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佑樘:一生只愛一人,被稱為史上最好的皇帝,實際就是寵妻狂魔

Wendy媽 2022/07/12 檢舉 我要評論

明孝宗朱佑樘(chēng)是明朝一位很特殊的皇帝,他雖然生在帝王之家,自幼卻如同要飯花子一般吃百家飯長大,后來終于成了皇帝,但是朱佑樘一生不好女色,沒有其他妃嬪,只有嫡妻孝康敬皇后張皇后一人,是古代極少能堅持一夫一妻的皇帝。

而且朱佑樘在史書上名聲也非常好,在史書上他被稱為: 三代以下,稱賢主者,唯漢文帝、宋仁宗與大明孝宗皇帝也。

歷史上把朱佑樘與漢文帝、宋仁宗相媲美,把他們算成歷朝歷代守成明君,要知道漢文帝和宋仁宗在歷史上評價很高,而朱佑樘統治時期被稱為「弘治中興」,也被后世稱為中興大明的皇帝,可他真的對得起這些評價嗎?

朱佑樘有一個凄慘的童年,也因此養成了他良好的品行

從人品上來說朱佑樘絕對算是一個好人,也是一位合格的皇帝,他的一生不近女色,只愛嫡妻張皇后一人,還能虛心納諫,寬厚待人,尊重朝臣,為人忠厚仁義,是一位好人,也是一位合格的皇帝。

其實能養成朱佑樘良好的品行源于他的凄慘童年,朱佑樘的老爹是明朝歷史上著名的戀母癖皇帝明憲宗朱見深,在歷史上朱見深最出名的就是一生癡心癡情于比他大十七歲的奶媽萬貞兒。從癡情這一點上來說朱佑樘與父親朱見深倒頗為相似,他甚至比父親朱見深更癡情。

朱見深一生只愛萬貞兒,他的第一任皇后是吳皇后,結婚之后朱見深從來沒碰過她,一直到因她得罪萬貞兒被陷害廢除了皇后之位打入冷宮,她都還是完璧之身,可見朱見深對萬貞兒的癡情。

萬貞兒年紀大了,她最初生育了一個皇子,但是卻夭折了,因此她十分嫉妒其他妃嬪給朱見深生孩子,所以宮中受到朱見深寵幸的妃嬪或宮女都會被萬貞兒陷害致死,于是朱見深很久都沒有皇子。

朱佑樘的生母紀氏本是宮女,偶然的機會下被朱見深臨幸了,后來就懷上了朱佑樘。萬貞兒得知紀氏被寵幸懷孕,于是派宮女去給紀氏打胎,這名宮女憐憫紀氏沒有給其打胎,回去只向萬貞兒報告紀氏并非懷孕而是長了腫瘤,即便如此萬貞兒對紀氏還是非常憎惡,于是派人將她打入冷宮,與吳皇后關在了一起。

在冷宮中紀氏得到了吳皇后的照顧,并在吳皇后的幫助下順利生下了朱佑樘,而萬貞兒還是得知了紀氏在冷宮中生育了兒子的消息,于是萬貞兒又派太監張敏去暗害紀氏和朱佑樘母子。

張敏看著尚在襁褓的朱佑樘十分不忍心謀害他,于是張敏聯合吳皇后把紀氏和朱佑樘母子藏匿起來,此后朱佑樘就只能偷偷摸摸被養活在冷宮中,靠著張敏和吳皇后給他從外面湊來的米糊養大。

后來在張敏的幫助下,朱見深才得以與六歲的朱佑樘相認,可以說六歲之前的朱佑樘是吃著百家飯長大的,由于營養不良,朱見深見到朱佑樘時是一個羸弱不堪的孩子。

朱見深終于有了兒子大喜過望,他當即下旨冊封朱佑樘為太子,并取名為朱佑樘,紀氏也被朱見深冊封為淑妃,但是不久之后紀氏與張敏都很突然暴斃而亡,萬貞兒的嫌疑當然最大。

由于紀氏與張敏暴斃而亡,因此朱見深的母親周太后擔心萬貞兒會暗害孫子朱佑樘,于是周太后下懿旨把朱佑樘接到自己身邊親自撫育,才使得朱佑樘躲過了萬貞兒的暗害。

因此朱佑樘雖然出身于帝王之家,但他的童年十分凄慘,整個宮斗都是圍繞他展開,也正是由于他這種遭遇,才使得他成人之后性格比較寬厚隨和,平易近人,再加上親歷了宮斗,朱佑樘也下定決心一心只愛一人,絕不再娶其他女人,免得引起后宮紛爭。

朱佑樘人是好人,不過他的歷史評價卻被文人抬高了

當年明月曾在《明朝那些事兒》中評價朱佑樘為: 他是一個好皇帝,也是一個好人。

朱佑樘確實算是好皇帝,也是一個好人,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優秀到能被稱為千古一帝的高度。

之所以朱佑樘能被如此推崇,還在于他老爹朱見深和兒子明武宗朱厚照的襯托,朱見深有著戀母癖,任用奸佞之臣開不正之風,而朱厚照在后世的名聲更差了,整日嬉戲游樂,所以在老爹和兒子的襯托下,朱佑樘顯得格外英明神武。

朱見深雖然不是一個勵精圖治、很有作為的皇帝,但是他的成績并不差,在朱見深執政的成化時期,內能平定流民起義,外有成化犁庭、威寧海大捷等戰役,還收復了河套地區,成化年間一度達到了再現「仁宣之治」的盛況。

可以說朱見深死后留給朱佑樘的是一個財政有結余,經濟上還能算得上富庶的大明江山,也正是因為朱見深打好了底子,朱佑樘才能在繼位之后有資本去勵精圖治。

而朱佑樘的兒子朱厚照看似荒唐糊涂,其實朱厚照是小事糊涂,大事從不含糊的人,朱厚照自幼就很聰明,從誅滅宦官劉瑾,平定寧王叛亂,取得應州大捷就可以看出朱厚照并不是真正的荒唐糊涂。

只不過朱厚照一生好武,輕視文臣,并不禮重文臣,所以后世文人念朱佑樘之好,而揚朱厚照之惡,再加上朱厚照沒有兒子,死后是他的堂弟明世宗嘉靖帝朱厚熜繼位,而朱厚熜與朱厚照感情并不深,不為尊者諱,任由文臣揚朱厚照之惡,也導致了朱厚照在后世名聲越來越差。

其實相比于老爹朱見深和兒子朱厚照來說,朱佑樘并沒有比他們強太多,朱佑樘幼年由于營養不良,導致他的身體羸弱,他繼位之后非常迷信齋醮來強身健體,為此也曾浪費了大量金錢。

朱佑樘在明朝歷史上算是比較不寵信宦官的皇帝,但是他也曾一度十分寵信大太監李廣,賦予了李廣很大權力,一直到晚年朱佑樘才醒悟過來,誅殺了李廣。

最關鍵的是朱佑樘沒有原則,他過度寵愛妻子張皇后,在愛屋及烏的情況下,對張皇后的父親和兄弟都十分好。朱元璋建立明朝時曾定下規矩,外戚封爵最高止于伯爵,但是這條規矩卻被朱佑樘破壞了。

朱佑樘的岳父張巒曾經無恥地主動要求冊封自己為侯爵,張巒如此破壞明朝祖制討要封爵,朱佑樘居然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而且朱佑樘不僅冊封岳父張巒為侯爵,還將兩個小舅子張鶴齡和張延齡全都封侯。

而朱佑樘的兩個小舅子張鶴齡和張延齡就是驕縱不法的狂徒,他們倆仰仗著姐夫朱佑樘是皇帝,在民間除了放高利貸就是霸占民女逼良為娼,可以說他們倆沒有任何能力就是兩個禍害,經常被御史彈劾到朱佑樘這里。

但是每當御史彈劾他們倆,朱佑樘就立刻化身寵妻狂魔庇護兩個小舅子,朱佑樘每次都會把御史的彈劾奏折壓下去,然后親自把張鶴齡和張延齡叫到面前痛罵一頓。不過朱佑樘對兩個小舅子的懲罰僅限于痛罵,事后張鶴齡和張延齡繼續逍遙法外為禍民間。

從這些事可以看出朱佑樘在妻子及其家人面前毫無原則,完全就是寵妻狂魔。不過如果僅僅只是寵妻狂魔還不至于丟失國土。

據《明史》記載: (成化)九年秋,滿都魯等與孛羅忽并寇韋州。王越偵知敵盡行,其老弱巢紅鹽池,乃與許寧及游擊周玉率輕騎晝夜疾馳至,分薄其營,前后夾擊,大破之。復邀擊于韋州。滿都魯等敗歸,孳畜廬賬蕩盡,妻孥皆喪亡,相顧悲哭去。自是不復居河套, 邊患少弭;間盜邊,弗敢大入,亦數遣使朝貢。

這就是說在朱佑樘老爹朱見深時期,河套地區被明朝從蒙古人手中收復回來。

但是到了朱佑樘時期,《明史》記載為: 弘治元年夏,小王子奉書求貢,自稱大元大可汗。朝廷方務優容,許之。自是,與伯顏猛可王等屢入貢,漸往來套中,出沒為寇。八年,北部亦卜剌因王等入套駐牧。于是小王子及脫羅干之子火篩相倚日強,為東西諸邊患。其年,三入遼東,多殺掠。明年,宣、大、延綏諸境俱被殘。十三年冬,小王子復居河套。

這意思就是說朱佑樘時期,他輕信了韃靼小王子入貢之言,結果導致了河套地區又被蒙古韃靼所占據。也就是說朱見深時期收復回來的河套地區在朱佑樘時期再度丟失,可見朱佑樘已經不僅僅是寵妻狂魔了,還被蒙古人給忽悠了。

平心而論朱佑樘不過算是一個合格的守成之君,非要把他拔高到千古一帝的高度那就有點過分了,之所以歷史上對朱佑樘評價很高,主要還是文臣對他的吹捧。

朱佑樘一生崇好儒學,非常喜好聽儒家名師論道,他重新開展朱見深時期就已經被荒廢的午朝和經筳侍講,對名學儒士和文臣給予了很高的尊重和禮遇,加上朱佑樘能在晚年反思自己,誅殺宦官李廣,并且后宮之中只有張皇后一人,沒有其他妃嬪,所以他的所作所為非常符合儒家理想的君王,因此文臣們就不斷吹捧朱佑樘,才會把他的歷史評價抬得很高。

其實看看現代中外歷史學者對朱佑樘的評價就可以看出來,他只能算是一位合格的皇帝,根本談不上是中興明君、千古一帝。

歷史學者黃仁宇教授在《萬歷十五年》中就曾經評價朱佑樘為: 弘治皇帝愈是謙抑溫和,聽憑文臣們的擺布,文臣們就愈是稱頌他為有道明君。

外國學者對朱佑樘評價也不是很高,在《劍橋明代中國史》中評價朱佑樘是: 可是事實上他(孝宗)當一個完美的模范人物還不夠格。他很注意帝國的問題,但是他既不能向國家展示一種開闊的前景,也不能給它提供雄才大略的領導。此外,完全可以理解,對他感恩戴德的官僚們掩蓋了他的一些錯誤,其中包括他過分地寵愛和依賴他的張皇后。她是一個愚蠢和愛提要求的婦女,易犯小錯誤,而這些小錯誤也包括需要貴重物品,輕信最花言巧語的和尚道士的教義,以及對她家族,特別是她的兩個極為貪財的兄弟無限溺愛。

從中外學者對朱佑樘的評價來看,朱佑樘其實就是一個寵妻無度,還任文臣擺布的這麼一個沒有原則和主見的皇帝,他在歷史上評價很高就是因為他太聽文臣的話了,所以被文人各種美化稱頌。

如果想看待一個皇帝的成績,就看他最后留給繼任者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江山就能看出來這個皇帝的成績如何,仔細研讀《明史》會發現朱佑樘在晚年交出來的答卷并不是很讓人滿意。

在弘治后期內閣大臣李東陽曾給朱佑樘上了一道奏折,《明史》記載為: 臣奉使遄行,適遇亢旱。天津一路,夏麥已枯,秋禾未種,挽舟者無完衣,荷鋤者有菜色。盜賊縱橫,青州尤甚。南來人言,江南、浙東流亡載道,戶口消耗,軍伍空虛,庫無旬日之儲,官缺累歲之俸。東南財賦所出,一歲之饑已至于此;北地啙窳,素無積聚,今秋再歉,何以堪之。事變之生,恐不可測。臣自非經過其地,則雖久處官曹,日理章疏,猶不得其詳,況陛下高居九重之上耶?

臣訪之道路,皆言冗食太眾,國用無經,差役頻煩,科派重疊。京城土木繁興,供役軍士財力交殫,每遇班操,寧死不赴;勢家巨族,田連郡縣,猶請乞不已。親王之藩,供億至二三十萬。游手之徒,托名皇親仆從,每于關津都會大張市肆,網羅商稅。國家建都于北,仰給東南,商賈驚散,大非細故。更有織造內官,縱群小掊擊,閘河官吏莫不奔駭,鬻販窮民所在騷然,此又臣所目擊者。

李東陽當時應該是奉朱佑樘之命外出巡查,巡查的結果卻是當時的大明兵備廢弛,流民日增,而且由于朱佑樘對外戚的驕縱,導致很多無賴打著皇親外戚的名號欺壓百姓,可見在朱佑樘晚年明朝的社會矛盾已經日趨尖銳,大有不測之變發生。

由此也可以想見朱佑樘留給兒子朱厚照的是一個已經江河日下的大明江山,可不像他老爹朱見深留給他的是一個相對富庶的大明江山。

所以朱佑樘為人確實是好人,也算是一個好皇帝,但他不是像歷史上評價的那麼英明神武的千古一帝,他不過是一個被文臣抬高了的合格皇帝。

寫在最后

其實朱佑樘一生寵愛的妻子張皇后也不是一個明智的女人,她比起前面那些皇后都差得遠了,她也只不過是個「扶弟魔」。

張皇后仰仗著朱佑樘對她的寵愛,縱容兩個弟弟的不法之舉,朱佑樘去世后,他們倆的兒子朱厚照繼位,但是張皇后的兩個弟弟還沒有收斂,朱厚照就曾打算嚴懲兩個舅舅以正國法。

張皇后卻為了袒護兩個弟弟,不惜與親兒子朱厚照鬧翻,在朱厚照英年早逝后,朱佑樘的侄子朱厚熜繼位,張皇后的兩個弟弟在朱厚熜時期還沒有收斂,依然驕縱不法,朱厚熜多次想將二人正法,已經成為伯母皇太后的張皇后又來找朱厚熜求情,一次兩次朱厚熜還能給面子,到后來次數太多了,朱厚熜十分震怒,為了袒護弟弟她只得給朱厚熜跪下求情。

張皇后總這樣袒護弟弟下去,也導致了朱厚熜對她越發瞧不起和不尊重,所以她并不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的后半生可以說為了兩個弟弟受盡了朱厚熜的白眼,活得十分郁悶,在她去世之后,朱厚熜立刻就處死了她這兩個驕縱不法的弟弟。

所以朱佑樘對妻子和妻弟的袒護寵愛也并不是為他們好,換來的卻是妻子后半生受盡侄子的白眼,而妻子的家族也在最后覆滅。

總體而言朱佑樘是一位合格的皇帝,他在位時期能讓政局穩定,對外政策相對平和,對內能安撫黎民,算是合格了,但他在位時期并沒有太過于出彩的成績,沒有解決明朝內部日趨尖銳的社會矛盾,他最終交給兒子朱厚照的也是一個江河日下的大明江山,只能說他是平庸及格,談不上千古一帝的高度。

當然,歷史上能給出朱佑樘那麼高的評價,完全是因為他能聽文臣的話,還能禮遇文臣,還有他的品行很符合儒家標準,因此被文人造就成了中興大明的賢君,但實際上大明在他的手里并沒有得到中興,反而比他老爹朱見深時期還有所下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