」為廟號,漢高祖劉邦、唐高祖李淵、宋太祖趙匡胤、明太祖朱元璋等,而他們的順位繼承者則都以宗為號。

太祖到太宗是正常情況下國家的第一第二掌權人才能擁有的稱呼,一方面彰顯尊貴,另一方面也能說明合法的繼承順序。

但是到了朱棣這里,名義上他是繼承了自己老爸朱元璋的事業,應該是太祖后邊順理成章的太宗,然而實際上他并沒有這個資格。

朱允玟才是實至名歸的明太宗。

然而朱棣是何許人也?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結黨謀私,勾結宦官,霍亂朝政。連自己的親媽都可以亂認,何況一個死后的稱號。

當然定廟號的事死人干不了,往往都得看下一任皇帝的臉色。朱棣的親兒子明仁宗朱高熾,與朱棣沆瀣一氣,在靖難之役的時候不顧殺頭之禍幫助朱棣鎮守北平,十分孝順可靠。

也許朱棣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放心將自己的身后事交給朱高熾處理。終于獲得了一個夢寐以求的太宗的稱號。

朱棣本以為自此之后可以安心長眠,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到,100年后,當明朝的大權落到了嘉靖皇帝的手中時,自己苦心經營的歷史形象完全破滅。

從太宗到成祖

嘉靖時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按理說已經據朱棣的時代十分遙遠,兩者并無仇怨才是,為什麼他要更改朱棣的廟號呢?

嘉靖的皇位和朱棣一樣不是正常繼承來的。正德十六年,明朝第十位皇帝明武宗駕崩,但是明武宗卻并沒有子嗣,唯一的親兄弟也已經夭折。

皇位空落,對封建王朝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最后不得已,內閣首輔楊廷和只能根據「皇明祖訓」找到了武宗父親孝宗一脈,然而離奇的是,孝宗一脈也人丁凋零。

仿佛詛咒一般,孝宗的兩個哥哥全都早早離世且膝下無子,只剩下一個四弟,而這個唯一的四弟也不過只有兩個孩子,長子早早離世,只剩下唯一的次子。

這個幸運的次子就是嘉靖皇帝。

嘉靖的即位已經不能用天時地利人和來理解了,幾乎完全是命運的饋贈。

但是意外得來的皇位總是問題不斷。嘉靖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該如何處理先皇的身后事。

他不是明武宗的親生孩子,為了皇權的穩定性,楊廷和等人勸諫他入武宗一脈,也就是說認武宗當爹。這就引發了明朝歷史上的一次歷時曠久的爭斗——「大禮議」事件。

大禮議的核心問題是嘉靖是否能改換父母,嘉靖當然不是個無能之輩,在成為皇帝之前他尚能忍氣吞聲,但是一旦掌握實權,他就開始耍賴不干了,堅持要將自己的親生父親追封為皇帝,母親追封為皇后。

于是一場因封號導致的新君和舊臣的斗爭由此展開。然而嘉靖此舉并不僅僅是因為封號本身,而是樹立新君的權威,防止被老臣要挾。

最終,勝利來到了嘉靖身邊,但是雖已經給父母爭取來名分,該如何給父親擬定廟號卻又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按照歷史慣例,除了留給祖宗的兩個之外,一個王朝的廟號不能超過7個,否則就不值錢了,也沒有威懾力。

而皇位傳到嘉靖這里,前面已經有10個皇帝,除了建文帝之外,廟號已經被瓜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個可以用的。

但是嘉靖必須給自己留一個,就像朱棣當年一樣,為自己的正統地位證明,否則皇權將岌岌可危。

就在犯難之際,嘉靖想起了遙遠時空彼岸的朱棣。

朱棣的黑歷史是明朝的密檔,然而身處皇權斗爭中心的嘉靖帝卻十分清楚,他心里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只要撤掉朱棣的廟號,父親的廟號豈不就省出來了?

但是嘉靖身為子孫,當然不能做出太過忤逆祖宗的事,思來想去,他決定給朱棣重新擬定一個廟號,這就是明成祖的來歷。

雖然從太宗變成了成祖,聽上去更加霸氣威嚴,然而卻將朱棣的老底赤裸裸地揭露出來。

成祖的廟號是王朝的開創者所能享有的,朱棣被稱作成祖就相當于將篡權的事公諸天下。

從此之后,朱棣花費一輩子掩蓋的真相都逐漸浮出水面,直到今天,歷史課本中稱呼朱棣仍是明成祖,幾乎沒有人記得他還有過太宗的稱號。

如果沒有嘉靖的這一手神來之筆,建文帝的名字可能從此被抹殺在歷史長河當中,也許是命運使然,讓同樣為廟號而苦惱的嘉靖來揭露他的所作所為。

嘉靖不知道是不是天生與朱棣八字不合,本來更改了朱棣的廟號已經夠狠了,沒想到他卻仍不肯善罷甘休。

皇帝有了廟號之后,靈位可以入太廟,接受國家級的侍奉,算是人死后最高規格的成就。

朱棣本來美滋滋地待在太廟里享受香火,嘉靖帝卻準備將他轟出去。

理由當然是朱棣是篡權奪位的,雖然還被稱作明成祖,但是卻是老朱家的叛徒,嘉靖帝打算再發動一場生死間的「清君側」

這一系列的操作震驚了整個朝廷,雖然朱棣謀反是事實,但是他畢竟是皇家的祖先之一,都死了這麼多年了,還被拉出來鞭尸實在是于理不合,還會造成皇家丑聞。

群臣為了阻止嘉靖,簡直是前仆后繼,日夜不歇,天天在嘉靖耳朵邊上嘮叨,從開天辟地講到之乎者也,絕對不肯讓步。

嘉靖也許是被他們煩透了,經過仔細思考,也覺得不太妥當,此事便就此作罷。

雖然終于不用擔心被趕出太廟了,但是朱棣的名聲卻從此一去不復返,嘉靖無意之間也替無辜枉死的建文帝報了竊國之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