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一個節度使,能掌握多少軍隊,為什麼能威脅到皇帝的統治?

Wendy媽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里,歷經了無數朝代的更迭洗禮,最終從分裂走向統一,從強盛又逐漸走向衰弱。每一次 改朝換代都會給華夏這片廣袤的土地帶來巨大的變革和深刻的影響,又不斷豐富了中華文化的內涵,從而留下屬于每一個朝代的獨特印記。

故宮

縱觀整個古代史,提到 「盛世」二字,必定離不開 疆域遼闊、萬國來朝的漢唐二朝。漢朝的漢文化,奠定了中華文化的核心基礎;而唐朝遺風,也更是傳承至今,「唐裝」「唐人街」等唐字招牌,無一不昭示了唐代印記作為中華文化的杰出代表,印刻出唐代的強盛和繁華。

不過,所謂「 盛極必衰」,即便是猶如唐朝這般經濟發達、社會穩定、文化繁榮的盛世氣象,也難逃風雨飄搖、淪落覆滅的既定命運。然而,促進 唐朝覆滅、安史之亂的根源制度,卻正是由唐朝皇帝唐玄宗親手建立起來的 節度使制度,最終導致唐朝走向藩鎮割據的亂世結局。

覆滅

我們都知道,叛亂必定需要足夠的 軍力才能實現。然而,唐朝的一個節度使,究竟是能掌握多少軍隊,才得以威脅皇帝的統治?皇帝又是為何要賦予他們這麼大的權力,難道就沒有擔心過中央集權的旁落嗎?

節度使的由來

節度使制度的形成,最早可以追溯到唐高宗和武周之后對于 均田制的破壞,大量的流民和黑戶成為了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為了解決這個社會問題,唐朝將這些流民和黑戶征募充軍,將唐朝的 府兵制度轉變為募兵制度

雖然, 戰時打仗、閑時耕田的府兵制度能夠減少 軍費開支,并且有利于 對外擴張。但是,由于唐朝的疆域過于遼闊,在唐朝中后期以防御為主的軍事戰略方針下,這種府兵制度的弊端就顯現了出來。

募兵現場

在唐太宗時期,由于手下掌握一支 精銳的騎兵部隊,能夠壓制住北方邊境游牧民族的騷擾和侵襲,所以主要采用主動出擊的 進攻型戰略。但是自唐太宗去世后,這支令草原民族聞風喪膽的精銳鐵騎也逐漸消逝,因此,邊境少數民族趁勢 迅速崛起,并常常對邊境地區進行騷擾活動。自唐朝中后期起,針對邊疆就主要采用以 防御為主的軍事戰略。

善于騎射的少數民族

在那些地處邊境的偏遠地區, 地廣人稀,防守薄弱,極易成為少數民族的霸凌對象。在這種情況下,臨時進行就近士兵募集的 效率就會大打折扣,等到軍隊集結成功前往戰場時,那些善于游騎的草原民族早已經完成了燒殺搶掠、 揚長而去了。

并且,在這募兵和迂回的漫長過程之中,往往還容易使士兵錯過家里的農忙時節,導致土地荒廢,時間一長,士兵們自然就怨聲載道。

古代戍邊的將士

于是,為了提高戰斗效率和防御能力,唐朝開始進行邊防改革,在邊境各個地區組建起龐大靈活、專業快速的 常駐邊防軍隊,將這些邊防軍隊部署的地方作為邊防重鎮,構建起堅固的邊防線路和防御體系,用以抵御外敵,而這些邊防部署軍隊的總管都督,就是所謂的 節度使,有著節制調度之意。

節度使

一開始,這些節度使都是由當地官員或京師將領 臨時任命,戰爭結束就回到原本的崗位,并不具備太多的權力。但隨著朝中對于邊防部署的逐漸重視,這些節度使不再是臨時組建的戲班子,而是真材實料的 軍事重臣,肩負著守衛邊疆地區長久和平穩定的重要使命。

為了使得邊防部隊的作戰防御水平更加專業自如,能夠時刻防范邊疆地區的武裝侵襲,這些節度使手下的士兵們也不再是臨時募集、輪番防邊的府兵,而是從中央調發分配過去的被稱為 「長征健兒」的長期服役的 精兵,在邊防重鎮防御兵力不足的情況下,他們還可以從當地 自行募兵

古代軍隊

在這樣的政策傾斜下,節度使的制度和權力逐漸完善起來。然而,節度使勢力的膨脹,勢必就會逐漸威脅到中央集權的統治。不過,這似乎并沒有引起唐朝皇帝的重視...

節度使的危害

隨著府兵制度逐漸轉向募兵制度,加之節度使可以自行在當地募集士兵,因此,節度使手下的士兵來源往往都十分復雜神秘。

上文提到,募兵制度出現的一大主要作用就是為了解決 流民黑戶的社會問題,所以,這些節度使私自征募集的士兵,很多都是當地的沒有居所、走投無路的流民。這些流民在擔任士兵之后,按照當時的兵制規定,士兵在戰場上得到的軍功和爵位可以世代相襲。因此,這些士兵不但結束了流亡之途,還能獲得 升官加爵的機遇。

古代流民

而節度使,作為整個軍事重鎮的總管都督,無疑于手握著他們的生殺賞罰和升官加爵的大權,同時,也使這些流民出身的士兵對自己產生「再生父母」般的依賴恩情,甚至出現「 唯知其將之恩威,而不知有天子。」的情況。而節度使們也借此培養起僅忠于自己的 親信部隊,為后面的叛亂埋下了禍根。

但,有了權力和兵力還遠遠不夠,要想從遙遠的邊塞直入京城,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 后勤補給就是一個很大的難題。這些邊防部隊的糧草后勤,前期大多依賴于朝廷對屯田所收糧食進行統一分配補給,但是隨著邊防部隊的逐漸增加,單靠朝廷補給已經 供不應求

屯田糧草

為了保障足夠的后勤供應,中央朝廷甚至還將各個地方的 屯田生產權也交由給邊防各部自行打理,使得邊防士兵們在作戰戍邊之余,還能進行屯田耕作,自行供給一部分糧草,避免長途異地運輸糧食,減少軍費開支。

后期,朝廷甚至還將 鹽權也一并放給節度使打理,用以 擴充軍費,提供后勤。但這也使得節度使從余鹽販賣和征收鹽稅之中能夠獲得不小的財政收入。而這些,無疑為節度使們解決了糧草供應和財政收入的難題,使得節度使叛亂之路如虎添翼。

節度使叛亂

在唐玄宗時期,這些邊疆地區的軍事防御的兵力部署甚至達到了六十多萬,幾乎占全國總兵數的百分之八十五。為此,唐玄宗甚至設立了著名的 天寶十大節度使,每位節度使都手握少則兩萬多則十萬的兵力,對中央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安史之亂,藩鎮割據

天寶年間,這些邊疆節度使在手握軍權、財權、和政權的三管齊下,形成」 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兵甲,又有其財賦」的局面,其雄并天下的野心得到很好的滋養。由于權力過大,這些藩鎮節度使幾乎完全獨立于中央集權之外;等到中央想要對這些節度使的權力進行扼制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習慣享受權力的節度使肯定不會任由他們將權力收走,反而加劇了節度使的反叛意識。

唐朝藩鎮割據

直到天寶末年,這些藩鎮勢力與中央集權的矛盾日益加深,藩鎮節度使們自成一派,占山為王,形成了 藩鎮割據的局面。而這時的中央,由于長期腐敗奢靡,無論兵力還是實力都已經岌岌可危,遠不是這些手握精兵的節度使的對手。

而手握十五萬兵力、兼具三大軍事重鎮的節度使 安祿山,就率先開啟叛亂之路,與中央朝廷爭奪唐朝統治權,由此拉開了安史之亂的序幕。也自安史之亂起,戰亂導致大量人口喪失、國力銳減,使得唐朝便 由盛轉衰,難逃覆滅之路。

安史之亂

但是我們不禁反思,唐玄宗為何要賦予節度使如此大的權力呢?難道他就不怕節度使權力過大、功高蓋主,威脅中央集權的統治嗎?-其實,這也是唐朝歷史發展 大勢所趨之下唐玄宗的一個無奈選擇。

安祿山與唐玄宗

自從唐太宗離世后,邊境民族就一直有恃無恐,不斷威脅著邊境地區的和平安定。為了使得邊疆地區能夠不受威脅,唐玄宗不得不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強邊疆的防御能力,而這也注定會導致權力的旁落和潘鎮勢力的割據。但是對于當時已經由盛至衰,朝廷腐敗的中央來說,除了以最低成本加強邊境防御來維持國內的 暫時和平穩定以外,別無他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