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老四「自制」風寒有多高明?坑了老八又俘獲康熙圣心!

Wendy媽 2022/05/11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雍正王朝》開播21年來經久不衰、好評如潮,堪稱清宮劇巔峰經典佳作之一。此劇之所以經典,在于其劇情銜接緊湊,內容含蓄、細節把控嚴謹值得深思。更重要的是,很多小細節不僅經得起推敲,并且常看常新,令人回味無窮。

相信很多人對于清理刑部冤獄案有著深刻印象,尤其是對老四利用「冷熱交替大法」自制風寒的一幕記憶猶新。而正是老四這出其不意的一記狠招,給一心想要扳倒太子并取而代之的老八胤禩創造了絕佳機會。同時,老四也憑借這次的風寒一舉成為康熙心目中代替太子的最好人選。

刑部冤案的開啟,是太子失去圣心的標志。

電視劇《雍正王朝》以黃河決堤事件為引,拉開了整部劇情的序幕。因黃河決堤的自然災害事件,從而暴露出了國庫空虛的尷尬事實。為了解燃眉之急,老四胤禛攜老十三胤祥前往江南賑災籌款。這次差事,老四胤禛可以說辦的十分漂亮,既坑了「八爺黨」一把,又在康熙面前好好表現了一番。老四也因為這個差事,得到了雍郡王的爵位。

康熙因為這個事,還特意召集上書房的佟國維、馬齊和張廷玉一起開了個「茶話會」。然而,在這次「茶話會」上,太子胤礽對老四的評價令康熙十分失望。此時的康熙雖然對太子心有不滿,但還是努力開導胤礽做一個合格的儲君。「桂順齋沙琪瑪」的名場面就是康熙有意「提醒」太子最好的證據。

緊接著追比戶部欠款一案,太子胤礽作為真正意義上欠款最多(50萬兩)之人,在被魏東亭捅破后,康熙最后選擇息事寧人,追比戶部欠款一案也因此草草了事。期間,甚至在大阿哥揭發太子賣官鬻爵后,康熙仍然選擇維護和容忍。

直到刑部冤案東窗事發之前,即便太子屢次讓康熙深感失望,但始終沒有放棄太子、另擇他人的念頭。然而,在康熙親自前往刑場救下張五哥,決心徹查刑部冤獄的那刻起,康熙內心對于太子的最后一絲期望也消磨殆盡。

為什麼這麼說?

在這件大清建國七十年來最駭人聽聞的冤案發生后,康熙又一次召集了上書房的三位大臣,征詢了他們對于這個案件的態度和想法。其中,佟國維就直接了當的點明,如果徹查此案恐怕會牽扯到國家的根本,會投鼠忌器。意思很明顯,刑部是由太子掌管的,刑部冤案一旦徹查到底,必然會牽扯到太子身上。然而,這次康熙沒有再選擇隱忍和姑息,下定決心準備徹查冤案。這標志著康熙已經對太子失去了最后的希望,更換儲君的事宜已經提上康熙的日程。

刑部冤案前夕,究竟是誰透露了風聲?

在康熙宣布徹查刑部冤案后,接連辦理了江南賑災籌款和追比戶部欠款差事的老四胤禛磨拳擦掌,想要主動請纓徹底整治一番。老四這麼想,憑借的是他那腔一心一意為朝廷辦差的熱血,也符合他一貫的風格。不過, 鄔思道卻極力勸阻老四不能接這個差事,并且點明太子即將被廢,誰扳倒太子就將不容于皇上,不容于朝廷

然而,第二天老四「無視」鄔思道的勸阻,主動在康熙那邊請纓接下清理刑部冤獄的差事。而得到佟國維「指點」的老八,也表達了愿意接下這個差事的態度。

為此,鄔思道氣得直呼要走!顯然,對于老四想要接下清理刑部冤獄這個差事,有人故意透露了消息給鄔思道。那麼,究竟是誰透露了消息?

當時在場的只有康熙、老四和老八三個人。首先,老四絕對不會自己把消息透露給鄔思道,不然他在聽到鄔思道要走的消息后,不會露出驚訝疑惑的表情。

其次,老八有沒有可能因為要得到這個差事,故意給老四這個競爭對手制造麻煩呢?仔細分析一下,也沒有可能。如果是老八故意透露風聲給鄔思道,那麼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老八提前知道了鄔思道與老四的意見相左,否則透露風聲給鄔思道就沒有意義。換句話說,老八應該知道鄔思道給老四的分析后,才會去透露風聲。但如果老八真的知道了鄔思道的分析,還會那麼積極的接下這個差事嗎?還會出現后來誘審肖國興、連夜進宮的戲碼嗎?顯然,這個假設不成立,因此絕不會是老八透露的風聲。

通過排除法,唯一的可能就只能是康熙了。那麼,康熙為什麼要透露風聲給鄔思道呢?

對于老四府上出現鄔思道這樣一個人,耳目眾多、消息靈通的康熙必然早已知曉。康熙之所以默許鄔思道的存在,那是因為之前他沒有更換儲君的想法。老四之所以會「逆流而上」,接下追比戶部欠款一案,鄔思道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而這個結果是康熙愿意看到的。但此刻,康熙萌生了更換儲君的想法,老四自然進入了考察行列,鄔思道的存在就會阻擾老四自身的思考和決策,讓康熙沒辦法真正的考察老四。康熙故意透露風聲給鄔思道,就是想告訴鄔思道,老四不需要他人給他做決策,「警告」的味道很濃郁。

鄔思道是聰明人,康熙給予的警告他自然能明白,同時他也知道了老四已經正式進入了康熙重點考察對象的行列。加上老四并沒有聽從他的建議,讓鄔思道覺得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因此氣呼呼的準備收拾行李離開。

老四「自制」風寒,坑老八接下刑部冤案。

鄔思道的分析有理有據,按理來說老四不應該不聽從。那麼,老四為什麼偏偏不聽鄔思道的話,在康熙面前主動請纓要接下清理刑部冤獄的差事呢?

1、老四自身是個有主見的人。

鄔思道第一次為老四分析就是追比戶部欠款一案。鄔思道將向國庫借款的官員分成三類,并逐一進行了分析,讓老四有了一個清晰明確的思緒。然而在鄔思道極力勸說老四接下追比戶部欠款這個差事時,老四故意打哈欠說累了,鄔思道就知道老四是一個極為有主見的人。同理,在這次清理刑部冤案當中,鄔思道的分析雖然頭頭是道,但最終做決策之人還是老四。

2、向康熙表明自己的立場態度和心跡。

之前說了,康熙對于鄔思道的存在是知曉的,對于鄔思道在四爺府上所扮演的角色也是心知肚明。康熙決心徹查刑部冤案的動機自然也被鄔思道捉摸透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四如何選擇就極為重要了。如果老四知難而退,不去接這個差事,那麼他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將會急劇下降,之前積累的好印象也會大打折扣。 老四故意向康熙表明愿意接下刑部冤案的差事,就是告訴康熙,自己還是那個一心一意為朝廷辦差、替君父分憂的「孤臣」。

經過鄔思道的分析,老四知道太子被廢已近在眼前。太子被廢,眾皇子就都有機會,要說老四完全沒有這個心思顯然也是不可能的。雖然老四的這個決定「得罪」了鄔思道,但他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無疑是提升了。加上之前老四在江南籌款賑災以及追比戶部欠款中的表現,此時的老四顯然在康熙心目中處于領先位置。

當然,對于鄔思道這樣的智囊,老四怎麼可能輕易放棄。更何況,對于清理刑部冤獄這個差事,老四深知其中利害關系,自然不可能去接。因此,老四利用「冷熱交替大法」自己給自己制造了一場風寒。

老四這一場人為的風寒,讓他無法接下刑部冤案的差事,等于間接聽從了鄔思道的建議,從而留下了鄔思道這個頂級智囊。而因為身體原因無法辦差,也不會影響他在康熙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沒有了老四這個唯一的競爭對手,老八胤禩就順理成章的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直接打擊了老八這個。可以說,老四的這次風寒達到了「一石三鳥」的效果,不可謂不高明!

老八「其心可誅」,弘歷驚艷表現證明老四已俘獲康熙圣心。

老八接下刑部冤案后,繞開一同辦差的老十三,連夜誘審肖國興,從而拿到了扳倒太子的罪證。老八如此高效的辦差效率雖然「贏得」了康熙廉郡王的加封,但也暴露了其奪嫡的野心。康熙對于老八胤禩可能存在的結黨營私和背后勢力心存忌憚。

聲勢浩大的刑部冤案最終草草了事,太子不廢而廢,而老八胤禩則一下子成為康熙面前的大紅人。接下來的熱河狩獵中,老八不僅取代太子替康熙賜宴蒙古王公等人,還在狩獵中得到了蒙古王公的一眾支持。這樣的老八讓康熙更為忌憚,尤其是在圖里琛那里得知老八假借「圣旨」誘審肖國興后,更是說出了「其心可誅」來形容老八。 由此可見,康熙對于老八,不論是加封郡王爵位,還是賜宴蒙古王公,都只是表面的恩寵,實際上早已將老八剔除出了儲君候選人的行列。

康熙拿出蒙古王公贈予太子的玉如意,作為狩獵的賞物,目的不言而喻。而最終拿到這件玉如意的不是眾皇子中的任何一個,而是老四的兒子弘歷。

是弘歷的驚艷表現讓老四成為了康熙心目中儲君人選嗎?恰恰相反。正是因為此時老四已經俘獲了康熙圣心,弘歷才有機會如此表現。

狩獵結束后,眾皇子的狩獵成績出爐。其中以老十三的收獲最多,按照約定理應由老十三獲得玉如意。但蒙古王公等一致認為老八應該獲得玉如意。此時,弘歷出場了。他一上來就大喊:「王公說的不對!」這里就有很大的問題。作為皇孫的弘歷在這樣的場合是否有說話的資格?并且他反駁的對象還是蒙古王公。要知道,熱河狩獵存在的意義和目的就是拉攏蒙古王公們,從而使大清能夠獲得蒙古的支持。作為晚輩的弘歷,赤裸裸的打臉蒙古王公,與禮制不符。因此,弘歷剛說完,老四便急了,立即開口解釋道:「小小年紀懂什麼,還不住口!」

然而,對于弘歷如此無禮的舉動,康熙非但沒有責備他,還興致勃勃的讓他說下去。最后,弘歷不但引得康熙開懷大笑,更是直接獲得了康熙賜予的玉如意。 如果不是此時的老四胤禛在康熙心目中占據足夠的分量,弘歷有機會說出「大清第一巴圖魯」這樣精彩絕倫的話嗎?不被訓斥已是格外開恩,更不要說賞賜玉如意了。

當然,這里不得不提一下鄔思道,他在熱河狩獵前特意教弘歷那些東西,顯然有意為之。一來是向康熙表明自己的身份,乃是弘歷、弘時這些世子的教書先生,不會影響康熙考察老四。二來也是間接夸獎了一番康熙,自己再能掐會算,也比不上康熙這個「大清第一巴圖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