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革爵涇陽王朱見溢:因怨恨母妃而強納小姨為妾,最終身敗名裂

Wendy媽 2022/05/03 檢舉 我要評論

弘治十四年(公元1501年),封國于河南懷慶府(今河南省沁陽市)的鄭王朱祐枔向當朝皇帝:明孝宗朱祐樘上奏,希望能夠恢復他堂叔革爵涇陽王朱見溢的爵位。

明孝宗皺了皺眉,心下很是不快。革去朱見溢爵位的決定,是他在六年前做出的,當時朱祐枔還只是鄭世孫。但這位鄭王自弘治十年(公元1497年)襲封以來,就多次為涇陽王求情,按理這兩家的關系并不太好才對。

壬戌,鄭王祐枔再為革爵涇陽王見溢奏請復爵。上曰:「見溢革爵未久,未必遽能悔過,姑已之。」—《明孝宗實錄卷一百七十二》

明孝宗劇照

革爵六年還算是未久,看得出明孝宗對這位涇陽王「成見」極深。以筆者所見,「革爵」這個處罰,對于朱見溢來說還是太輕。其實從朱見溢的老爹朱祁銑算起來,這父子二代都算得上作惡多端,今天筆者就來聊一聊明代鄭王府涇陽王家族的故事。

涇陽安靖王朱祁銑:和兄長同惡相濟

懷慶鄭王府的首封鄭王,是明仁宗朱高熾次子朱瞻埈,原本的封國是陜西鳳翔,正統九年(公元1444年)才遷國懷慶。朱瞻埈共四子,其中第三子即涇陽王家族的首封郡王朱祁銑。

朱祁銑,生于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鄭王朱瞻埈庶第三子,生母王夫人張氏。正統五年(公元1440年)賜名,正統八年(公元1443年)被封為涇陽王。冊封之后就要出府別居,為此當時全權處理府事的鄭世子朱祁锳特意向朝廷上奏,為弟弟求取廚役。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十一月,東城兵馬指揮司副指揮張斌之女被冊封為涇陽王妃。

朱瞻埈長年罹患風疾,本來整個鄭王府都是由世子朱祁锳來打理。但是天順四年(公元1460年),朱祁锳卻和弟弟涇陽王朱祁銑一起被召到京城回爐讀書,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明代親王府復原圖

原來當年九月,朱祁锳 「棄妃立妾」的行為東窗事發,明英宗朱祁鎮派出太監王定、駙馬都尉石璟和錦衣衛指揮逯杲前往懷慶府進行調查。結果不但朱祁锳被查了個底朝天,連朱祁銑的不法行為也被一并曝光。

己卯,貽書鄭王瞻埈曰:王世子祁锳違越禮法,棄妃立妾。涇陽王祁銑信讒,撥置世子逼人致死。是皆不知禮法之過!念叔嬰疾日久,難于戒敕。今謹遵祖訓,特遣太監王定,駙馬都尉石璟,錦衣衛指揮逯杲赍敕符前去取世子及涇陽王來京戒諭。書至,叔即令其同定等前來。諭畢,即令回還。二處眷屬宜委內使人等照管,勿致疏虞。—《明英宗實錄卷三百十九》

這里解釋一下,被朱祁銑挑撥世子打死的之人,是王府承奉(即王府宦官)。等到二人到了京師,皇帝會同王公大臣再一審,發現兄弟倆居然對臥病在床的老爹鄭王朱瞻埈不聞不問,只知道自己飲酒作樂。

這個結果對于皇帝朱祁鎮來說很尷尬,按理鄭世子和涇陽王的所作所為足以用「不孝」的罪名廢為庶人。但是鄭王畢竟是叔父,總共就四個兒子,其中一人還已經無嗣而終。這要是再一把廢掉兩個,讓叔父情何以堪。最終明英宗法外開恩,以 「年幼不知禮法」的借口,讓兄弟倆人留在京師讀書習禮。年幼嗎?此行的世子朱祁锳30歲,涇陽王朱祁銑29歲。

明英宗劇照

當然兄弟倆也知道這次事態嚴重,表現出了極強的求生欲。英宗給他們配備的教官資質相當不錯,包括日后成為憲宗朝內閣首輔的劉吉也在其中。朱祁锳和朱祁銑面對教官時特別謙虛,一番做作表現讓明英宗誤以為二人已經幡然悔悟,就在天順五年(公元1461年)正月讓鄭世子和涇陽王返回鄭王府。

己卯,翰林院修撰陳鑒、劉吉奏:「臣等奉旨教鄭世子及涇陽王讀書。每拜揖,世子及王皆還答。雖世子及王感荷圣恩,責躬修省,自執謙敬。然朝廷宗室,臣下致敬自有常禮。且賜曉諭,免其還答。」上以世子及王知所敬懼,心善之。—《明英宗實錄卷三百二十一》

劉吉劇照

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鄭王朱瞻埈去世,享年63歲,謚曰靖。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世子朱祁锳襲封鄭王。這位新科鄭王和幾個兒子都處不好關系,但和弟弟涇陽王朱祁銑的交情倒始終保持,不可謂不神奇。

比如朱祁锳第三子盟津王朱見濍有一次乘著轎子經過涇陽王府門口,看到叔父朱祁銑竟然敢不下轎,一下子就把朱祁锳的暴脾氣給點燃了。奏章一上,竟然導致盟津王被革去王爵,這次不敬叔父的代價有點大。

有旨:盟津王毀罵父王,侮慢親叔,進賀表箋皆不行禮。又貪淫酷暴,違法多端。革去王爵,令戴平巾讀書習禮。—《明憲宗實錄卷二百五十一》

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十一月十八日,涇陽王朱祁銑去世,享年56歲,謚曰安靖。自打北京回來之后,朱祁锳還是我行我素,但是朱祁銑倒似乎洗心革面,日后沒有傳出什麼惡行。但這位涇陽安靖王不會教育兒子,終于還是導致爵位二世而絕。

革爵涇陽王朱見溢:宗室中罕見的敗類

朱見溢(并非電視劇《六扇門》中虛構的那個齊王),涇陽安靖王朱祁銑第三子,生母涇陽王妃張氏,生年未詳。

作為一個含著金湯勺出生的第二代,朱見溢從小錦衣玉食,日子過得愜意無比。他老爹朱祁銑本就和伯父朱祁锳狼狽為奸,29歲一把年紀還要被召到北京讀書,可想而知朱見溢的教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明代郡王與郡王妃冠服

史書對朱見溢在未襲封之前的表現有一個非常低的評價: 「荒淫已著」,但此時母妃張氏在世,還在盡力約束著這個兒子。可憐天下父母心,張妃恐怕不會想到,自己含辛茹苦把這個兒子養大,又一心教育他走正道,最終換來了什麼。

初見溢為世子,荒淫已著,憾母妃張氏節制之不獲逞。母薨,乃殺一犬。殮以布衾,埋之后圃,祭以牲醴,蓋以比其母。—《明孝宗實錄卷九十八》

以上這段原文十分淺顯,無需額外翻譯。筆者實在是難以想象,天下竟有如此沒有心肝的兒子,居然會以狗比母。根據史書推斷,此時朱祁銑依然在世,卻不聞他有如何教導兒子的記載,可見「子不教父之過」這句話確實是真理。

朱見溢連母親去世都不以為意,憲宗皇帝駕崩的消息對他來說更是不值一提。按說朱見溢和憲宗之間只是同一個曾祖父的關系,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你在祭奠皇帝之時「無戚容」也可以理解。但是國喪期間市面上禁止屠宰,你偷偷跑去打獵,抓一頭鹿來吃又算是怎麼回事?這麼熬不住嗎?

明孝宗劇照

朱祁銑去世后,朱見溢守孝三年,于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襲封涇陽王。在朱見溢還是涇陽長子之時,史書就對他有過如此不堪的評價,成為郡王后更是無法無天,公然召集娼妓來王府尋歡作樂。王妃郭氏倒頗有其婆婆張王妃的品格,對朱見溢的出格行為屢屢進行勸諫。可惜朱見溢敢埋條狗來比喻老娘,自然更不把王妃放在眼里,不但將其拖著頭髮扔到宮門口,還將其服飾送給娼妓。

居喪數召娼妓淫于喪次,奪其妃郭氏服飾予之,妃跪而泣諫。見溢怒,捽之撲于宮門。頻絕其飲食,又笞殺其從婢。—《明孝宗實錄卷九十八》

此外為了報復母妃,朱見溢聽信校尉陳玉的讒言,強行將張王妃的妹妹納為自己的妾室,這已經是禽獸不如的行徑了。不但壞,這位涇陽王還特別摳。從上文朱見溢在國喪期間還不忘想辦法吃肉,說明這位王爺極貪口腹之欲。問題是朱見溢想吃啥好的自己不愿意出錢,逼著王府的廚子出去賒賬。到時候別人上門追賬,這位涇陽王把頭一縮,全推到廚子身上。結果無辜的廚子還不上債,只能選擇一根繩子把自己吊死。

此時的鄭王還是朱見溢的伯父朱祁锳,他雖然也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典范,但好歹比這個不成器的侄子要強上不少。此事一旦上報到朝廷,朱見溢自然是吃不了兜著走的。不過素來對宗室格外強硬的明孝宗,這一回卻法外開恩,只是將朱見溢革爵閑住。

上曰:「見溢荒淫不孝。且聽信群小逼人至死,違法多端。姑從輕革爵,令戴頭巾閑住。」仍敕鄭王切責之。陳玉等十六人導王為非,悉發邊衛永遠充軍。—《明孝宗實錄卷九十八》

明代郡王冕服

有人可能會奇怪,革爵和廢為庶人有區別嗎?不都是爵位沒有了麼?這麼說吧,革爵相當于死緩,還有轉圜的余地。比如此前因為不敬叔父而被革爵的盟津王朱見濍,本來還可以好好生活地在懷慶府,日子還很愜意。但他后來和父王矛盾越來越大,最終被一擼到底廢為庶人,全家都被打發去鳳陽守祖墳。

結語:就在朱見溢革爵之后不久,他的伯父鄭王朱祁锳去世。由于其嫡長子鄭世子朱見滋已經去世,最終由其嫡長孫鄭世孫朱祐枔襲封鄭王。朱祐枔是個好好先生,襲封之后多次為堂叔朱見溢求情,不過均未打動明孝宗。畢竟以朱見溢的罪惡,革爵已經算是從輕發落。

朱見溢何時去世,史書未載。但是在弘治十四年鄭王上奏被駁回之后,朱祐枔在兩年后再次為堂叔出聲說法,不過此時朱見溢的頭銜前面加了一個「故」字,說明他已經去世。

辛丑,鄭王祐枔為故革爵閑住涇陽王見溢乞祭葬。禮部言前無此例。特命與祭一壇,仍賜之葬地。—《明孝宗實錄卷二百》

朱祐枔在明武宗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去世,臨終前又上了一本為朱見溢的妻女討要養贍歲祿。從史書記載中找不到朱祐枔和朱見溢之間有什麼交情,也找不到朱祁銑對朱祐枔有什麼特殊照顧,他如此鍥而不舍,實在是令人不解。

鄭靖王朱瞻埈四個兒子中,老二和老四都無嗣而終,有兒子的老三這一脈卻偏偏不老實。由于朱見溢只有女兒,涇陽王這個爵位,也就此二世而終。從朱祁銑、朱見溢父子的所作所為來看,也算是罪有應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