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四大家族真會玩,司馬家兩手一攤:累了,要不你們來做皇帝!

Wendy媽 2022/10/02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司馬家族去世后還在觀察自己的子孫后代,司馬炎肯定第一個跳起來挨個敲自己子孫的腦袋。

畢竟他怎樣也不會想到, 西晉政權總共就存在51年,拋開自己在位的25年,剩下的一半時間內還有十四年是內亂。但這也與司馬炎脫不了干系,誰讓他為司馬衷選了一個好媳婦呢?

不過,西晉短就短,不還是有東晉嘛?但司馬炎看到東晉的狀況,想必直接氣得吐血。

被四大家族所掌控的東晉王朝?要不,你們自己做皇帝?

王與馬,治天下:瑯琊王氏

司馬睿本來沒機會成為東晉政權之主,奈何八王之亂把司馬炎一族玩得差不多,導致依附于東海王的司馬睿站到了歷史洪流之中。準確來說, 是司馬睿結交了王導這個朋友。

當時,王家本就是名門望族,王導的堂兄王敦是司馬炎的女婿,無論是政治影響力還是權力都不容小覷。而王導本人,也極富政治才能。

因此,司馬睿的權力乃至東晉政權都是在瑯琊王氏的幫助之下建立起來的。司馬睿稱帝之后,政權極不穩固。為了更好地立足,司馬睿對王氏家族極盡禮遇,甚至愿意將自己的座位挪出一部分給王導。

也正是如此, 形成了王與馬共天下的局面。

不過,隨著司馬睿政權逐漸穩定,瑯琊王氏成了王權的威脅。于是,司馬睿開始扶植劉隗、刁協等人來打壓王氏家族。王導雖然是文臣,但王敦可不是吃素的,他本來就有野心,見到司馬睿還想打壓自己,于是干脆起兵造反,嚇得司馬睿直接下令「 有殺敦者,封五千戶侯」。

但誰有那本事?王敦很快就帶兵來到了建康。司馬睿看著眼前的王敦,哭唧唧地表示:你想當皇帝早說啊,我把皇位讓你就是了。

結果王敦逆反心理,直接無視司馬睿,反手封自己為萬戶侯,然后帶兵走了。

那能咋辦?司馬睿只能任由王敦去了。 于是,司馬睿在王敦的耀武揚威之下越看越難受,直接將自己看得臥病不起了。

外戚專權:潁川庾氏

司馬睿死后,太子司馬紹即位。自己爹都被氣死了,這筆賬自然要找王敦算。于是, 在司馬紹的反擊之下,王敦憤恨而亡。但作亂的是王敦,關我王導什麼事兒?因此, 瑯琊王氏雖然在王敦之亂后權勢削減,卻因為王導仍然躋身世家大族的行列。

司馬紹解決了王敦,自己也沒了,只留下年僅五歲司馬衍即位。幼子即位,權力要麼在大臣手中要不在外戚手中。 司馬衍即位之后,情況便是后者。

當時,東晉權力落在庾太后手中。但庾太后不參與朝政,于是將權力給了自己的哥哥庾亮。 剛走了一個瑯琊王氏,潁川庾氏便這樣登場了。

庾亮雖然也想展現一點能力,但不是將人給逼反,就是讓東晉的領土又丟了一塊,搞得自己雖然把持朝政多年,但一事無成。庾亮死后,弟弟庾冰接棒,成為權柄在握的重臣。

他做過最牛逼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憑著自己的影響力使得司馬衍臨死之前將皇位交給自己的弟弟司馬岳,從而繼續保持了自己外戚的身份。

但是,強扭的瓜不甜,司馬岳在位僅兩年就沒了,皇權最終還是落到了他的后代之中,庾冰的外戚夢自然也就破碎了。

最大野心家:譙國桓氏

被門閥士族扶植起來的東晉王室,根本沒有獨立的能力解決威脅王權的士族, 他們為了防止士族的坐大便只能扶植新的勢力,譙國桓氏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誕生。

譙國桓氏的代表人 桓溫,便是在庾氏手中接下了荊州,而后如同王敦那般依靠自己的兵權成為東晉時期第三個大家族。

不過,相較于王敦的個性,桓溫更想讓自己的聲望壯大。于是,他首先將目標瞄準了占據西蜀的成漢政權。

在沒有得到朝廷回復的前提之下,桓溫直接帶著自己的人馬西進,僅用幾個月的時間便滅掉了成漢政權。

這一功績,不僅使得桓溫名聲大噪,更是讓他的實力不斷擴大。發展到最后,司馬家族已經不期望桓溫能夠乖乖聽話,只希望他不叛變就行。

而桓溫恰好就有取而代之的心思。但桓溫不同于王敦直接派兵攻打健康, 他更希望自己篡位來得名副其實。于是,他看著北方的局勢,開始思考北伐的事情。

兩次成功的北伐,使得桓溫聲望越來越高。桓溫認為只要第三次北伐成功,便能夠順理成章地取代司馬家族,實現改朝換代的夢想。

但第三次北伐中,桓溫被慕容垂打得落荒而逃。

有了瑕疵的北伐讓桓溫沒辦法直接取代司馬氏,憋了一肚子氣的他只能將其發泄在朝廷中。公元371年,桓溫帶著自己兵馬進入朝廷, 以司馬奕陽痿為借口,逼迫褚太后廢除他的皇帝之位,另立司馬昱為皇帝。

沒實權的皇帝,日子過得是膽戰心驚,很快就如同司馬睿一般抑郁而亡。換了兩個皇帝,桓溫也沒借口直接篡位,加之自己已經年老,于是只能暗示朝廷給他加九錫。

可誰又想輕易將王位讓出去呢?在這樣的等待之中,桓溫病逝。

陳郡謝氏:東晉最后的榮光

桓溫死后,以謝安為首的陳郡謝氏抬頭,成為東晉王朝最后一個把控朝政的世家大族

謝安本就是東晉的名門望族,也是王導眼中的好苗子。但謝安前期處于隱居狀態,因此整個謝家與其他三大家族相比并不太出色。

隨著謝家權勢逐漸受到威脅,肩負家族興盛的謝安還是選擇了出山。而他最開始,便是受桓溫邀請成為他賬下的司馬。

但謝安本就是為了振興家族,自然不可能以譙國桓氏馬首是瞻,當桓溫選擇北伐的時候,謝安就連夜跑路,選擇進入朝政中心。

桓溫死后,謝安在朝廷也早已站穩,于是開始大力扶植自己親屬。 謝安雖然權勢越來越大,卻并沒有篡位之心。

他把持朝政期間,為謝氏贏得了頗多好名聲,其聲譽堪比王導。除了朝政之上的能力之外,謝氏還是讓差點統一中原的前秦政權就此覆滅的直接導火索。

公元383年,苻堅率八十萬大軍討伐東晉,在淝水被謝玄所率領的八萬大軍打敗,自此之后,前秦政權走向覆滅,而東晉也解除了來自北方的危機,謝安的聲望也因此達到頂峰。

雖然謝安并無不臣之心,但帝王多疑的心思總是難免,更何況此時涌現出了司馬道子。身為會稽王的他在孝武帝面前煽風點火,使得謝安與孝武帝之間的裂縫越來越大。淝水之戰兩年后,謝安將自己手中的權力盡數交出,打算再次歸隱。 然而,還未真正等東晉局勢穩定,謝安便因病去世。

東晉政權被四大家族輪流把控的危急局面逐漸解除,但東晉政權也逐漸迎來了落幕。在此之后,桓溫的弟弟桓玄發動叛亂,劉裕崛起,掌握了東晉政權。 公元420年,劉裕廢帝自立,劉宋王朝就此建立。

尾聲

四大家族的存在,貫穿了東晉政權的始終。雖然司馬氏在四大家族的輪流掌權中顯得黯淡無光,但不可否認 諸如王謝這般世家大族對東晉王朝的穩定與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不過, 依附于世家大族而存在的東晉政權,也因此顯得羸弱不堪。當失去世家大族的支持之后,等待他們的便是被取代的命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