岷世子朱徽焲:大明第一位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世子,真的罪有應得?

Wendy媽 2022/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前言:朱元璋建立明朝以后,為了防止宗室力量不足而導致權臣篡位的局面,制定了「封建諸王」的國策。換句話說,明代的親王都有自己的封國,等他們成年以后就要前去「之國」。

如果說皇帝是天下的至尊,親王就相當于封國內的皇帝。皇帝有皇宮,親王有王宮。朝廷有軍隊,親王府也有護衛。根據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制定的禮儀,封國內的文武官員們去王宮朝見親王,就如同大臣們上朝一般。

朔望日國中文武官見王,則布政使率文官于東班,都指揮使率武官于西班行禮。四品以上及長史升殿,五品以下丹墀東西班北向立。王升座還宮,皆用樂。—《明太祖實錄卷一百三十六》

明代親王府

同理朝廷有太子,王國也有世子。作為王位的第一繼承人,親王世子地位非常尊崇。大明王朝第一位被廢黜的世子,是谷世子朱賦灼。然而說起來這位谷世子本身并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因為他的父王谷王朱橞意圖謀反,這才讓他遭受池魚之殃。而今天本文的主角朱徽焲,則是明朝第一位因為自身有罪而被廢黜的世子。但是朱徽焲一案疑點重重,他到底是罪有應得還是遭人陷害?

居無定所的親王世子

出生地:云南

朱徽焲,生于洪武三十年(公元1397年)二月十六日,岷王朱楩嫡長子,生母岷王妃袁氏,太祖朱元璋第四十八孫。

除了年歲較長的皇孫大多出生在南京以外,像朱徽焲這樣踩著洪武朝尾巴出生的皇孫,出生地只能是自己老爹的封國。岷王朱楩的封國原本是陜西岷州(今甘肅岷縣),和他的封號很般配。但是由于鎮守云南的西平侯沐英不幸去世,朱元璋認為此地新附未久,需要派一位親王坐鎮才行,于是將朱楩的封國從岷州改為了云南。

初岷王定都岷州。上以云南土曠人悍,必親王往鎮之,故命岷王改都焉。—《明太祖實錄卷二百四十一》

沐英畫像

朱楩在就藩前娶了后軍都督府左都督袁洪的女兒袁氏作為岷王妃,看得出二人感情不錯,到云南一年多以后就誕育了嫡長子朱徽焲。不過朱楩在云南的生活條件比較艱苦,堂堂親王連個王府也沒有,新出生的朱徽焲只能住棕亭。

流放地:漳州

然而朱楩在云南有一個對頭:沐英的兒子嗣封西平侯沐春和沐晟。當然這也很正常,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朱元璋在世的時候,二人內斗無傷大雅。但等到一心削藩的皇太孫朱允炆即位之后,形勢開始逆轉。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八月,朱允炆將五叔周王朱橚削爵廢為庶人,然后全家流放云南。不知道此時正在云南的朱楩看到這位落魄的五哥,心中會作何感想。其實也不用想太多,次年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六月,沐春和朱允炆達成協議,云南明軍成為朝廷削藩的主力,而朱楩則是那個代價。至于年僅3歲的朱徽焲,只能跟著朱楩一起千里迢迢從云南遷往福建。

建文元年,西平侯沐晟奏其過,廢為庶人,徙漳州。—《明史卷一百十八·列傳第六·諸王三》

建文帝朱允炆劇照

暫居地:南京

就在朱楩被廢之后的一個月,他的四哥燕王朱棣起兵造反,稱 「奉天靖難」。經過三年的苦戰,朱棣成功地在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六月登基稱帝。隨著朱允炆的下台,岷王也重獲自由,并且和小舅子左都督袁宇一起重返云南。

朱棣讓岷王回云南的目的很簡單,和沐晟爭奪云南的控制權。只可惜朱楩的能力實在太弱,幾個回合以后被沐晟斗得狼狽不堪,以致于朱棣不得不將他召回南京,就此斷了在云南和沐家直接爭鋒的念頭。

永樂二年(公元1404年)四月,朱棣在南京一邊冊立太子,一邊大封宗室。8歲的朱徽焲被封為岷世子,他的嫡親弟弟朱徽煣被封為鎮南王。朱棣此前在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削掉了岷王府三護衛,但卻既不更改朱楩的封國,又一直讓他長期留居南京,顯然是對其在云南辦事不利的懲罰。

朱棣劇照

隨著沈王、安王、伊王、魯王、唐王等親王陸續之國,朱楩環顧南京城,還沒就藩的就只剩下侄子嗣封韓王朱沖(火或)。然而韓王風光無比,和他同輩的宗室比如晉王朱濟熺、代世子朱遜煓來南京朝覲,都由韓王出面接待。上到岷王朱楩,下到世子朱徽焲,就仿佛是空氣一般,要知道韓王還比朱徽焲小半歲。

落腳地:武岡

據著名史學家王世貞所著《弇山堂別集》的記載,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年)年底皇太孫朱瞻基、皇太子朱高熾相繼從南京遷居北京的同時,岷王這一家子也跟著去了北京。這麼多年過去了,朱棣既不給弟弟安排封國,甚至都不給兩個侄子安排婚事,畢竟此時的朱徽焲已經24歲,《實錄》中卻未曾記載其何時成親。

永樂元年五月初一日復爵之國。與西平侯相訐有異謀,居京師。十八年十二月徙居北京。—《弇山堂別集卷三十二·同姓諸王表》

對于朱徽焲來說,從云南到福建,從南京到北京,人生閱歷極其豐富但又相當無奈。他們一家子就像流浪漢一樣居無定所,沒有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家。

朱棣傳位朱高熾劇照

永樂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七月十八日,朱棣在北伐班師途中駕崩。八月,皇太子朱高熾繼位。也許是當初在南京監國之時和十八叔之間關系還不錯,新天子給了岷王一個新的封國:湖廣武岡州。

己未,遣中衛官送岷王楩父子居武崗州。命戶部歲給祿米千石,鈔二萬貫。兵部改遠安王貴爕等典仗校尉充岷王侍衛。—《明仁宗實錄卷六》

為何要誣告弟弟?

朱高熾在位僅十個月就突然暴卒,謚號敬天體道純誠至德弘文欽武章圣達孝昭皇帝,廟號仁宗。此后皇太子朱瞻基從南京趕回北京登基,即明宣宗。我們要注意一點,對于朱高熾這位先帝,一般尊稱為「仁廟」。

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七月底,宣宗突然收到岷世子朱徽焲擅自赴京的奏報。宗室無詔擅離封國是重罪,于是宣宗一面讓朱徽焲速回武岡州,一面告訴他有什麼冤屈就 「實封以聞」。九月中旬宣宗果然收到了來自朱徽焲的實名舉報,稱他的弟弟鎮南王朱徽煣有 「誣毀仁廟,誹謗朝廷」的行為。

戊申,岷世子徽焲奏鎮南王怨謗等事。上曰:「此未必實,然須明白,庶杜讒者之口。」敕召赴京面質。—《明宣宗實錄卷二十一》

宣宗朱瞻基劇照

這一次陣仗非常大,因為宣宗把朱徽焲和朱徽煣兄弟倆一起召到北京來當庭對質。然而結果出人意料,鎮南王朱徽煣一口咬定是兄長岷世子朱徽焲和內使陳榮一起誣陷自己。我們從史書上沒有看到朱徽焲如何為自己辯解,只看到宣宗的最終裁決是陳榮斬于市,朱徽焲發回武岡州由岷王朱楩自治。

貽書岷王曰:「徽焲等大逆不道,獲罪天地、宗廟,罪在不赦。今遣之歸,并封所造誣詞往觀,在叔祖自治。」—《明宣宗實錄卷二十五》

從宣宗的判詞來看,朱徽焲是「罪在不赦」。那麼問題來了,宣德元年的時候這位岷世子已經31歲了,身為嫡長子兼世子,他為何會失心瘋去誣陷弟弟朱徽煣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們把時間線稍稍拉長一點,就在朱徽焲打算進京之后不久,發生了明代第二次親王叛亂:漢王朱高煦之亂。明宣宗于八月初十日御駕親征,并于九月初六日得勝回朝。而岷世子的這個案子,恰巧就發生在漢王之亂的前后。

朱高煦在被封為漢王之后,也在南京徘徊了十多年時間才去山東樂安州就藩。這位靖難之役的絕對功臣一直都對他大哥朱高熾的太子之位垂涎三尺,急欲取而代之。雖然沒有史料支撐,但筆者依然愿意就岷世子、鎮南王和漢王之間的關系做一番推測。

漢王朱高煦劇照

猜測一:筆者在以往的文章中曾經指出,鎮南王朱徽煣極富攻擊性,他是不是一直存著奪嫡之心,所以才會和大哥岷世子朱徽焲關系不和?朱楩一共有5個兒子,拜鎮南王所賜,老大岷世子朱徽焲、老四廣通王朱徽煠、老五陽宗王朱徽焟先后都被廢為庶人,老三江川王朱徽煝這一支則遷去了寶慶府。

猜測二:當年在南京之時,朱徽焲乃至岷王朱楩本人,是不是和漢王朱高煦之間有過勾連?朱棣先是削去岷府云南三護衛,又罷其長史司審理等官,再多年不給他安排封國,難道都是毫無緣由的任意所為嗎?

猜測三:鎮南王在宣宗登基之后,是不是敏銳地察覺到朝廷即將對漢王動手,故而以此作為把柄威脅大哥?所謂 「誣毀仁廟,誹謗朝廷」恐怕未必是假,但對于宣宗來說,勾結漢王更加不可饒恕。

以上純屬猜測,本人對其真實性概不負責。

岷王府復原圖

結語:朱徽焲的一生,可以說是非常悲催的一生。作為兒子,跟著他老爹朱楩吃了無數的苦,跑遍了大江南北,堪稱宗室中第一旅游小達人。作為侄子,他在四伯朱棣面前幾乎算是透明人物。同樣是世子,人家代世子的婚事,是由朱棣親自操辦。岷世子的婚事?沒人關心。作為兄長,他又要時刻提防那位野心勃勃的二弟,并且最終折在了他的手上。

朱徽焲回到武岡之后,其父朱楩究竟會對其如何處置,是誅殺?是囚禁?史書未載。這位原本前途光明的岷世子,就此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筆者以為朱楩對這位嫡長子還是很有感情的,因為終其一生,始終未曾請求朝廷將鎮南王朱徽煣進封為岷世子。

日后鎮南王雖然襲封了岷王,可在他死后不久,墳園就被人盜掘。要知道那可是明憲宗成化年間,宗室親王墓竟然被人盜掘,焉知不是生前作惡太過的報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