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底層宗室的生活究竟有多慘,朝廷不發糧食他們就得餓死

Wendy媽 2022/05/03 檢舉 我要評論

明朝是一個比較充滿傳奇色彩的朝代,他們的皇帝很多都富有個性,他們的制度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比如藩王制度就在前后充滿了矛盾。

首先,身為太祖皇帝的朱元璋,之所以要重啟分封諸子為王這個古老的制度,就是為了指望這些藩王,能夠起到藩屏帝室的作用,尤其是當大明王朝遇到生存存亡的危機時,希望這些藩王能夠有一個勇者站出來,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

然而,在朱元璋之后,歷任皇帝不論是朱允炆還是朱棣,都相繼采用了削藩政策,以此來消除藩王對于皇權的威脅。

逐漸地,隨著時間的推移,藩王的權力越來越小,小到成為一群出入都遭到嚴格限制的,被圈養起來的豬。

而明朝為了圈養這麼一群豬,需要每年供給一定數量的祿米,比如:親王每年可向朝廷領取10000石祿米;郡王每年可向朝廷領取2000石祿米等等。

在起初,宗室成員的數量還不算多的時候,朝廷可以輕松地供養他們,但隨著數量的直線上升,朝廷財政的壓力越來越大,以至于達到全國一年的財賦收入,都無法完全供給所有宗室成員的祿米!

比如:嘉靖四十一年時,御史林潤言上書稱:「天下財賦,歲供京師米四百萬石,而各藩祿歲至八百五十三萬石。山西、河南存留米二百三十六萬三千石,而宗室祿米五百四萬石。即無災傷蠲免,歲輸亦不足供祿米之半。年復一年,愈加蕃衍,勢窮弊極,將何以支!」

也就是說,天下的財賦一年供給京師大約有400萬石,而所有宗室人員加起來所需要供給的祿米多達850萬,足足虧空了一倍以上!

如此一來,朝廷就完全無法給這些藩王發足夠的工資了,在當時宗室成員被欠祿是一件比較常見的事情。

被欠發俸祿,這些宗室成員不敢把怒氣撒在比他們強大的朝廷身上,就只能轉而去欺負比他們更為弱小的窮苦人民,由此滋生了大量的宗室犯罪問題。

上層的宗室成員為了不降低自己的生活質量,補足朝廷欠發自己的祿米,會去瘋狂地搜刮民脂民膏,而中下層的宗室成員,為避免因欠缺祿米而被活死,也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由于太祖皇帝朱元璋在《皇明祖訓》中,規定了只要一個宗室成員不犯,像謀反這樣的大罪,就不會被判處死刑。頂多被囚禁在本地,或者發配到中都鳳陽去囚禁。

可對于中下層的宗室成員來說,被囚禁起來起碼還能管飽,可以保證自己的溫飽,畢竟有牢飯吃,總比沒飯吃好。

比如:嘉靖期間,周王府有一個鎮國中尉,叫做朱勤熨,他是第一代周王朱橚的六世孫,他為了追討地方府衙所欠下的祿米,便寫了一份奏疏給了嘉靖皇帝:

「「陛下躬上圣之資,不法古帝王兢業萬歲,擇政任人,乃溺意長生,屢修齋醮,興作頻仍。數年來朝儀久曠,委任非人,遂至賄賂公行,刑罰倒置,奔競成風,公私殫竭,脫有意外變,臣不知所終。」

我們可以輕易看出,這份奏疏的內容,充滿了對于嘉靖皇帝的不滿。而嘉靖皇帝身為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自然也無法容忍讓一個小小的鎮國中尉來批評自己,當即坐誹謗,降庶人,幽鳳陽,一套三連下去,成功讓朱勤熨吃上了牢飯。

朱勤熨的意氣用事,不僅讓自己鋃鐺入獄,還為其整個家庭帶來了災難,當時他有一個兒子,正準備按照祖制去向朝廷請求賜名,宗親成員只有在賜名成功后,才得以每年去向朝廷領取祿米。

但是要想賜名成功,需要本藩的王府去代為向朝廷奏請方才可以,可是當時的藩主周王,因為他父親正觸怒嘉靖皇帝,而不敢替他去奏請這樣的事情。

朱勤熨的兒子就算成功題了名,也只是一個小小的輔國中尉而已,其每年朝廷所供給他的三百石祿米,是其主要的生活物資來源,但如果題不了名,就領不了祿米,那麼他一家子的生計都要出大問題!

為此,旁人給他出了一個意見,那就是跟他父親一樣吃牢飯去,畢竟牢飯是絕對管夠的,在外面還很有可能被餓死!

由此,朱勤熨的兒子也跟著他一起上疏嘉靖皇帝,請釋父罪,且陳中興四事。結果,果然如愿以償的,惹怒了皇帝 父子兩人一起吃了牢飯。直到隆慶皇帝繼位后,才得以釋放出來。

從中,我們足以看出,明朝中下層宗室的尷尬處境,最終大明的財政也被這群宗室成員給拖垮了,不知道朱元璋若泉下有知,那將該作何感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