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翊镠:大明朝的王爺,一生囂張跋扈恃寵而驕

Wendy媽 2022/04/26 檢舉 我要評論

朱翊镠是穆宗皇帝朱載坖的第四子,神宗皇帝朱翊鈞的同母弟,其生母為孝定太后李氏。在明代的諸多藩王中,也是一個被縱容壞了的典型例子,從小就受到了李太后過度的寵愛。

比如在萬歷八年的時候,已經十八歲的萬歷皇帝突然情緒上來,在宮里喝醉了酒,拿劍追砍身邊的太監,幸得沒有傷到任何人。不過此事被李太后知道后,狠狠地訓斥了萬歷皇帝一番,指著他的鼻子狠狠地恐嚇他,如果你再敢干這種荒唐的事情,我就是把你給廢了,讓你的弟弟朱翊镠繼位。

李太后對萬歷皇帝的嚴苛和對朱翊镠的縱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都是一個媽生的,怎麼會有如此之大的待遇差距呢?真是令我們后人想不通。

除了李太后對朱翊镠很是溺愛,萬歷皇帝對這個親弟弟也很是縱容,在萬歷十年朝廷替剛剛十四歲成年的朱翊镠舉行了一場規模浩大,十分鋪張浪費的婚禮。

光是各色金就用了足足三千八百六十九兩,還有十萬兩白銀,數千顆青紅寶石,連主管戶部的官員都看不下去了,不斷地提醒萬歷皇帝這個婚禮的規模已經明顯超標。

有李太后在上面壓著,萬歷皇帝就算是想節儉點也辦不到,所以他對于戶部官員的提醒,也只能假裝沒聽到。最后,一場婚禮不僅將整個北京城的珠寶都買空了,甚至還從邊防軍隊的軍餉中,挪用出了九十多萬兩白銀。

大婚之后,就差不多要給朱翊镠安排就藩了,他的封地選擇在比較富足的湖廣衡州,但朱翊镠本人更加意向湖廣衛輝,所以朝廷覺得沒什麼,也就同意了。

為了給他建造一個潞王府,朝廷一共前前后后忙活了四年的時間,耗費巨額財產,整個王府建筑群規模宏大,至今依舊氣勢不減。在此期間,朱翊镠依舊留守在京城,當萬歷皇帝出城祭拜祖先的時候,就讓他以監國的身份留守京都。足以見得萬歷皇帝對他的信任。

等到朱翊镠前去就藩的時候,朝廷又為其花費了數十萬兩安家費。這一套下來,直接讓張居正所留下來的財產所剩無幾,國家又到了入不敷出的階段了。

在這樣的縱容下,朱翊镠一到了自己的封地之后,便完全變成了一個荒淫無道的地方惡霸。而且有萬歷皇帝這樣一個哥哥在幫他撐腰,其他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朱翊镠瘋狂地斂財,將嘉靖皇帝第四子景王朱載圳的數萬頃田地收歸己有。然而,景王死后,這些田地已經還給民眾去耕種了,如今朝廷再強行要回去,直接導致當地百姓又是一番雞飛狗跳。

此外,朱翊镠也瘋狂利用自己的地位,去強搶民女,他有一個特別霸道的癖好,那就是喜歡去強行奪取新婚女子的初夜權,這番操作下去,當地的很多男人都被迫戴了綠帽,還不敢有反抗。一旦有人對他不滿,就是各種酷刑伺候,讓他體會一下什麼叫做花式死法。

朱翊镠這樣的人間魔鬼,居然還順利地善終了,他活到了萬歷四十二年方才病逝,據悉是因為母親死了,他也就是跟著傷心過度而死,享年四十六歲。沒想到這樣的一個魔王,居然還是個孝子,李太后沒白溺愛他。

值得一提的是,朱翊镠死后其潞王墓的規制也是明顯超標的,幾乎是明代所有藩王墓中最為豪華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