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晉高祖石敬瑭: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田園牧哥 2022/04/20 檢舉 我要評論

(后唐王朝)

后唐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唐末帝李從珂是個很有遠見的人。

說他有遠見,并非是說這位皇帝多麼聰慧,治國多麼優秀,抑或是看事情能夠看得很長遠,而單單是指,這位皇帝很會看人。

李從珂從登上皇位的第一天開始,就認為時任河東節度使的石敬瑭不是個好東西。

石敬瑭,沙陀族,山西太原人,是李從珂的父親,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

這位老女婿盤踞河東,兼任大同、振武、彰國、威塞四處藩鎮的馬步總管,可以說是勢力龐大。

這樣的封疆大吏,對初登帝位的李從珂來說,無疑是極為龐大的威脅。

對于收拾權臣,最為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有兩種,一種叫做快刀斬亂麻,一種叫做鈍刀切皮肉。

所謂快刀斬亂麻,是指皇帝直接安排一些莫須有的罪名給大臣,開門見山地表達出自己的訴求,那就是不想讓你干了,你趕緊辭職,交出手上的所有權力,順便把自己綁了,然后親自來我面前請罪,態度誠懇的話,我還能給你留個全尸。

這個方法很直接,效率也很高,但問題在于,這個世界上哪兒有那麼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岳飛?

石敬瑭勢力龐大,掌握軍政民大權,皇帝真要敢這麼直截了當地收拾石敬瑭,保不齊他第二天就拉桿子扯大旗,開始造反,跟皇帝對著干。

(石敬瑭 畫像)

于李從珂而言,自己初登帝位,根基不穩,實在是沒有必要和石敬瑭這麼快撕破臉。

既然不能快刀斬亂麻,那就只能采用B計劃,即鈍刀切皮肉。

所謂鈍刀切皮肉,也可以用另外一個詞來解釋,那就是溫水煮青蛙。

如果不想來快的,那就要有耐心,要循序漸進的,逐漸瓦解權臣的勢力,神不知鬼不覺地消滅掉權臣手中的權力。

權力是一塊蛋糕,如果你手里的蛋糕被我一次都搶走,你必然察覺,也必然不干,但如果我每次只拿走一點點,那麼你就會放松警惕,等我一次一次的拿走,聚少成多,你就算反應過來,也為時已晚,再想反抗可就沒機會了。

但很可惜,人們往往認為在溫水中,青蛙會舒舒服服的泡個澡,然后慢慢的在滾燙的沸水中死去,但實際上,提出這個理論的人想必從來沒有用溫水去煮過青蛙。

因為無論是用冷水,溫水,還是開水煮青蛙,青蛙都會第一時間從里邊跳出來。

李從珂當然也沒有閑心做實驗,所以他很快下令,要求石敬瑭同志調離河東,改任鄆州節度使。

你看,我沒有讓你辭職,也沒有打壓你,我只不過是讓你換個地方待一待,你到了鄆州,還做你的節度使,你總不會有什麼意見吧?

李從珂為人精明,但石敬瑭比他還要狡黠。

河東節度使坐擁山西府西南大部分地區,這里物產豐富,人口稠密,地域廣袤,而鄆州只不過是山東府下轄的一個州郡,地狹民寡,自己真要去了鄆州,那可就真叫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任李從珂宰割了。

(河東)

所以,我們的石敬瑭老兄不僅沒有收拾行李趕緊赴任鄆州,反而四處散播消息,指責李從珂得位不正,應該把皇位禪讓給明宗李嗣源的兒子李從益。

您還別說,石敬瑭這麼說,還真不是空穴來風。

明宗李嗣源病逝時,把皇位傳給了兒子李從厚,即后唐閔帝。

閔帝懦弱無剛,所以李從珂便以武力征服的方式,謀取了皇位。

李從珂雖然也是明宗的兒子,但卻并非親生,而是養子。

一個養子成了皇帝,不管怎麼看,似乎都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李從珂天不怕地不怕,平生最怕的,就是別人說他得位不正,石敬瑭這麼一說,可算是把李從珂的心窩子給捅了。

皇帝震怒,也不管什麼鈍刀割肉了,立刻集結大軍,準備剿滅出言不遜的逆臣石敬瑭。

朋友們,李從珂雖然是后唐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但此時的后唐,卻并非是以往那種在末代帝王統治下腐敗無能,逐漸式微凋零的政權。

此時的后唐,國力鼎盛,堪稱五代十國時期霸主級別的存在。

(后唐末帝李從珂 形象)

而李從珂本人雖然搞政治不太在行,但論起軍事才能,十個石敬瑭也不是對手,所以此時的石敬瑭,幾乎可以說是陷入了絕境。

皇帝好說歹說,慢慢降你的職,你不干,現在好了,大軍圍剿,你困守河東,豈不是插翅難逃?

石敬瑭沒有翅膀,他也不會逃跑,既然敢和李從珂叫囂,那麼他必然做足了萬全的準備。

就在和李從珂撕破臉的前夜,石敬瑭早早地聯系上了北方平原上的遼朝皇帝,太宗耶律德光。

聯系耶律德光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求耶律德光派兵支援,兩家強強聯合,攻滅李從珂的后唐。

五代十國初期,契丹人在北方平原上并未建立有規模的王朝,后來橫空出世了一個耶律阿保機,統一契丹八部,建立了大契丹國。

阿保機終其一生,都有著南望中原,一統天下的雄心壯志,而他的兒子耶律德光當了皇帝之后同樣心懷夙愿,想要一統天下。

但可惜的是,五代十國的這些頭頭腦腦們雖然內斗十分劇烈,但對契丹人卻都是嚴防死守,根本不給耶律德光搞侵略的機會。

但現在不同了,現在石敬瑭主動聯系上了耶律德光。

(遼太宗耶律德光 形象)

太宗耶律德光的心情固然激動,但他不是一個輕易上頭的人,面對石敬瑭的援助請求,他十分不客氣地提出了他的想法:

幫你可以,但我是個生意人,不是做公益的,也不是慈善家,幫了你,我有什麼好處?

石敬瑭當然明白什麼意思,所以很快,他就給了耶律德光一份誠意十足的禮物。

這份禮物的名字,叫做燕云十六州。

幽,薊,瀛,莫,涿,檀,順,新,媯,儒,武,蔚,云,應,寰,朔,并稱為十六州。

這片廣袤富饒的大地,大概是在今天的北京北部,天津海河以北,河北北部以及山西北部。

此處中原沃土,物產豐富,又以崇山峻嶺,高谷斜坡的地理特征著稱,是大自然送給中原王朝最好的禮物。

而現在,石敬瑭轉手把這份禮物送給了契丹人。

做人無恥到這種地步,實在是曠古爍今,十分罕見。

自此,中原大地再也無險可守,徹底地暴露在了游牧民族的鐵騎之下。

之后兩宋頻頻被遼,金,西夏按在地上一頓猛捶,就是因為失去了燕云十六州的天然庇護,讓中原400年抬不起頭。

割地求援也就算了,石敬瑭還尊耶律德光為「父皇帝」,自稱「兒皇帝」,心甘情愿地成為了遼王朝的傀儡和爪牙。

得到了遼人鼎力相助的石敬瑭聲威大震,立刻開始舉兵反抗,并且很快在正面戰場上取得了突破性的勝利。

(滅后唐之戰)

對后唐末帝李從珂來說,這是他不能預料的。

皇帝千算萬算,也沒想到石敬瑭居然能無恥到這個地步。

玩不起,是不是玩不起?

玩不起就玩不起,玩不起你還找外援?

找外援也就算了,你找誰不好,偏偏找契丹人?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石敬瑭有了契丹人的支持,在實力上也未必能蓋過李從珂一頭。

后唐的李氏皇族們都是善戰之輩,太祖李克用威震河東,曾把當時的梟雄朱溫按在地上打的是哭爹喊娘,而莊宗李存勖更是五代十國第一狠人,滅后梁,平前蜀,打遍天下無敵手,全盛時期,更是連契丹人見了都得繞著走。

之后的明宗李嗣源,閔帝李從厚也不是蓋的,都是軍事戰場上的奇才。

(后唐莊宗李存勖 畫像)

如此優良的軍事作戰能力,李從珂不說完全繼承,但也學習了個七七八八。

但讓人奇怪的是,自打石敬瑭結交了契丹人,李從珂就基本上完全放棄了掙扎,并且是在具有一定優勢的情況下。

這位皇帝把自己關在深宮之中,整日吃喝玩樂,自哀自怨,一不統兵,二不作戰,三不上朝,徹底放棄了自我。

時至今日,我們已經很難想象在那個萬分關鍵的時刻里,李從珂的性情,到底是因為什麼而發生了如此巨大的改變。

我們只能知道,消極悲觀的李從珂放棄了生的希望,把這天下拱手讓給了石敬瑭。

看來在這殘酷的歷史面前,李從珂的內心,還是不夠強大。

清泰三年,公元936年,閏十一月二十六日。

石敬瑭基本攻占后唐全境,率軍侵占京師洛陽,李從珂眼見大勢已去,登臨洛陽城玄武樓,自~焚~而死,時年五十二歲。

悠悠后唐,至此徹底滅亡。

同年,石敬瑭登基稱帝,建國后晉,那一年,他剛好四十四歲。

在莊嚴肅穆,禮樂齊鳴的恢弘景象中,石敬瑭成為了后晉高祖,成為了王朝的開國皇帝。

對石敬瑭來說,這是值得喜悅的。

(后晉開國)

他也知道,后世乃至當時的史官們,一定會給自己的行徑,記上諸多的爛賬,自己也免不了成為一個遺臭萬年的歷史罪人。

但,那又怎麼樣?

有人爭的是萬世之名,而我只爭一世之名。

在我石敬瑭的時代里,我要讓后晉王朝春秋鼎盛,千秋萬代,我要締造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神話!

我,是無敵的存在!

是,在作者看來,石敬瑭的確足夠無敵,因為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你不爭萬世的英名,只求一世的威名,但歷史會告訴你,你所謂的后晉王朝要千秋萬代,不過是一個可笑又不切實際的美夢。

如今喜悅歡霄的鐘磬聲,就是你石敬瑭,就是這后晉王朝來日的悲鳴。

喪鐘為誰而鳴?

為每一個可恥的人送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