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武宗30歲時歿于豹房,豹房是一種什麼場所?為何會讓女子恐懼?

Wendy媽 2022/08/06 檢舉 我要評論

「誰知道皇帝上哪去了?」一個老臣在皇宮里大聲叫喊道。

叫喊的大臣名叫謝遷,當年56歲,26歲就中狀元,憲宗、孝宗、武宗三朝重臣,還是當朝皇帝明武宗的老師(兼太子太傅),跟皇帝的關系不一般,皇帝去哪里不會不讓他知道。

然而明朝正德三年(1508年),謝遷、劉健、李東陽三位大臣到紫禁城上朝時,卻發現皇帝不見了。

三人都是內閣大臣,名副其實的大佬,眼看文武百官站在那里等著朝會,卻不見皇帝的蹤跡,他們心急如焚,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宮中到處尋找。

三人中謝遷最年輕,也已經56歲;劉健已經七十有四;李東陽不大不小,都六十了。

老哥幾個找遍皇宮,不見皇帝蹤跡,急得腦袋都快要爆炸了。這時候一個小太監上前對謝遷說了一句話:「大人,皇上搬出去了,到‘豹房’去了。」

謝遷一聽傻了:「皇上去豹房干什麼?」

豹房到底是什麼地方?皇帝為什麼要離開紫禁城,到那里去?

這一切還要從明武宗朱厚照的童年說起。

父親明孝宗朱佑樘,是中國歷史上最實在的一個皇帝,他不僅寬厚仁慈、生活簡樸,跟大臣關系十分融洽,對愛情還極其執著。

作為皇帝的他,本可以獵盡天下美色,擁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可是他卻一生只愛張皇后一個人。

要知道農村的土財主還三妻四妾呢,作為富有四海的皇帝,能愛情專一,多麼難能可貴。

按照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個說法,明孝宗朱佑樘的兒子一定也錯不了,肯定是個明君。

然而,事實卻讓人大跌眼鏡,明武宗朱厚照卻是明朝數一數二的昏君。

為什麼會這樣?最主要的一個原因,還是因為明孝宗朱祐樘的兒子太少,太嬌慣了。根據妻子越多、孩子越多這個客觀規律,明孝宗只有一個妻子,生育率自然低得可憐。

妻子張皇后只給他生了三個子女,二子一女,其中一個兒子還夭折了。

這樣就沒辦法了,明孝宗就只有一個獨苗。如果這個兒子有個好歹,那朱祐樘就絕后了,江山后繼無人,只能讓自己的弟弟或者侄子繼承皇位。

明孝宗雖然厚道,但還沒有厚道到連江山都慷慨給別人的地步。

因此,朱厚照從兩歲就被立為太子,成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真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呼吸也要小心翼翼,怕給吹跑了。

常言道,嚴師出高徒,棍棒出孝子,一個仁慈寬厚的皇帝,不一定是個合格的父親。朱厚照的父母對孩子嬌生慣養,身邊的宮女和太監更是對他百依百順。

在優越環境中成長的朱厚照,不知道什麼叫創業的艱辛,不懂得治國的重要,只知道好好享受人生。

更可怕的是,由于他是皇帝唯一的兒子,沒有競爭者,沒有反對者,不必好好表現自己,不用擔心被淘汰。這就養成了他唯我獨尊的性格,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沒有妥協和接受這兩個詞。

雖然朱祐樘很重視兒子的教育,請了狀元郎、賢相謝遷當老師,但謝遷也拿他沒辦法,他一生起氣,連老師都敢打。

常言道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在此情況下,小厚照就養成了這樣的世界觀:誰要說不好聽的話,讓我不開心,誰就是我的敵人;誰說話順耳,誰能逗我開心,誰就是我的朋友和親人。

在此背景下,宮里面誰最有條件接近朱厚照,誰就會受到他的重用,誰就控制了現在的太子、將來的皇帝。

誰有這樣的條件?除了老師就是太監。

但是老師一天只能陪伴太子幾個小時,太監則是24小時陪在太子身邊,對太子的成長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大多數太監心理變態,教育出的太子絕對好不了,在這方面漢靈帝就是例子。

漢靈帝整天被一群不男不女的家伙包圍,管伺候他的宦官張讓、趙忠叫爸爸,對宦官言聽計從。

漢靈帝當權后讓人在皇宮騎驢,讓狗穿朝服上殿,讓太監學公雞打鳴。他還親自賣官,將錢存到自己的小金庫。為了創收,他還在宮中開超市,讓宮女當營業員。

毫不夸張地說,漢朝江山,就是被一幫宦官給搞垮的。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一千多年后,朱厚照「有幸」遇到了一幫類似張讓的宦官。

漢靈帝的時候,有張讓、趙忠為首的「十常侍」;朱厚照當皇帝之后,有劉瑾、馬永成、丘聚、谷大用、張永等八人組成的「八虎」。

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架空皇帝,把持朝政,陷害忠良、禍國殃民,為所欲為。

說到架空皇帝,很多人不相信,皇帝難道不知道江山是自己的,不珍惜祖宗家業嗎?

但是那些身體殘缺,人格有缺陷的宦官,腦子別的地方可能不太好使,但他們有的是辦法讓皇帝不理朝政。

什麼辦法?就是轉移皇帝注意力,讓皇帝玩物喪志。

皇帝玩得越開心,對國家大事就越沒有興趣,這樣的話太監就能胡作非為,把持朝政,打壓有正義感的官員。

由于張讓和趙忠這些太監先輩做出了榜樣,和朱厚照朝夕相處的宦官太監劉瑾、馬永成、丘聚、谷大用等人不費吹灰之力,照搬先人的成功經驗就能輕松控制皇帝。

具體操作方法非常簡單,那就是絞盡腦汁讓太子開開心心,玩物喪志,怎麼高興怎麼玩。如此一來,朱厚照心里就沒有了是非觀,對父母、老師的諄諄教誨就聽不進去了,甚至把他們當成世界上最可恨的人。而那些能投其所好的太監們,就成為朱厚照最可愛的人。

起初,劉瑾他們照搬張讓的成功經驗,漢靈帝宮中建超市,讓宮女們當掌柜,在那里出售商品,漢靈帝則扮作顧客,拿著錢去消費,跟宮女討價還價,體驗百姓生活。明武宗則下令在宮中開妓院,讓宮女當青樓女子,自己扮演嫖客去尋歡作樂。

不僅如此,明武宗經常去民間尋花問柳,禍害民女。

他經常半夜三更闖到百姓家里,遇到喜歡的女子便強行糟蹋。——「每夜行,見高屋大房即馳入,或索飲,或搜其婦女,民間苦之」。

對于明武宗朱厚照的所作所為,以謝遷、劉健、李東陽為首的大臣痛心疾首,他們爭先恐后對明武宗進行規勸。

明武宗登基不久,大學士劉健就上疏批評他,說他上朝的時間太晚,不上朝的時間太多。劉健還建議他遠離那些不男不女的太監,不要再干那些荒唐事。

更有甚者,很多大臣還聯名上書,讓明武宗嚴懲禍國殃民的「八虎」。

這時候明武宗剛登基不久,羽翼未豐,百官的影響力還是很大,他一看群情激奮,不得不產生了除掉「八虎」,安撫百官的想法。

對太監來說,形勢可謂是萬分危急。劉瑾使出絕招,在武宗跟前大哭不止,哭得死去活來。

這一哭,武宗心軟了,想起了跟太監們相處的難忘日子,打消了除掉太監的念頭。如此一來,太監虛驚一場,百官則空歡喜一場。

經過這場風波,太監們有點后怕,不得不絞盡腦汁,加快步伐打擊百官。只有這樣,「八虎」才有安全感,才能高枕無憂。而要做到這一點,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皇帝變著法子玩,徹底玩殘他。

正是在此背景下,豹房開始設計施工。

豹房并非武宗創建,早在明武宗父親明孝宗朱祐樘在位時就開始建造了。當時的豹房,純粹就是個動物園,里面養了不少豹子,因此得名豹房。

因為耗資巨大,而且沒多大用處,在受到大臣批評后,明孝宗下令停建,豹房成為爛尾工程。

為了讓明武宗進一步不理朝政,正德二年,在劉瑾主持下,豹房工程重新上馬,并開始擴建。

豹房內有房屋百余間(后來擴建到200余間),耗銀24萬余兩,折合人民幣1.4億。

這時候的豹房不再是動物園,已經變成了高級娛樂場所,或者說是武宗[淫.亂]的地方。豹房自然養了不少動物,里面還開設有妓院,也搶來有不少良家婦女。

對于豹房,進入的女子直呼恐懼,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變態的武宗皇帝,在禍害良家婦女方面,有著難以啟齒的愛好,甚至有傳言說,武宗還讓豹子與女子兩兩相對,狀極不堪。

當然,這在正史中沒有記載,不過是一種推測。

因為豹房是皇帝[淫.亂]的地方,對外是不開放的,里面發生的事連大臣們都一無所知,史官更不會有具體描述。

即使上面的推測沒有根據,但是進入豹房的人基本是無期徒刑,女子們誰能不恐懼?

除了女子,豹房內還從民間搜羅不少男童,成為武宗的男寵。對于表現好的男童,武宗經常對他們進行賞賜,揮金如土。對于自己寵幸的男童,武宗還會封他們為「義子」,賜姓朱。

這可不僅僅是一種榮譽,還能得到看得見摸得著的好處。比如,為他們起造豪華府邸,允許他們參與國家政策的制定,甚至還允許他們擔任軍職,掌握軍權。

因為得到皇帝寵愛,這些義子如錢寧、江彬、許泰都恃寵而驕,為所欲為。其中江彬、許泰武功高強,深受武喜愛,形影不離,關系親密,與武宗「出入豹房,同臥起」。

豹房建成之后,武宗干脆搬出紫禁城,常住那里,不通知大臣,玩失蹤,也不上朝了。

武宗在豹房流連忘返,沉溺其中,大臣很久都難見一面。只有當看到錢寧出現的時候,才知道皇帝將要出來了。因為武宗在與錢寧形影不離,只要錢寧出來,說明武宗要出來透氣了。

由于大臣見不到皇帝,劉瑾為首的太監就成為皇帝的代言人,百官只能服從。

明武宗在豹房玩得太開心,吃水不忘挖井人,就開始對太監們報恩,讓劉瑾成為司禮監的負責人,馬永成和谷大用分別掌握了東廠和西廠。

司禮監是起草、下發中央文件的機構;東廠和西廠是類似克格勃和軍統的特務機構,抓人、殺人不經過司法機構。

如此一來,明朝成為太監們的天下。尤其是劉瑾,一手遮天,為事實上的皇帝。

文武百官升遷就任時,都要向他行賄,謂之「見面禮」,送禮數額不能少,起步價是白銀千兩,有的甚至高達五千兩。

總之,明武宗的荒唐和荒淫讓漢靈帝望塵莫及,劉瑾的囂張也讓張讓他們自嘆不如。

漢靈帝的荒淫無道導致天怒人怨,爆發了黃巾起義,32歲的他在憂懼中死去。明武宗的下場也不太好,他的昏庸引發內亂,導致寧王朱宸濠起兵造反,挑戰他的皇權。

明武宗一怒之下,御駕親征,但是他一路上卻把工作重心放在去青樓檢閱妓女上。

南京兵部尚書王陽明抓住了寧王朱宸濠,他卻遲遲不接受俘虜。

明武宗甚至下了一道命令,差點沒把王陽明氣死:「你把寧王放了吧,朕要親自抓住他。」

更奇葩的是,他在回去的途中,竟然突發奇想,想體驗漁民生活。

對這個任性慣了的皇帝,身邊人不敢勸阻。結果,不會水性的他,在小船上擺出撒網捕魚造型的時候,小船突然晃悠了兩下,武宗身子一歪掉進水中。

幸虧身邊人反應快,及時將其打撈了上來,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當時正值晚秋,河水拔涼,武宗著涼,得了肺炎,從此一病不起。

此時的朱厚照,年僅三十歲,被人抬回他日夜戰斗的豹房時,已經奄奄一息。

最終,武宗還是不治身亡。

明武宗給大家生動地展示了什麼叫做「不做死,不會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