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除兵權的年羹堯毫無造反能力,雍正為何仍要將其處決?

田園牧哥 2022/03/15 檢舉 我要評論

雍正三年,曾經的朝野「第一紅人」,被雍正皇帝「捧上天」的年羹堯,成了「罪惡滔天」的壞人。命運如此戲劇性的大轉變,讓身陷囹圄的年羹堯心有不甘而又感慨萬千。他知道,皇帝已經徹底對自己翻臉,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命運能給予自己的最後眷顧。然而,雍正皇帝並沒有打算眷顧這位曾經立下赫赫戰功的寵臣,在一篇聲討年羹堯罪行和極盡煽情的諭旨中,「網開一面」地賜年羹堯自裁。

我們不禁要發問, 雍正皇帝為什麼一定要處死年羹堯?有的朋友會說,年羹堯要造反,所以雍正皇帝要殺他。然而,年羹堯真的要「反」嗎?就算年羹堯有造反之心,已然解除了年羹堯兵權、職務和爵位,年羹堯已經毫無造反能力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非將其除之而後快?帶著這些問題我們來尋找一下年羹堯之死因。

​圖1 年羹堯(1679年—1726年)

其一,雍正二年,平定西北叛亂,大功告成的年羹堯回京述職。應該說,雍正皇帝對年羹堯動了殺心,就在這次述職之時。對于這次年羹堯回京述職請功,雍正皇帝十分重視,也給予高規格待遇。雍正皇帝要求在京王公之下大臣都要出京城城門迎接年羹堯之凱旋,確實給足了年大將軍面子。對于主子的格外恩遇,稍有城府之人都知曉收斂之必要性,但這豈是大將軍之做派?欣然接受出京迎接大臣之跪拜。要知道此時年羹堯的正式職務是川陝總督,也就是正二品官銜,至于「大將軍」僅是臨時職務而已,並不在大清王朝正式官職之列,你年羹堯憑什麼欣然接受京城一二品大員之跪拜?

其二,京城之內王公貴胄下馬與年羹堯行禮,年也依舊騎著高頭大馬,僅僅點頭以應之,用現在的話說,簡直就是「牛X」炸了天。這還不算,年羹堯竟然對待朝野第一近臣,皇帝最為親信之弟怡親王胤祥也滿不在乎。在雍正皇帝一再圓滑維護之下,年羹堯和胤祥關係勉強處于「面和心不和」之狀態,回京述職出于面子需要,年羹堯放下身段拜訪胤祥。然而到了王府,年羹堯發現怡王府門庭氣派,可能把門下人也有些狗仗人勢,心中不快的年羹堯認為胤祥平時之謙和都是惺惺作態,竟然徑直離去,不再登門拜見。可想而知,胤祥得知年羹堯如此狂妄之後,心中不快之滋味。

​圖2 年羹堯小楷奏摺

其三,年羹堯面聖之時,竟然「箕坐」。這在中國古代是很嚴重的不懂禮數之行為,朝野上下,敢在皇帝面前「箕坐」之人,恐怕只有他年羹堯。雖然當時雍正皇帝沒有表現出不快,但是城府極深眼裡不揉沙子的雍正皇帝,怎麼能夠不在心裡有所想法?

當然了,上述三件事情,單獨拿出其一,都構不成雍正皇帝之殺心,但是三件事同時上演,足以說明飛揚跋扈到了極點。此次回京述職,年羹堯真的是將京城王公大臣得罪個遍,一些風言風語不可能雍正皇帝一無所知。如此年羹堯藐視皇權的種子就算是種在雍正皇帝心裡了。事實上回京述職結束時起,年羹堯已經開始失寵。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雍正皇帝在年羹堯奏摺上留下一段經典的朱批 「凡人臣圖公易,成功難;成功易,守公難;守公易,終公難……」,這是一貫被極力表揚的年羹堯,第一次受到意味深長之批評之語。只可惜,雍正皇帝的苦心敲打,並沒有讓年羹堯清醒過來,依然我行我素,最終斷送自己大好前程,走上了絕路。

​圖3 愛新覺羅·胤禵,清聖祖康熙帝第十四子 (別稱:允禵、胤禎)

年羹堯為什麼會如此糊塗,一步步把自己往死路上趕呢?

在大部分朋友心目中,年羹堯應該是一位驍勇善戰的武夫影響,這個他個人因平叛西北戰事而盛名,以及當代一些影視劇對年羹堯造型刻畫有絕對關係。倘若年羹堯真是大老粗一介武夫,幹出這些不懂事兒的事情,似乎還情有可原。而事實上,年羹堯是正兒八經的進士翰林出身,他絕對是一位文官。既然是文官,還是翰林出身,如此奇葩行徑豈不更讓人匪夷所思?

其實,這一切都跟年羹堯一生太順了有很大關係。康熙三十九年,年羹堯二十一歲就高中進士,康熙四十八年,剛三十周歲的年羹堯就成為四川巡撫,成為封疆大吏。康熙五十六年,西北策妄阿拉布坦正式起兵反清。戰事吃緊之時,康熙皇帝五十七年,康熙皇帝任命十四子胤禎為「撫遠大將軍王」代父出征,同時年羹堯晉升川陝總督,協助胤禎平,正式成為最高級別地方長官,此時他還不足四十歲。

​圖4 羅卜藏丹津叛亂初期的地盤

來到雍正朝,年羹堯更是平步青雲。羅卜藏丹津利用大清王朝皇權交替朝政不穩之時,起兵造反。這次,年羹堯成功代替胤禎,成為大清王朝歷史上第一位非滿洲親貴之「大將軍」。為了不給太多滿洲權貴留下口實,雍正皇帝不斷地給年羹堯抬旗晉爵,直到一等公爵,這已經是異姓臣子最高爵位。又為了戰事進展順利,雍正皇帝放手授予年羹堯西北軍政大事一手抓之大權,年羹堯成為當時真正權傾朝野的西北王。

年羹堯也不負眾望不出一年,就將西北叛亂平定立下不世之功。期間,雍正皇帝更是無數次放下身段將年羹堯「捧」上了天,什麼「朕實在是想卿了」等語,又經常不斷給年羹堯贈送一些小禮物以示關懷。此時的年羹堯真的是大清王朝最受皇帝寵信之臣,恐怕都沒有之一。

​圖5 雍正對年羹堯說:「 朕亦甚想你 」

從年羹堯的親身經歷,我們不難看出,年羹堯的一生幾乎沒有什麼坎坷,順利的如同小說主人公一般。而就是這太過順利,讓年羹堯失去了應有的理性。對于雍正皇帝看似甜言蜜語一般的吹捧,失去理性的年羹堯,早已飄飄然而忘乎所以。因此自恃高人一等的年羹堯,才敢有恃無恐地飛揚跋扈,造成了他嚴重的性格缺陷。年羹堯有此悲慘結局也就不足為奇了。

既然已經鐵了心將年羹堯除之,那麼接下來就是雍正皇帝帝王之術的一次大展示了。按說,此時脫離西北軍政集團,在京述職的年羹堯最容易對付,然而,這不是雍正皇帝的風格。雍正皇帝一切如常地讓年羹堯風光返還西安。如前文所述,年羹堯前腳剛到西安,雍正皇帝就開始對其有意敲打,這僅是第一步開始。

​圖6 雍正帝書法

第二步就是開始瓦解年羹堯集團,能拉攏的雍正皇帝積極拉攏,對于死心塌地跟隨年羹堯的,直接劃為「年黨」秋後一併算賬。

第三步搜集年羹堯罪名,對于對年羹堯不滿以及常年受年羹堯迫害之人,當然是揭發年「罪惡」的第一梯隊人選,然而這些人的言語容易給人以栽贓之嫌。不要緊,第二梯隊年羹堯之前所親信之人立馬出場,從「年黨」中拉攏之人,開始紛紛倒戈,十分賣力地揭發年羹堯的種種罪行。

在「拉攏集團」之中,最為「重量級」之人物,就是年羹堯的最為倚重之部下岳鐘琪,可以說岳鐘琪投靠雍正皇帝而遠離年羹堯是明智之舉,畢竟識數之人都知道哪條腿粗,同時也可以宣告年羹堯苦心經營幾十年的西北軍政集團,被雍正皇帝瞬間徹底瓦解。當岳鐘琪手捧雍正皇帝諭旨,調年羹堯為杭州將軍,岳鐘琪接替川陝總督之位之時,年羹堯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是何等形單影隻,孤家寡人一枚。

​圖7 岳鐘琪(1686年11月8日—1754年),字東美,號容齋,四川成都人

雖然,年羹堯已經卸任川陝總督,但是揭發年羹堯的活動依然如火如荼地進行著。當雍正皇帝以雪片掉落一般的速度,轉發給年羹堯舉國官員彈劾之奏摺,讓年羹堯明白回話之時,曾經不可一世的「年大將軍」終于低下了高傲的頭。他給雍正皇帝寫了一份這輩子最低三下四的奏摺,乞求主子憐憫,期望能留下自己一條命,繼續奉獻犬馬之勞。

對于年羹堯的搖尾乞憐,雍正皇帝確實有些動容,但是大清帝王就是無毒不丈夫,年羹堯在雍正皇帝心中已經是必死之人。最後,雍正皇帝處心積慮地編撰一套子虛烏有的「白虎事件」,意在闡明年羹堯造反之嫌疑,同時搜集(多不切合實際)年羹堯大罪九十二款(絕對打破吉尼斯記錄),賜年羹堯自裁。年羹堯毀譽參半的人生故事就此結束,這一年他虛歲四十六。

​圖8 雍正皇帝,愛新覺羅·胤禛(1678年—1735年)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的反復無常,也許年輕時候,人生過于順風順水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兒,年羹堯的人生軌跡就是個典型例子。總有人說,年羹堯之死就是雍正皇帝導演的一出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之大戲。我個人並不完全贊同這一觀點,這更像是世事對于「一帆風順」的一記懲罰,只是年羹堯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以至于他再沒有改過自新之機會。

同時,這更是雍正皇帝帝王之術的一次大展示,更是拉開了雍正朝血腥打擊異己政黨之序幕。不得不令人唏噓的是,皇帝就是皇帝,那是一個普通人只因多看了一眼,就可以置人于死地的高級魔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