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溫:比董卓更兇殘,比曹操更奸詐,比孫權更圓滑,比劉備更虛偽

田園牧哥 2022/04/02 檢舉 我要評論

(后梁太祖朱溫 畫像)

大中六年,西元852年。

如果時間再具體一點,那就是西元852年十二月五日的夜里。

一個叫做朱溫的小朋友,出生在宋州碭山縣,大概是在今天的河南商丘一帶。

朱溫的家庭背景很普通,祖上沒有當官的,但祖父是當地的老學究,而父親是本地的教師。

所以就算老朱家無權無勢,總歸還算是有文化的。

文化,在浮躁的當今社會,并不被人們所重視,物欲橫流的當代,有錢,才是暢游世界的通行證。

但在古代,社會等級涇渭分明,所謂「士農工商」,最有錢的商人等級最低,有文化的士子們反而很受尊重。

朱家雖然在當地很受尊重,有賢德之名,但這玩意兒并不能當飯吃。

朱溫的父親早亡,母親王氏帶著朱溫過得十分辛苦,孤兒寡母,那日子就別提了。

百姓們日子過得凄苦,無非是因為皇帝不中用,統治階級黑暗,貪污腐敗,外加上流寇作亂,天災人禍等等。

大唐景象一去不返,所以盛唐,倒不如說是殘唐。

帝王眼中的太平,不是真正的太平,而是粉飾的太平。

(長安城)

大概在僖宗乾符年間,山東河南兩地爆發了極為嚴重的饑荒,百姓顆粒無收,吃不上飯,倒霉催的大唐朝廷又不開倉放糧,賑濟災民,結果災民們沒有辦法,只有加入浩浩蕩蕩的起義大軍,以求得一條活路。

農民造反,這在中國歷史的長河里時有發生。

主流史學經常把農民朋友們形容的天生反叛,不服朝廷統治,所以二話不說就揭竿而起,鑄就功名偉業。

但事實上,造反,是百姓們沒有選擇的選擇。

因為造反不是吃飯喝水,不是洗臉刷牙,造反是大罪,抓到了不僅要ㄕㄚ頭,往往更會株連九族。

百姓們如果豐收富裕,吃飽穿暖,誰會閑著沒事兒造反?

更何況古往今來農民起義能成功的幾率本來就不是很高。

所以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造反是風雪夜上梁山,造反是實在不得已而為之。

當活著已經成為一種奢求的時候,造反無疑是平頭百姓們最后的尊嚴。

我們的朱溫同志也是個有尊嚴的人,所以在食不果腹的境地下,他也很快投奔了起義軍。

而他投奔的這支起義軍的將領,叫做黃巢。

是的,就是那個參加了好幾次科舉考試卻都被朝廷拒之門外的黃巢。

使我有長安二頃田,安能起刀兵戰事?

還不都是你們逼的!

(黃巢 雕像)

廣明元年,西元880年,黃巢率領的起義軍攻陷了唐朝都城長安,大唐天子腳底抹油,逃亡蜀中一帶避難去了。

大唐的帝王,別的不會,別的不行,但論逃跑,卻是專業的。

天寶十五年,西元756年,安史之亂爆發,唐玄宗李隆基逃跑過一回。

廣德元年,西元763年,吐蕃進犯大唐,唐代宗李豫逃跑跑過一回。

建中三年,西元783年,涇源兵變爆發,唐德宗李適逃跑過一回。

而現在,又輪到了昏庸無能的唐僖宗李儇棄城而逃。

對于此時的大唐帝國,作者實在是連批評都懶得批評了。

哪怕你是唐粉,恐怕唐玄宗之后的大唐歷史,你也愛不起來。

黃巢占據了長安城,并且建立了大齊政權,一時風光無兩。

當年黃巢在長安落榜之時,曾有詩云:

而如今,長安城已經在自己的手中,當年吹過的牛,此時已經實現。

區區草莽,此時已經在歷史長河中,站到了風口浪尖的位置。

不過問題在于,長安城雖然被攻陷了,但卻沒能抓住大唐皇帝。

各地的節度使和藩鎮將領們仍然受皇帝敕封,并不服從黃巢的節制,所以本質上來說,黃巢除了孤城一座,寥寥幾萬兵馬之外,再無其他。

并且,這幾萬兵馬的綜合素質,實在令人堪憂。

這些軍士們多是流民出身,戰斗能力極弱,而且毫無紀律性,這導致黃巢并不能很好地約束他們。

農民軍在長安城里無惡不作,絲毫不服從命令,更有甚者,搶了財物,直接一不做二不休,脫離隊伍,落草為寇去了。

(大唐陷落)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朱溫同志很快預見到,自己的領導黃巢,雖然一時得意,但成不了什麼大氣候,而大唐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自己決不能跟黃巢陪葬。

于是,朱溫率領了一支人馬,果斷倒戈了唐僖宗李儇。

然而大唐的管理層,對朱溫的態度也并不是很明朗。

皇帝雖然敕封了朱溫為汴州刺史,兼任宣武軍節度使,但卻又告訴他,官位是給你了,可眼下京師長安已經陷落在了黃巢手里,你想要就職,得在長安城里赴任才行。

朱溫明白了,自己想要洗脫反賊的污名,想要獲得皇帝的信任,必須先幫皇帝把長安城奪回來。

朱溫攻伐盤踞在長安的黃巢,大概是在中和四年,也就是西元884年的春天。

春天,本是萬物復蘇的季節,但此時的中原大地,卻充斥著一股悲涼而又肅ㄕㄚ的氣息。

那時節的黃巢勢力仍然強勁,而兵力不多的朱溫實在是很難一舉將其擊敗。

一對一打不過,那就得找人來幫忙,于是,我們的朱溫同志很快給當時的河東節度使李克用打了個電話,邀請他來一起群毆黃巢。

(后唐太祖李克用 畫像)

人多力量大,朱溫和李克用兩面夾擊,很快取得了突破性的勝利,在長安城外圍殲滅了黃巢的絕大部分軍隊。

為了表示感謝,朱溫大擺酒席宴請李克用,并且表示等以后收拾了黃巢,一定替李克用向皇帝請賞。

自古以來,都是主人好客請客,賓朋客人落座。

但在李克用的眼里,朱溫不過是個臨陣倒戈的投機主義者,自己才應該是大唐主攻部隊的話事人。

既然如此,這頓飯,輪得到你請麼?

于是,李克用在席間大發脾氣,大聲叫罵,把朱溫給罵成了豬頭三。

沒想到朱溫也不是吃素的,當晚就派兵包圍了李克用下榻的酒店,并且命令士兵用火箭齊射,想要點燃房屋,干掉李克用。

老李啊老李,伸手不打笑臉人,我好心請你吃飯,你居然在飯桌上給我甩臉子,那就別怪我朱溫手下無情了!

但好在李克用同志也是福大命大,朱溫在外邊放火燒他,本來他已經無路可走,都準備見上帝了,結果天空雷鳴電閃,剎那間風雨大作,硬是撲滅烈火,讓李克用趁亂逃脫了。

這麼一來,朱溫和李克用的梁子,可就算是結下了。

李克用同志的傳奇人生我們先按下不說,這里,我們主要關注朱溫同志的未來發展。

(唐僖宗李儇 形象)

覆滅黃巢的成功,讓朱溫獲得了唐僖宗李儇 的信任,也讓他獲得了更多的軍隊指揮權。

從此,朱溫踏踏實實的當上了唐王朝的打工人,開始積極的為皇帝收復失地。

光啟三年,西元887年,朱溫打響蔡州之戰,平定秦宗權發動的叛亂。

乾寧四年,西元897年,朱溫平定鄆州和兗州。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十年時間,朱溫建立了自己的豐功偉業。

但很可惜的是,光陰十年,沒有把朱溫改變成了一個愛國主義者,他身上仍舊彌漫著投機主義的氣息。

在這十年里,大唐王朝發生了很多的變化。

一生顛沛流離的唐僖宗李儇駕崩于文德元年,西元888年,臨死之前,傳位給了弟弟唐昭宗李曄。

(唐昭宗李曄 形象)

年輕的唐昭宗有收復河山的雄心壯志,但歷史卻并沒有給他太多機會。

皇帝初登大位沒多長時間,就被發展壯大的朱溫挾持到了長安,成為了朱溫同志的傀儡。

這事兒很好理解,作者一直強調,朱溫是個投機主義者。

黃巢得勢的時候,他跟著黃巢混,大唐風光的時候,他跟著大唐走。

現在大唐已經支離破碎,連工資都發不起了,自己憑什麼還要給它白打工?

自己憑什麼不單干?

又或者說,此時的朱溫,實在是有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

當年曹操挾持漢獻帝劉協,挾持天子號令諸侯,那麼今天自己同樣能挾持唐昭宗,號令大唐的節度使們。

所以,朱溫先是學著曹操把唐昭宗挾持到了長安,之后又有樣學樣,把唐朝的都城從長安遷徙到了洛陽。

歷史是如此驚人的相似,今天的洛陽,就是昔日的許昌。

朱溫玩cosplay,底下這幫節度使們不干了。

合著你是精明奸詐的曹操,我們是愚蠢不堪的袁紹唄?

(曹操 形象)

于是,鳳翔李茂貞,襄陽趙匡凝,西川王建,以及朱溫的老對手河東節度使李克用,紛紛舉起了興復唐朝皇室,討伐叛賊朱溫的大旗——這勁頭兒倒有點像當年的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的架勢。

但很可惜,朱溫不是董卓,朱溫是翻版的曹操。

并且,朱溫比曹操更狠。

曹操能酌情漢獻帝劉協的小命,位極人臣不過是做個魏王,而朱溫則果斷地干掉了唐昭宗,另立皇帝的兒子李柷,并且很快在不久之后逼迫李柷禪位于自己。

天祐四年,西元907年,唐哀帝李柷禪位于朱溫,朱溫代唐建梁,史稱后梁太祖。

朱溫榮登帝位,即宣告二百八十九年的大唐王朝覆滅。

王朝總會覆滅,正如它當初總會建立。

所有的王朝,一旦踏上了這條路,就再也不能回頭。

這就是歷史,這就是殘酷的封建帝制時代。

現在,朱溫重新打開了歷史的大幕,一個嶄新的,但卻同樣殘酷的時代,來到了舞臺的正中央。

它的名字,叫做:

五代十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