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濙:歷經7朝,輔佐6帝,知道建文帝的下落,見證明朝60年興衰

田園牧哥 2022/04/09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1423年(明朝永樂二十一年)七月,明成祖 朱棣開啟了他人生中的第四次北伐,在大軍到達宣府的時候,已是八月。

而此時,一位大臣風塵仆仆地來到北京城求見朱棣,聽聞朱棣已經北征,他又馬不停蹄地從北京趕到宣府。待他來到朱棣的大賬外,已是二更時分。

《明史·卷一百六十九》記載:

帝已就寢,聞濙至,急起召入。濙悉以所聞對,漏下四鼓乃出。

當時朱棣已經就寢,聽聞他的到來,急忙召見。朱棣屏退左右,二人在大賬中談了4個多小時,待大臣出來,已是四更天(古代一更大約為1.2個時辰)。

這位半夜來訪的大臣名叫 胡濙[ㄧㄥˊ],在此前的16年,他一直在幫朱棣尋找建文帝的下落。

據《明史》記載,這次二人見面之后,朱棣「 至是疑始釋」,終于消除了疑慮。可見,胡濙已經完成任務。至少,他把自己查訪到的關于建文帝的消息匯報給朱棣后,朱棣釋然了。

歷史上的胡濙,在明朝可謂是傳奇人物,他歷經7朝,輔佐6帝,在禮部尚書任上待了32年不倒,堪稱明朝的奇跡。本文,筆者將和大家分享明朝名臣胡濙,希望通過史料和分析,帶大家了解一位明朝老臣。

一、「少白頭」的尋帝記

胡濙從一出生就是一個奇人,奇就奇在頭髮上,《明史·胡濙傳》記載:

胡濙,字源潔,武進人。生而發白,彌月乃黑。

意思是說,胡濙剛出生時頭髮全是白的,一個月后,他的頭髮又變黑了。這種奇遇,縱觀「二十四史」,也就他一人。

胡濙,字源潔,號潔庵,江蘇武進人。他出生于明朝洪武八年。當時,天下太平,朱元璋下旨在各州府建立社學,這相當于明朝最早的「公立學校」。胡濙的父親并不識字,所以,胡濙出生時,其父特別希望孩子長大能到社學去讀書。

胡濙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他自幼聰慧,敏而好學,建文二年,胡濙進京趕考,一舉考中進士,名列二甲第三十四名。和胡濙同榜的還有幾位名人,例如,「三楊」中的楊榮、楊溥,朱棣的內閣重臣胡廣、金幼孜等。

胡濙考中進士后,并沒有被留在翰林院。當時,靖難之役正在進行,胡濙被任命 兵科給事中。在當時的環境下,胡濙雖然沒有上戰場,但他也是為朝廷征討燕王出過力的。

只是,建文帝一再失誤,南軍節節敗退。建文四年,朱棣攻入南京,建文帝在一片火海中消失了。

朱棣騎馬入京時,包括解縉、楊榮、胡廣等人紛紛前去迎接。胡濙并沒有主動投奔朱棣,但朱棣登基后,發現了胡濙的才華,晉升他為戶部都給事中。

胡濙為人敦厚,做事踏實,朱棣通過五年的觀察,認可了胡濙的能力。接下來,朱棣對胡濙委以重任。《明史·胡濙傳》云:

惠帝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諸舊臣多從者,帝疑之。五年遣濙頒御制諸書,并訪仙人張邋遢,遍行天下州郡鄉邑,隱察建文帝安在。

意思是,建文帝的去向成謎,有人說他死于火海,也有人說他帶著一些舊臣逃走了。 朱棣對此很懷疑。永樂五年,朱棣派胡濙帶著御制的詔書,以尋訪「仙人」張邋遢的名義,走遍天下州郡,暗地里則是去查找建文帝的下落。

胡濙接到任務后立即啟程, 一去就是9年,他走遍了大明朝州縣,包括很多人跡罕至的地方,任由木屐把腳底磨穿。

永樂十四年,胡濙第一次返回,在京城只待了半個月就再次被朱棣崔著啟程了。這期間,他的母親病逝,胡濙懇請回家為母守孝,朱棣都未批準,為了安撫胡濙,朱棣擢升胡濙為禮部左侍郎。

又過了7年,也就是永樂二十一年,胡濙很急切地返回北京,得知朱棣已經帶兵出征,胡濙又馬不停蹄地趕到宣府, 這也就是本文開篇的那一幕。

朱棣聽聞胡濙到來,雖然已經睡下,但還是急迫地召見了胡濙,《明史》云:

先濙未至,傳言建文帝蹈海去,帝分遣內臣鄭和數輩浮海下西洋,至是疑始釋。

意思是,在永樂二十一年胡濙沒有回來之前,有傳言說建文帝逃到海上了,朱棣派遣鄭和先后六次下西洋。直到胡濙歸來,朱棣方才釋懷。

兩人談了4個多小時。他們倆具體談了什麼,史書沒有記載, 但筆者認為,很顯然胡濙已經找到了建文帝的線索,理由有三點:

第一,胡濙在外尋找建文帝長達16年,除了永樂十四年他回來一次外,其余時間朱棣甚至都不讓他回京。這一次他回來的如此急切,又在深夜求見朱棣,極為反常,除非他得到了確切的情報。

第二,永樂年間,鄭和6次下西洋,第六次返回明朝的時間是永樂二十年八月。他完全有時間在永樂朝進行第七次下西洋,但他并沒有。(注:第七次下西洋發生在明宣宗時期,當時明朝在南洋的影響力下降,宣宗因此才被迫遣鄭和最后一次下西洋。)這可以間接地說明,朱棣認為鄭和下西洋的必要性已經沒有那麼強了。或許是因為建文帝已經有了下落。

第三,從朱棣「至是疑始釋」可以看出,建文帝要麼死了,要麼歸隱了,總之,他對朱棣已經構不成任何威脅。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胡濙應該掌握了建文帝的明確線索。只是,在他和朱棣見面之后,他從此三緘其口。

縱觀歷史,封建王朝最隱晦的機密往往都掌握在極少數人手里。大家或許知道保守秘密的人是誰,但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沒有人敢去主動追問或探究。

因此,在胡濙接下來的52年人生中,他再也未和任何人提及建文帝。

二、一朝天子一朝臣

永樂二十二年,朱棣在北征歸來的途中病逝于榆木川,太子 朱高熾有驚無險地完成登基,是為明仁宗。

朱高熾登基后,原先輔佐太子理政的官員迅速得到重用,例如 楊士奇、夏原吉、楊榮、金幼孜等人。而胡濙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給朱棣「辦私事」,他不是太子的嫡系,這就有點尷尬。

不過,明仁宗也不是心胸狹窄之輩,他召來胡濙,和胡濙一番深談,覺得胡濙的才學和見識非同一般,本打算重用胡濙,可接下來意外發生了。《明史·胡濙傳》記載:

既聞其嘗有密疏,疑之,不果召。轉太子賓客,兼南京國子祭酒。

意思是說,正在朱高熾打算重用胡濙的時候,朱高熾聽到一個意外的消息: 先帝(朱棣)駕崩前,胡濙曾繞過內閣,給先帝上過密奏。由于當時漢王朱高煦覬覦太子寶座,朱高熾因此懷疑胡濙有可能和漢王有染。從此,朱高熾的態度轉變了,他將胡濙安排到南京任國子監祭酒兼禮部侍郎,不讓他到北京來。

都說一朝天子一朝臣,胡濙的內心并沒有氣惱。胡濙到達南京后,開始整理南京禮部的工作。

自從朱棣遷都北京后,南京雖然也留了一套「班子」,但大家幾乎都是象征性的工作,只有胡濙例外,他態度極其認真,每隔三天就寫奏折,讓其他同僚敬佩不已。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胡濙的「運氣」卻極佳,因為明仁宗朱高熾僅僅在位10個月就駕崩了。接下來,明宣宗 朱瞻基登基。

特別巧的是,明仁宗在駕崩前,曾派太子朱瞻基去南京巡查,而胡濙作為南京的禮部侍郎,一路陪同,這讓他在朱瞻基的心中留下不錯的印象。 朱瞻基登基后,召胡濙回北京,先擔任禮部侍郎,半年后,就正式擔任禮部尚書,從此,胡濙成了朱瞻基的心腹近臣。

注意,這一年是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誰都沒想到,胡濙自這一年擔任禮部尚書后, 接下來竟然36年都「沒挪窩」,他是明清兩代擔任禮部尚書最長的官員,創造了記錄。

同年,漢王朱高煦謀反,朱瞻基御駕親征,胡濙隨駕,一路上他安排糧草,在叛亂平定之后,胡濙因功獲得厚賞。朱瞻基不僅賞賜胡濙一座大宅子,還在胡濙過生日時親臨他家中,為他祝壽。這在當時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宣德六年,由于前戶部尚書夏原吉病逝,代管戶部的 張本也去世了,戶部沒有合適的老臣來主管,朱瞻基便讓胡濙兼任戶部尚書。

胡濙只有在永樂初年擔任過戶部都給事中,此后20余年未染指戶部,如今突然要擔此重任,他有些心虛。為了能做好戶部尚書,胡濙經常天不亮就去「上崗」,不斷找戶部郎官了解實際情況。《明史·胡濙傳》記載:

時國用漸廣,濙慮度支不足,蠲租詔下,輒沮格。帝嘗切戒之,然眷遇不少替。

即:當時明朝的開支項目越來越多,胡濙擔心國家財力不足。當明宣宗朱瞻基每次下詔減免百姓稅賦的時候,胡濙都含淚阻止。朱瞻基經常告誡他,卻仍然眷顧他。

很多人看到這里,或許會指責胡濙不愛惜百姓。實際上,這是一個辯證的問題。

早在朱棣在位時期, 征蒙古、討安南,下西洋,造寶船,還要遷都修宮殿,朝廷早就入不敷出了。明仁宗在位時間較短,說到底明宣宗是在補明朝之前的窟窿,因此戶部的壓力非常大。再加上朱瞻基 平定漢王之亂征討蒙古兀良哈等軍事行動,更讓胡濙難做。

俗話說,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當時楊士奇等人一味要求朱瞻基輕徭薄賦,但戶部尚書胡濙卻屢屢反對,并不是胡濙不愛民,而是朝廷的「兜」里太過羞澀。

實際上,胡濙本人生活非常節儉,他或許不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官,但他絕對是一位稱職的戶部尚書。

胡濙的不容易,朱瞻基是知道的,例如,朱瞻基曾感嘆:「 天下無患,多虧了四人之力!

朱瞻基口中的「四人」,分別是內閣首輔 楊士奇、原戶部尚書 夏原吉,吏部尚書 蹇義和現任禮部尚書兼戶部尚書 胡濙

可見,明宣宗作為大明朝的「CEO」,他對自己的「財務總監」還是比較認可的。

三、扶上馬再送一程

公允地說,明宣宗朱瞻基雖然被人稱為「蟋蟀皇帝」,但他整體上算是一位明君,宣宗在位10年,從善如流,休養生息,明朝百姓逐漸安居樂業,創造了「仁宣之治」。只可惜,宣宗年壽不永,38歲便駕崩了。

宣德十年正月,明宣宗病重,不能上朝,看著年僅9歲的皇太子朱祁鎮,朱瞻基的內心極其復雜。他用微弱的聲音下旨,傳召5位大臣入宮,對這5位大臣說:

「卿等老臣,嗣君幼,幸同心共安社稷。」

意思是說,你們五個都是老臣了,如今太子年幼,希望你們同心協力,輔佐太子,共同維護大明朝的安定。

說罷,朱瞻基駕崩。而被他托孤的這5位老臣,分別是 「三楊」胡濙張輔。當然,此時朝堂上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太皇太后 張氏(明仁宗朱高熾之妻)。

在這六人的輔佐下,9歲的朱祁鎮登基了,改元正統,他就是明朝第6位帝王——明英宗。

朱祁鎮登基的前七年,大明朝整體上還算政通人和,由于朱祁鎮年幼尚未娶妻,太皇太后主理內宮,三楊和胡濙主持朝政,張輔主管軍務,「仁宣之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延續。正統五年,楊榮去世,兩年后,太皇太后去世,從此明英宗開始「長大」,走自己的路, 最明顯的標志就是宦官王振的崛起。

當時,內閣以楊士奇為首,在朱祁鎮的支持下,王振逐漸開始壓制楊士奇,胡濙、楊溥也未能幸免。正統九年,楊士奇因兒子鬧出人命而羞愧歸隱,楊溥和胡濙力不能支。待到楊溥去世,胡濙則選擇了蟄伏。

正統十四年,在王振的慫恿下,血氣方剛的明英宗欲效仿太祖、太宗皇帝,御駕親征蒙古瓦剌部,結果發生影響大明朝國運的「土木堡之變」, 明英宗被俘,王振被干掉,張輔陣亡,20萬精銳覆沒。瓦剌人乘勝追擊,攻入大同,直逼北京。

噩耗傳到京城,幾乎所有人都震驚不已。當時朝堂上主要有兩種意見,一種是由 徐珵(徐有貞)提出的 「遷都南京,以避國難」,另一種是兵部侍郎 于謙提出的「 守衛北京,請堅固守」。

兩種聲音各持己見,爭論不下。最終,大家都看著 孫太后(朱祁鎮之母)和郕王 朱祁鈺(朱祁鎮之弟),孫太后和朱祁鈺也猶豫不定。 這時,作為當年五大輔臣中的最后一位,胡濙說了一句話,鎮住了那些「南遷」派,《明史·胡濙傳》記載:

群臣聚哭于朝,有議南遷者。濙曰:「文皇定陵寢于此,示子孫以不拔之計也。」與侍郎于謙合,中外始有固志。

胡濙的意思是說: 文皇帝(指朱棣)將皇陵安排在這里,就是向子孫表明不再遷都。而今你們是要棄祖宗而去嗎?

胡濙的這句話擲地有聲,讓主張南遷者啞口無言。在胡濙和于謙立勸諫下,孫太后和朱祁鈺才最終做出「堅守」的決定。

由于明英宗朱祁鎮成了俘虜,為了避免瓦剌人的再三要挾,在于謙的支持下、孫太后的默許下,郕王朱祁鈺登上皇位,遙尊哥哥朱祁鎮為太上皇。 朱祁鈺也就是明朝第7位皇帝明代宗。

最終,朱祁鈺、于謙等人打贏了北京保衛戰,瓦剌退兵,歸還朱祁鎮。

古人云: 決策需大智,死守需大勇

北京保衛戰是明朝中期最重要的戰役,這場戰爭,創造了一個英雄于謙,也讓明代宗朱祁鈺站穩了腳跟。但是,人們很容易忽略朝堂上的另個一個人,那就是戶部尚書胡濙。

從堅決拒絕南遷,到在后方支持軍械和糧草,胡濙對這場戰爭的勝利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時,他也為大明朝的延續作出重要貢獻。說他是社稷之臣,并不為過。

四、一場說走就走的辭職

明代宗朱祁鈺是一位不錯的帝王,他在位期間,興修水利,發展農桑,裁撤開支,讓經過「大難」的明朝漸漸復蘇。

但是,朱祁鈺一生做錯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為了獨霸皇位,他將被俘歸來的哥哥朱祁鎮幽禁在南宮之內長達7年之久。 第二件事是違背諾言,廢除了侄子朱見深(朱祁鎮之子)的太子之位。

當初,朱祁鎮被俘,太子朱見深年僅2歲。孫太后為了大局著想,支持朱祁鈺登基,但前提是太子之位不能動。

也就是說,孫太后希望百年之后,大明皇位還能歸回朱祁鎮一脈。

朱祁鈺當時是答應的,但皇位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他幽禁了哥哥之后,看侄子百般不順眼,最終,他廢除了 朱見深的太子之位,將自己的兒子 朱見濟立為太子。

不曾想,朱見濟中途夭折了,而朱祁鈺又沒有其他兒子。這就造成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后果: 儲君之位空懸

景泰八年,明代宗朱祁鈺病重,眼看時日無多,可急壞了朝中大臣。作為禮部尚書的胡濙更是如熱鍋上的螞蟻。

胡濙認為,既然皇帝無子,那就應該立先帝(指明宣宗朱瞻基)之孫,而先帝之孫中年齡最長、出身最高的還是朱祁鎮之子朱見深。當他把自己的意見報給朱祁鈺時,被朱祁鈺拒絕了。

正在胡濙為難之際,正月十六日夜里,石亨、徐有貞等一群投機分子趁夜發動「 奪門之變」,他們打開了南宮之門,迎出了太上皇朱祁鎮。

清晨上朝,當胡濙站到第一排往龍椅上一瞥時才驚詫地發現,坐在皇位上的人不是朱祁鈺,而是朱祁鎮,伴隨著徐有貞的一句「太上皇復辟了」, 大家才明白,朱祁鎮第二次登基了。

英宗復辟了,也就意味著代宗的生命要結束了。朱祁鎮二次登基,改元天順,他恨極了弟弟朱祁鈺,不僅未按帝王禮給弟弟下葬,還給弟弟一個「戾」的謚號。

筆者認為,「奪門之變」對于明朝的歷史進程沒有任何意義,即使沒有這場政變,皇位最終還是會回到朱祁鎮一脈。只是,由于這場政變,一群投機分子雞犬升天了,還有,英雄于謙成了它的犧牲品。

作為朱祁鈺曾經的支持者,輔佐朱祁鈺理政長達八年之久的戶部尚書胡濙,朱祁鎮并沒有給他太多的為難。 理由很簡單,胡濙是老臣,而且已經對明英宗沒有任何威脅了。

但是,胡濙在朝堂上歷經半個世紀,對帝王心術看得比較清楚,他以年紀老邁、病體纏身為由,向朱祁鎮提出告老還鄉。

一般老臣告老還鄉,皇帝都要「再三挽留」以表誠意,可是,胡濙告老的時候,朱祁鎮爽快地答應了。

為了表示對胡濙的特別「關照」,朱祁鎮還專門派人將胡濙「送」回老家,為了表示恩典,朱祁鎮象征性地賞了一個錦衣衛的職位給胡濙的一個兒子。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有一句話:

女無美惡,入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疑。

在朝為官,不管是賢臣還是奸臣,都很容易遭到皇帝的猜疑。不要怪天子太涼薄,這是封建王朝的鐵律。

天順元年秋天,在簌簌的秋風中,一位82歲的老臣離開朝堂,從此,廟堂上再無胡濙。

五、大明朝獨此一份。

胡濙告老還鄉后,仍然掛著禮部尚書的頭銜,但他不再過問政事。胡濙有三個弟弟,和胡濙年齡相差不大。他回家后,整日和三個須眉皆白的弟弟歡聚一堂,在當地是一大奇景。

天順七年(1463年),在故鄉生活了7年的胡濙病重,臨終前,他把幾個兒子叫到跟前,囑咐他們: 「你們有能力的,就去報效朝廷,如果沒有能力的,也不能敗壞我們的家風。」說罷,胡濙瞑目而逝。

至此,胡濙結束了他89年的人生路程,也結束了他32年的禮部尚書生涯。

胡濙25歲踏入仕途,89歲去世,他歷經建文、永樂、洪熙、宣德、正統、景泰、天順7朝,在明朝歷史上,這是一項罕見的記錄,他的經歷,也是大明朝獨此一份。

在他仕途生涯的64年里,他經歷 靖難之役永樂盛世仁宣之治以及 土木堡之變奪門之變等歷史進程或事件,也 見證了大明朝一個甲子的興衰。

胡濙雖然歷經7朝,輔佐6帝,但我們總結他的履歷會發現,他對每一位帝王幾乎都是勤勤懇懇,他無私心,也無意參與朝堂斗爭,他只想老老實實,盡職盡責地完成自己的本質工作。歸根究底,他是一位傳統的士大夫形象。

《墨子》云:名不可簡而成也,譽不可巧而立也,君子以身戴行者也。

意思是說,好的名聲和名譽不是短時間內靠取巧就輕松得到了,君子要踏踏實實,身體力行才能得到名副其實的名譽。

胡濙在建文朝入仕,被明成祖看重,為朱棣尋人16年,又被明仁宗懷疑,被明宣宗托孤,在家國危難時力挽狂瀾,明英宗復辟后他又遭到猜忌。然而,胡濙始終沒有半句怨言。他近60年的仕途生涯,都在踐行「 君子以身戴行」。他是士大夫,更是「修身齊家治國」的儒者,值得后人尊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