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原型最強戰績:率7000人北伐,擊破7萬大軍攻佔洛陽

田園牧哥 2022/03/12 檢舉 我要評論

南北朝時期,東晉滅亡前隨著劉裕的北伐一度控制包括長安、洛陽在內的關中和河南地區,關中很快丟失,而河南則在劉宋時代被北魏佔領。

北魏王朝利用南朝劉宋末年的混亂局面控制了山東、淮北地區,隨後進一步利用蕭齊末年的亂局深入淮河流域,佔領最重要的城市壽陽(由于不同王朝避諱不同,北魏等時代叫壽春,本文統一作壽陽)達三十年,控制區一度推進到合肥一線。侯景之亂後,分裂的北朝進一步南下,東邊的東魏-北齊王朝把國境線推進到長江一線,西邊的西魏-北周王朝更是佔據了長江中上游地區,所以北方統一後隋文帝最終南下滅陳時堪稱泰山壓頂。

整個南北朝時期,對北朝戰績最好的當屬梁武帝蕭衍統治的前中期:繼位初期的鐘離之戰中,梁軍取得了當時對北方會戰的最大勝利;統治中期,梁軍先是收復壽陽、渦陽等淮河流域的戰略要地,隨後更是從位于今日安徽淮北的銍城出發,沿途攻佔了滎陽、虎牢等戰略要地,最終攻佔北魏首都洛陽。這是南朝唯一一次破天荒攻佔了北朝首都洛陽,而領導了這些戰事的便是名將陳慶之。

影視劇中以梁武帝蕭衍為原型的皇帝。來源/電視劇《琅琊榜》截圖

然而,對于陳慶之入洛之戰,南朝史書和北朝史書的記載截然不同。在《梁書》《南史》中,陳慶之堪稱超人,以7000人先後擊破擋在前面的數十萬大軍,而且打的都是攻城戰,除了滎陽之戰損兵五百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傷亡。而在《魏書》《北史》中,陳慶之基本沒什麼戲份,他護送的北魏親王元顥倒是有所記錄,「顥以數千之眾,轉戰輒克」,然後進入洛陽。

為何南北朝史料的分歧如此巨大?陳慶之北伐佔領洛陽一戰,含金量到底有多少?

天子親信起家的名將陳慶之

北魏遷都洛陽之後,其經略重心放到了南方淮河一線對南朝的國境上,並利用齊梁換代的機會攻佔了以壽陽城為核心的淮南地區。能夠緩衝來自南邊進攻的淮南地區對遷都河南後的北魏至關重要,但對以今天南京為首都的南朝來說,「守江必守淮」,這裡也是志在必得。整個梁武帝前中期時代,雙方在淮南地區展開了一系列拉鋸戰,梁武帝費盡心力仍然沒能收復壽陽。

壽縣古城。攝影/智勇709,來源/圖蟲創意

隨著北魏軍事中心的南遷,原先在北方邊境戍邊、防備柔然的軍人地位一落千丈,不滿情緒逐漸積鬱,終于釀成轟轟烈烈的六鎮大起義,使得北魏國內一片混亂。北魏朝廷中樞也陷入了胡太后和孝明帝元詡的政治鬥爭中。利用這個機會,梁武帝蕭衍又一次出手,開始了徹底收復淮南地區的作戰。

陳慶之就是在這時嶄露頭角的。最早,作為寒族出身的低級士人,陳慶之只能給當時還是封疆大吏的梁武帝蕭衍當書童。蕭衍棋癮很大,經常找人通宵達旦地下棋,身邊的棋友們都陪不動他,只有陳慶之能和他連下一整夜,因此蕭衍對他青睞有加。隨著蕭衍代齊、登基為梁武帝,陳慶之得以成為皇帝親信。但在講究門第和出身的年代,不是世家大族的陳慶之無法一步登天,本人甚至連掛帥的資格都沒有。他最初更多的是作為皇帝親信,在軍中擔任類似監軍的角色。

西元526年,在梁軍收復壽陽的戰役中,名義掛帥的是投降梁朝的北魏皇族元樹,陳慶之的頭銜是假節、總知軍事。收復南齊末年丟失的壽陽,是梁武帝統治前期最大的心願之一。梁軍多次鎩羽而歸,還曾修築浮山堰,試圖水攻但仍以失敗告終。到此時,距離丟失壽陽近三十年,梁武帝終于如願以償。有趣的是,在《梁書》的元樹傳記中,對此戰隻字未提,而在陳慶之的傳記中,卻可以看到戰役的全程記載。考慮到陳慶之的頭銜,此次作戰當為陳慶之本人直接指揮,並負責具體軍事行動,而元樹因北魏皇族的身份得以掛名梁軍統帥來填補陳慶之寒門出身威望太低的問題。

隨後的渦陽之戰更凸顯了陳慶之的軍事能力之強和政治地位之低。此戰中,梁軍主要將領是曹仲宗和韋放,分別是梁初大破北魏的名將韋睿和曹景宗的族人。陳慶之本部只有兩百騎兵,配屬于曹仲宗手下。在雙方相遇之初,陳慶之就帶本部奇襲大破魏軍先鋒,隨後雙方大軍對峙大半年,陳慶之並未直接干預具體的戰事指揮,但陳慶之是皇帝心腹的身份在軍中無人不知。

等梁魏兩軍精疲力竭時,有傳聞北魏援軍即將到達,梁軍將領試圖撤軍。陳慶之站出來,杖節軍門禁止撤退,並要求接過所有軍隊的指揮權,聲稱誰想撤退,他會憑藉手裡的皇帝密詔直接對不服從者軍法從事。他的上司曹仲宗等人竟乖乖交出軍權。史書稱,他們被陳慶之計策打動,但毫無疑問,無人不曉的皇帝親信身份才是陳慶之毫無阻礙接過軍權的原因,他口中聲稱的皇帝密詔更是貨真價實,如果曹仲宗等人不服從多半要被處分。

如果接下來的戰役陳慶之失敗了,他在史書中留下的形象也許會像那些亂指揮的監軍文官或者宦官。但令人驚訝的是,雙方打了大半年精疲力竭還不分勝負,陳慶之接手後發起夜襲,很快大破魏軍,又一次取得勝利。到這時,陳慶之終于獲得了朝野的廣泛認可。有趣的是,梁武帝在此戰之後表彰陳慶之的手詔開頭就稱讚他「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于此」,可見當時的平民要在軍界混出頭有多難,也難怪陳慶之作為皇帝心腹,竟要到四十多歲才能嶄露頭角。

隨後,陳慶之擁立北魏親王元顥進入洛陽的行動,將成為他軍事生涯的高光時刻。

入洛之戰:政治為主,軍事為輔

北魏權力中樞的鬥爭繼續蔓延,最後兩敗俱傷。胡太后毒死兒子孝明帝元詡,隨後被帶兵入京的軍閥爾朱榮幹掉。爾朱榮擁立元子攸為新君。讓人震驚的是,爾朱榮藉口祭天,在黃河邊的河陰對北魏朝臣進行不分良莠的除掉,死者包括丞相高陽王元雍、司空元欽、義陽王元略以下近兩千名官員,包括孝莊帝元子攸的兄弟元劭在內,到場朝臣幾乎無一倖免,洛陽朝廷為之一空。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河陰之變」。

河陰之變。來源/付遙《獵天下》

孝莊帝繼位沒有終結天下亂局,爾朱榮對北魏朝廷的摧毀性打擊更讓皇權的神聖性和合法性受到巨大削弱,北魏全國上下亂成一鍋粥。北方邊鎮和關中各路變民繼續發展勢力,爾朱榮忙于到河北平定亂局,把河南、山東等地平亂的任務交給了鐵杆盟友、北魏皇族遠支元天穆和侄子爾朱兆等人。伴隨著「河陰之變」的爆發,北魏南方邊境上許多親王和地方實力派投靠了南梁。其中的北海王元顥,論名聲和血統和孝莊帝不相上下,梁武帝決定扶植他,並派出陳慶之率兵七千護送他回洛陽。

從孝莊帝元子攸到爾朱榮的盟友元天穆,都沒把元顥和陳慶之的軍隊當回事。畢竟,這支軍隊只有七千人,相比之下,割據山東的邢杲所部有十幾萬人,爾朱榮本人去對付的河北頭號變民領袖葛榮更擁有三十萬壯丁,其中包含大批精銳的北鎮邊軍,並號稱百萬。因此,元天穆決定先帶主力討伐邢杲。

接下來便是陳慶之的表演時刻。按照《南史》《梁書》記載,陳慶之以7000之眾,先在睢陽擊敗7萬魏軍,又在考城全殲兩萬北魏羽林軍,隨後攻佔7萬大軍守衛的堅城滎陽,又在滎陽城下擊破了回援的元天穆、爾朱兆所部先鋒部隊,逼迫他們撤退和爾朱榮主力會師。不知是出于審美還是為了方便辨識,陳慶之所部穿著白袍,以至于當時有童謠唱道:「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一百多天的時間內,陳慶之所部佔領了32座城池,歷經47戰,最終帶著他們扶持的北魏皇帝元顥一起進入洛陽,而元子攸則逃亡河北同爾朱榮會合。在這些戰役中,除了滎陽之戰梁軍損失了500多人外,陳慶之所部幾乎沒有遭到大的損失。

陳慶之的軍事能力當然強悍,但這個戰績過于不可思議,以7000人屢次攻破數量是自己許多倍的敵軍駐守的名關大城,還傷亡極小,且對方並非酒囊飯袋,許多在後來的歷史中出盡風頭的北朝名將,此時面對陳慶之要麼一觸即潰,要麼不戰而逃。陳慶之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有人認為,《南史》《梁書》對于魏軍數量的記載過于浮誇,在爾朱榮和元天穆帶走大量兵力討伐變民後,元子攸不可能拼湊十幾萬人來抵抗梁軍。

節目中的陳慶之。來源/節目《故事中國》截圖

但我們還是能從史書的角落裡找到蛛絲馬跡還原這次戰事。《梁書》的陳慶之傳記中記載了陳慶之副將馬佛念勸他提防得志的元顥反水,其中提到,梁軍進入洛陽後的城防狀況,「洛下南人不出一萬,羌夷十倍」。這給我們提供了一條非常有價值的線索:元顥進入洛陽後,麾下竟有差不多十萬軍隊!要知道,之前投奔南梁時,元顥只帶了兒子元冠受和左右親信,並沒有帶兵。這些部隊哪裡來的?毫無疑問是沿途收編的北魏降卒。

河陰之變的血腥殘暴,讓許多人對元子攸的繼位並不認可,尤其是洛陽周邊的宗室和河南地區的實力派,對爾朱榮的反感多半甚于元顥,面對陳慶之所部的進軍很可能採取了騎牆態度,甚至不乏元顥的同情者。因此,元顥以陳慶之的7000精銳為核心,一路滾雪球,把這些宗室和河南實力派的兵力都吸納到自己麾下。這也解釋了為何數萬人守堅城,梁軍一波衝鋒沒什麼傷亡就輕鬆破城了。這些守軍的領袖們本就對爾朱榮和元子攸不感冒,又遇上拼命的梁軍,自然象徵性抵抗下就投降了,大部分軍隊隨即加入了元顥麾下。只有在滎陽時,七萬守軍中有一小部分有抵抗意志,給梁軍造成了五百人傷亡。到攻佔洛陽時,元顥所部兵力到達了十萬,而陳慶之嫡系部隊仍然不滿一萬人。

從這個比例我們不難看出,陳慶之入洛之戰,陳慶之的統帥才能自然是很重要的因素,幾次關鍵性戰役的勝利,尤其是滎陽之戰攻破城池後立刻反身擊破元天穆的主力援軍,更是堪稱軍事生涯的巔峰之作。但河陰之變後,河南大部分宗室和士族對元子攸及其背後爾朱榮的失望,以及元顥的號召力,才是陳慶之能夠以較小代價一路橫掃各路魏軍的關鍵。換句話說,入洛之戰裡,元顥負責統戰大部分中間派,並把反對爾朱榮、元子攸的力量團結起來,而陳慶之所做的主要打擊一小撮爾朱榮、元子攸的骨幹支持者,通過軍事上的勝利吸引更多人倒向元顥。

洛陽的得而復失和入洛梁軍的結局

雖然在入洛之戰中合作愉快,但陳慶之和元顥歸根到底是兩路人。元顥推翻元子攸的一大法統宣稱是,元子攸是國賊爾朱榮扶持的傀儡。現在元顥入洛陽,自然要表現出一副自己是北魏王朝捍衛者的架勢來。而陳慶之作為梁武帝的絕對心腹,其目標自然是要把元顥統治下的北魏變成南梁的附庸。這種矛盾是不可能調和的,陳慶之的副將馬佛念就提出火拼元顥、直接控制洛陽的建議,元顥也和依附他的幾位北魏親王一起密謀如何擺脫梁朝的控制。

不過,現在北方爾朱榮的大軍即將到達,陳慶之和元顥之間就算有分歧,也暫時沒有機會真的火拼。陳慶之打算激流勇退,申請去徐州就職刺史(元顥封陳慶之為北魏的徐州刺史),但不敢單獨面對爾朱榮的元顥卻說,梁武帝已經把洛陽的事情全部委託給你了,可不能走。陳慶之只好硬著頭皮守禦洛陽。但是,現在陳慶之和元顥之間陷入互相猜疑,不但無法像之前那麼合作,還得互相提防。據說,元顥開始酗酒,而陳慶之所部梁軍在洛陽紀律敗壞,士民普遍失望,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們在大敵當前時無法有效合作抗敵,被迫用這些方式來緩解壓力。

洛陽古城。攝影/飛揚2016,來源/圖蟲創意 

爾朱榮得知洛陽被佔領的消息,立刻帶領主力南下。陳慶之為了防止元顥掣肘,乾脆選擇渡過黃河迎戰,堅守黃河北邊的北中城。爾朱榮雖有優勢兵力,卻遇上了硬茬。雙方連續激戰三天,爾朱榮所部落了下風,損失慘重。爾朱榮一度產生退兵之意,但在部下的勸解下,決定既然啃不動陳慶之的防線,不如去元顥處碰碰運氣。

爾朱榮改而從別處偷渡黃河,攻擊元顥所部。元顥雖有十萬之眾,基本都是新附的牆頭草,很快被擊敗,元顥本人也被除掉。到這裡,南朝歷史上首次對北朝首都的佔領就此結束,而陳慶之及其在北中城所部也成了孤軍。

他帶著軍隊一路向南梁回撤,在爾朱榮部的追擊和山洪暴發等因素的交叉作用下基本全軍覆沒,陳慶之本人也靠著化妝勉強逃回梁朝境內。雖然如此,回到南梁後,梁武帝仍然對這位一度攻佔了北魏首都的心腹大加封賞,因為他深知這次失敗並非陳慶之的兵力和許可權所能避免。後來,陳慶之繼續活躍在南梁邊境上,還擊敗了後來把梁朝攪得天翻地覆的侯景。

但是,跟隨陳慶之守衛北中城的梁軍最多只占初始北伐梁軍的一半。作為北魏皇帝的元顥,有資格和權力對自己的徐州刺史陳慶之做出一定的安排。除了自己新受降的十萬大軍外,他把陳慶之「不出一萬」的梁軍要走了一半以上。在失去了陳慶之的統帥後,伴隨著元顥的戰敗,這部分精銳梁軍幾乎沒有作戰就集體被俘了。《洛陽伽藍記》中記載元顥戰敗時,「所將江淮子弟五千人,莫不解甲相泣,握手成列」,說明元顥麾下扣掉戰損兵力還至少有五千名陳慶之所部嫡系梁軍。《魏書》中更是記載:「永安二年夏,(梁軍)遂入洛陽,車駕還討,破走之。唯慶之一身走免,自餘部眾皆見俘執。」也就是說,大部分梁軍後來都配置到元顥麾下,最終被爾朱榮俘獲,這也解釋了為何曾所向無敵的陳慶之撤退時不能全軍而返,反而如此狼狽。

唯慶之一身走免,自餘部眾皆見俘執。來源/節目《故事中國》截圖

不過,這並非傳奇的結束。在被爾朱榮俘獲的梁軍中,有一位叫楊忠的將領,他原是北方人,被販賣到南梁,此後加入了陳慶之的北伐軍,並因為自己的勇猛和北方人的身份得到了元顥的提拔。投降爾朱榮後,楊忠幾經輾轉,開始了自己的事業,而他的兒子楊堅,終將成為大分裂時代的終結者。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