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為何除掉已是暮年的李善長?還將他全家七十余人一并處決?

田園牧哥 2022/03/26 檢舉 我要評論

李善長,字百室。濠州定遠(今屬安徽)人。他是朱元璋在明朝建國后封的「開國六公爵」之首,開國第一功臣,賜爵韓國公。而人們津津樂道的劉伯溫,也就是劉基,也才僅僅封了一個伯爵。按照古代「公侯伯子男」的爵位排序,劉伯溫整整比李善長低了兩個等級。

李善長早年追隨朱元璋,跟著他南征北戰。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前來投靠朱元璋的人才和將領,都是由李善長來負責考察他們的能力,并替朱元璋向他們表達誠意,讓他們安心,甚至,他還要在將領們出現矛盾時進行調停。

同時,李善長還負責掌管后勤供應,并且時常出謀劃策。以至于朱元璋都稱贊他為「朕之蕭何」。可見,朱元璋對他的信任之深,以至于甚至將公主嫁給了他兒子,和他結成了兒女親家,讓他成為了真正的皇親國戚。

那麼,如此功勞顯赫,又備受朱元璋信任的李善長,又為什麼會在暮年之時,在76歲的高齡被朱元璋賜死,甚至還將他的妻女弟侄等全家七十余人一并處決呢?

這里,我們就要提到另一個和李善長關系緊密的人——胡惟庸。胡惟庸是依靠著李善長的幫助,仕途得以飛黃騰達,進入了權力中央,后來還成為了丞相。李善長的侄兒李佑,還是胡惟庸的侄女婿。可見,兩人關系不俗。

但是,胡惟庸卻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他仗著朱元璋的信任,獨斷專權,生ㄕㄚ廢黜的大事,他甚至敢不報告朱元璋,自己直接執行。各部門的奏章,都要先經過他的過目,陷害自己的奏章便壓下不報。以至于朝堂之上,只要熱衷于功名利祿的人,無不奔走其門。

胡惟庸越[發.春]風得意之時,危機也漸漸向他靠近。先是在洪武十二年(1379年)九月,占城國(今越南中部)入貢時,太監稟報中書省擅自扣壓貢品的情況。朱元璋勃然大怒,指責宰臣有欺君之罪。左右丞相胡惟庸、汪廣洋感覺大事不妙,趕緊磕頭謝罪,乞求寬恕。

而胡惟庸不知道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據《明史·胡惟庸傳》記載:「 會惟庸子馳馬于市,墜死車下,惟庸ㄕㄚ挽車者。帝怒,命償其死。惟庸請以金帛給其家,不許。惟庸懼。「胡惟庸的兒子在駕車的時候摔死了,他一怒之下干掉了駕車的車夫。朱元璋大怒發難,竟然要求胡惟庸給車夫償命,哪怕賠錢給車夫家都不行。胡惟庸怕了。

他明白,朱元璋對他已經有了ㄕㄚ心。他胡惟庸一個堂堂當朝宰相,居然因為死了一個車夫,引得皇帝龍顏大怒,而且還要求他為之償命,這個要求不管怎麼說都顯得有些滑稽。朱元璋顯然不可能在那個時代就已經有了人人生而平等的超前觀念,那麼胡惟庸被針對只有一個可能——權力。

胡惟庸后來終究被朱元璋處決,甚至牽連了上萬人。但李善長卻安然無恙,甚至還幫忙處理御史臺的事務。后來有人告發李善長與胡惟庸有暗中勾結謀反的情況,他和他的兒子是胡惟庸的朋黨。朱元璋還專門下詔免死,將他們安置在崇明。但李善長似乎糊涂病犯了,竟然沒有表示感謝,朱元璋因此懷恨在心。

而且,他還在極度敏感的時期,不知死活地找信國公湯和借兵修造府邸。被湯和告訴了朱元璋。后來,在李善長家做過事的親戚被治罪,供出了之前存在著李存義和胡惟庸勸李善長參與謀反的事情。之后,不斷有人告發李善長對于胡惟庸密謀造反的事情包庇隱瞞。最后有人傳說,將要發生星變,有災禍即將發生在大臣身上。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朱元璋于是順勢將李善長賜死,將其妻女弟侄等全家七十余人也一并處決。朱元璋還親自下詔羅列其罪,加上他們的獄詞,編成了一本書叫《昭示奸黨三錄》,張示天下。

不過,對于李善長之死,卻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李善長被賜死的時候,胡惟庸已經被處決十年了。而李善長是不是真的想要和胡惟庸謀反呢?李善長死后,虞部郎中王國用專門上書為之辯冤。表示李善長「謀反」罪名無法成立。可以說,他的辯詞非常能夠說明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王國用表示,李善長跟隨朱元璋多年,功勞卓著,身為第一功臣,生得封公,死得封王。其兒子是朱元璋的駙馬,親戚也紛紛拜官封爵。可以說是位極人臣,享盡榮華富貴。沒必要鋌而走險謀反。說他自己想稱帝還可以理解,但卻是幫助胡惟庸稱帝,過于荒謬。而朱元璋和他更是兒女親家,比胡惟庸的侄兒女親家親密得多。就算謀反成功,也不能帶給他更多好處。

李善長備受朱元璋信任,朱元璋也多次對其網開一面。而最后終究不得善終。除了李善長一系列堪稱老糊涂的操作外,更主要是,他的地位與功績觸到了每一個帝王都有的「逆鱗」——皇權。只要碰到這條底線,不管是多麼大的功勞,多麼地受寵,終究難逃一死。更何況是中國歷史上最為嗜ㄕㄚ的朱元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