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中更有強中手——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鐵腕馭領45年帝國江山

田園牧哥 2022/04/07 檢舉 我要評論

明武宗朱厚照怎麼也猜不到,他的人生竟會如此短暫;更不會想到,僅僅一次溺水就要了自己的命;最可悲的是,正值而立之年竟沒留下一男半女。

彌留前,他悔不當初,下詔檢討了16年來曾經犯下的過錯,可即便這樣,還是于事無補,因為皇位輪空,帝國終究倒懸著。

為此,輔臣楊廷和與張太后商議,在朱原照的至親旁枝中物色人選,并以皇帝的口吻頒下遺詔:

朕疾彌留,儲嗣未建,朕皇考親弟興獻王長子厚熜年已長成,賢明仁孝,倫序當立……

就這樣,皇冠砸向朱厚熜;就這樣,明朝最幸運的一位皇帝便誕生了。

朝廷為什麼選朱厚熜

表面看,皇冠偶然砸向朱厚熜,是命運眷顧了他,實際朝廷對下任皇帝的選擇卻非常有講究。

之前,按明朝「立嫡立長」、「兄終弟及」的原則,選擇皇帝的構架非常明確,但這兩種方式,并不適用于朱厚照。

為什麼不適用呢?這一切還得從朱厚照的祖父明憲宗深和父親明孝宗朱祐樘說起。

朱見深身后把皇位卻傳給長子朱祐樘——因為朱祐樘童年飽受屈辱,所以繼位后便發憤圖強,勵精圖治,位十六年掀起「弘治中興」,并成為明朝中后期難得的一個中興之主。

但朱祐樘勵精圖治的同時,卻做了件破天荒的事情,不納嬪妃、不沾花惹草,一生踐行「一夫一妻」制,還與張皇后伉儷情深、相濡以沫。

而張皇后并不高產,一生才產下兩子:朱厚祎和朱厚照,偏偏朱厚祎早夭,到朱祐樘身后朱厚照就以獨子繼統——不過總算后繼有人。

明憲宗朱見深影視劇照

當迎來朱厚照時代卻變了——在位十六年,由于個性飛揚,一味追求特立獨行,輾轉去江西平朱宸濠的叛亂后,在積水池釣魚休閑,不小心落水被淹,三個月后回到京城便一命嗚呼。

這時候就出現一個尷尬的局面:朱厚照既沒有子嗣繼承,「兄終弟及」也不現實,換句話說皇位就懸著空。

于是朝廷就采用了第三種辦法: 倫序當立。

因為朱祐樘是長子,他這一脈絕了后嗣,那麼就該選擇第二序位的人,而這個人就是朱見深的次子,在湖北當藩王的朱祐杬,可惜朱祐杬在同年不幸病故,所以又只能在他的子嗣中去遴選。

巧的是,朱祐杬的長子早逝,第二位序位就是朱厚熜。按照血統、至親的原則朱厚熜就成了下任皇帝的不二人選。

綜上所述,時年十四歲的朱厚熜繼承皇帝好像無可爭議,實際還有一個特別因素,朝廷寄希望找一個「優」于朱厚照的人,因為朱厚照的特立獨行差點讓滿朝文武憋不過氣來,文武大臣怎不希望改變一下君臣關系呢?

那麼問題來了,朱厚熜是那個「優「于朱厚照,可以改善「君臣關系」的人嗎?

明憲宗朱佑樘

繼位非同尋常

朱厚熜的繼位非常有意思,以至成為中國古代繼位史上的精典之作。

《明史》載:

十六年三月辛酉,未除服,特命襲封。

什麼意思呢?由于朱祐杬病逝,朱厚熜還在服喪期,于是朝廷先解禁他的服喪期,之后便下詔讓他繼承興獻王位。

接下來,朝廷便安排太監谷大用、大學士梁儲、禮部尚書毛澄等到湖北興獻王府接朱厚熜去了。

四月二十二日到達京郊,但迎接朱厚熜的隊伍卻停了下來。

為什麼呢?《明史》載:

大學士梁儲……禮部尚書毛澄,以遺詔迎王于興邸。

簡單地說,雖然帶著遺詔到興王府邸把朱厚熜迎了來,但這里卻有一個明顯的區別,迎接隊伍采用的是迎「王」的規格,并沒使用迎接「皇」的禮儀。

「王」與「皇」一字之差,不過實際意義卻有天淵之別。既然朱厚熜是繼承朱祐樘的皇位而來,那麼就得委屈你,以太子或「王」的路線從東華門入文華殿,經過一系列復雜程序后才可以御奉天殿登極。

毛澄畫像

可朱厚熜不干了,他對長史袁宗皋說:

遺詔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

意即遺詔明確是要我來做皇帝的,而不是當某人的皇子后再即位。

這可難為了袁宗皋,于是袁宗皋馬上回宮報告張太后和楊廷和,可是得到的回復卻是「不允」。

袁宗皋回來向朱厚熜傳遞了這個消息,但朱厚熜的回答卻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如果非要我答應朝廷的條件,這個皇帝不做也罷,我回湖北就是了。

所有人都沒想到,朱厚熜會唱這麼一出,因為這是一個驚了天的威逼條件。

朝廷已作出了選擇,遺詔之命豈可兒戲,無奈之下,張太后和楊廷和答應了朱厚熜的條件。

于是眾人擁簇著朱厚熜去向紫禁城,并大開綠燈,讓朱厚熜自大明門,拜見皇太后后,便坐上了奉天殿的皇帝位。并以明年為嘉靖元年。

在與朝廷的較量中,第一回朱厚熜完勝。朱厚熜勝在聰明和機智上,因為他是奔著皇帝位而來,他要做一個不受羈絆的帝王,他深知所有事情必須贏在起跑線上。

而這一年,朱厚熜只有14歲,這個心機、城府深重的少年就這樣開啟了嘉靖時代。

朱厚熜影視劇照

一場「大禮議「之爭,讓朱厚熜用鐵腕變成了明朝最有權力的人

皇帝,沒有權力?這豈不是鬧笑話!

事實上,朱厚熜剛登基的確如此,只因他來自湖北,出生于興獻王府,對北京的文武大臣完全陌生,所以他急于用某種方法來改變這個困局,隨著事情的發酵,從而演變成了對嘉靖朝影響深遠的「大禮議」之爭。

那什麼是「大禮議」之爭呢?

簡單來說,就是認定誰是「皇考」,誰是「皇叔」,再說直白說點,朱厚熜繼誰的位?所以朱厚熜便要求禮部擬定生父朱祐杬的封號。

由此,「大禮議」之爭大幕拉開。

首先,以楊廷和、毛澄等為首的朝臣一致認為,盡管朱厚照死后無后繼統,但他繼承的是父親朱厚樘的皇位,換句話說,朱厚熜就該繼孝宗一脈,以「兄終弟及」的方式承續孝宗一脈。

一句話,尊朱祐樘為大宗,生父朱祐杬為小宗。這樣一來,宗廟上應供朱祐樘為「皇考」,而自已的父親自然就變成「皇叔」了。

可朱厚熜并不這樣想,因為根據遺詔「嗣皇帝位」,既然朝廷下旨讓他來當皇帝,那麼他有理由尊生父為「皇考」;或者說他不該和孝宗一脈有任何關系,而是結合父親的身份繼祖父朱見深的大統,也就是遵循「父死子繼」的原則。

顯然,兩者思慮懸殊,不能統一,但毛澄堅決要求朱厚熜稱生父為「皇叔」,并撂下狠話:

自稱「侄皇帝」名……有異議者即奸邪,當斬。

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管,如有異議者,斬!

楊廷和影視劇照

這一年,朱厚熜15歲。剛到京城統領帝國,其實還是有點戰戰兢兢。但他的智慧超乎尋常,一直追求著權力的欲望,為穩固根基,奪得第二局勝利,他便采取了迂回戰術,以博得楊廷和、毛澄等大臣的支持。

《明史.楊廷和傳》載:

然每召廷和從容賜茶慰諭,欲有所更定,廷和卒不肯順帝指。

意即:朱厚熜多次召楊廷和入宮,賜與香銘,并溫言軟語,希望輔臣不再堅持,而楊廷和卻「不肯順帝意」。與此同時,朱厚熜還著人試圖賄賂毛澄,結果毛澄依然固執己見,比楊廷和的態度還強硬。

如此,朱厚熜騎虎難下,看來還得另覓他途。假如這一局如果自己輸了,不光會輸在顏面上,更是斗智斗勇,權且是一場權力的博弈,換句話說只能贏不能輸,贏則可以馭領江山,輸則會被處處掣肘,皇位被架空,讓朝臣牽著鼻子走。

接下來,他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啟用名不見經傳的張璁,讓張璁打頭陣,引經據典,贏取主動。張璁是什麼思路呢?《明史》載:

漢哀帝、宋英宗為定陶王、濮王次子,是因成帝、仁宗無子,皆預立為皇嗣,養于宮中,嘗為人后……今武宗元嗣,此次屬及,此皇上之有天下,真猶高皇帝親相授受者也。

意即以上兩位,被預立為皇嗣后,皆在宮中培養,而武宗與朱厚熜八桿子打不著,之前朱厚熜一直生活在湖北,兩者沒有對比性,完全不能混為一談。

朱厚熜大喜,張璁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大學士楊一清附議:

張生此議 ,圣人復起,不能易也。

張璁影視劇照

第二件:威脅。

關于這一點,朱厚熜多次使用,屢試不爽。

接下來,他以皇太后的禮儀迎接生母蔣氏入京,但卻遭到了楊廷和等人的強烈反對,文武大臣再次群起攻之。朱厚熜怎麼辦呢?《明史》載:

帝聞之,涕泗不止,啟慈圣皇太后,愿避位奉母歸,群臣惶懼。

意即朱厚熜在張太后面前泣述,如果他們再苦苦相逼,皇帝我就不做了,帶母親回湖北就是——這一招確實非同凡響,一下子就讓群臣惶恐。

第三件:利用皇權,霸王硬上弓。

彈指一揮,三年過去了,這場拉鋸戰依然沒有結果。嘉靖三年正月,朱厚熜提出封生父為「皇考興獻帝」。楊廷和再次抗議,并提出致仕,結果朱厚熜毫不思索地批了,從此楊廷和淡出政壇,朱厚熜拔掉了最大的一顆釘子。

時隔兩月,朱厚熜直接下旨,追封父親朱祐杬為「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群臣義憤填膺,一片哀嚎,在楊廷和之子楊慎的帶領下,發生了「左順門事件」,把「大禮議」之爭掀到了最[高·潮]。

眾臣跪在文華殿外希望朱厚熜收回成命,并在左順門半路截道,試圖除掉張熜這個「叛徒「。

結果,朱厚熜大怒,命錦衣衛一個個逮捕。結果,釀成沖突,杖責、下獄者多達百人,致使楊慎被貶官流放。

整整三年,朱厚熜斗智斗勇,最后以雷霆手段終達成心愿,從而坐穩奉天殿,正式馭領帝國,無可爭議地成為了明朝最有權力的人。

朱厚熜影視劇照

嘉靖治國的手腕

明朝直臣海瑞曾有句名言:嘉靖嘉靖,干干凈凈。把朱厚熜批得體無完膚。但客現地講,嘉靖初年,朱厚熜的執政并非如此。

請看:

正德十六年(1521年),朱厚熜下令停開大理銀礦;革除冒充錦衣衛軍校三萬余人;追收宮田、廢止錢莊,在江南改稻為商,增加絲綢稅收;打壓司禮監,取消宦官的部分特權,內外臣以他為政治核心;更重要的是取消外戚的世襲制,爵位不能沿襲;廢除傳奉官制度,著重科考,提振寒門士子的心。

以上措施得力,意義深遠,沒幾年就「嘉靖中興」了。實話說,朱厚熜的智慧、執政方略、對國家的駕馭能力在歷史上都屈指可數,難怪有人說:他是明史上最聰明的皇帝。

海瑞影視劇照

匪夷所思的「壬寅宮變」

讓時光來到嘉靖二十一年(1524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紫禁城發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這就是「壬寅宮變」。

這件事,明史諱莫如深,但朝鮮使臣卻有只言片語的記載,說朱厚熜在這一時間性格暴唳、喜怒無常,因為他很彷徨,寄希望求仙問道,以尋長生不老之方。

他聽信方士讒言,為煉制丹藥,用純真少女初潮的經|血作為藥引。為此,他在全國范圍內大肆征召十三、四歲品貌端正的少女,集中起來采集她們的經|血,但為保證質量純正,少女們不能吃葷腥,只用桑葉伴食晨起的朝露。

這樣一來,少女們奄奄一息,時刻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便在十二月二十一日「揭竿而起」。

當晚,朱厚熜宿于翊坤宮端妃處。夜深人靜之時,以楊秀英為首的宮女們先是降住了端妃,然后再用準備好的繩索干掉朱厚熜。

十六名宮女開始了集體作案,他們用繩索將朱厚熜五花大綁,朱厚熜大聲呼救,宮女們又用布團把他嘴巴塞住,然后蒙住他的頭。

接下來,把繩索套在頸部。

朱厚熜影視劇照

可怪事發生了,朱厚熜怎麼也斷不了氣。原來,宮女們情急之下,給繩索打了個死結,套太大不足以斃命,黑燈瞎火一時又解不開,于是紛紛取下頭上的簪子朝朱厚熜身上猛|刺,但朱厚熜依然還有呼吸。

這時候,宮女張金蓮害怕了,逃離現場向坤寧宮的方皇后自首去了。

結果,方皇后趕來,制止了這場宮變,朱厚熜大難不死。十六名宮女:

不分首從,便都拏去,依律凌遲處死,銼尸梟首,示眾盡法。

關于「壬寅宮變」歷史有多種解讀,在這里不去討論。

但筆者認為,這是一次強權壓制下宮女們斗爭,盡管很微弱,交集于封建社會的無奈,也算得那個時代意識的覺醒。

不過,「壬寅宮變」卻催生了另一個嘉靖,從此使他居于深宮、不見朝臣,開創了二十多年不上朝的記錄。

明朝宮女影視劇照

看不見的鐵腕

當所有人都認為嘉靖朝有變,朱厚熜會暗自消沉的時候,朱厚熜好象長著第三只眼,雖居于深宮,對帝國卻了如指掌,即便不上朝,照樣實現了對朝局的絕對把控。

縱觀嘉靖一朝,內閣走馬換將,楊廷和淡出,張璁得志,夏言剛直不阿,嚴嵩父子擠破腦袋,實現了最大貪腐,而徐階隱忍多年,最后上演絕地反彈,把權力斗爭演繹到了極限。

但朱厚熜作為幕后者卻是最大贏家,始終牢牢地掌控看帝國一一一只因在中后期,他擁有一件最頂尖的武器——「青詞」。

表面看,青詞是向上天禱告的銘文,詞藻華麗、形式多樣,還可以助力朱厚熜實現長生不老,只要他滿意,在聞著墨香之際將其燒成灰燼,煙霧升騰之際,天庭就能收到他的誠心。

不僅如此,青詞還有更大的妙用一一一引領。

因為它猶如一道魔方,一座山頭,讓老者和新生力量為它前赴后繼,勇敢沖鋒。仿佛一項熱身運動,一浪高過一浪。在朱厚熜的引領下,帝國照樣健康地運轉著。

朱厚熜影視劇照

而他卻時時刻刻享受著這份權力帶來的喜悅,站在最高處,指點江山。

朱厚熜把權力的游戲運用到了極限,讓自私的欲望提升到了極限,同時把家天下皇帝的主宰演繹得淋漓盡致,讓后世不可復制。

對個人來說,朱厚熜享受了45年,但對帝國來說,又不負責任近20年。不知是喜是悲?

1567年,朱厚熜構建體系碎了,他并未實現「長生不老」,馭領了45年帝國江山,當閉上眼睛那一刻,依舊不想放下手中權力。

參考資料:《明史》.《明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