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王朱見潚:明代第一位被皇帝親口下旨除掉的親王,他究竟身犯何罪?

Wendy媽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弘治六年(公元1493年)九月,幾位宦官在錦衣衛的陪同下快步前往紫禁城西內。所謂的西內,其實就是在當年燕王府舊邸基礎上改建而成的西苑。北京皇宮在建期間,永樂皇帝朱棣就曾長期在此處理朝政。此外西內之所以出名,是因為有兩位明代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漢王朱高煦和景泰帝朱祁鈺,就是一生結束在此處。

而現在這份名單上又要新添一位:前荊王朱見潚。因為宦官和錦衣衛們這次過來,就是奉當朝皇帝明孝宗朱祐樘圣旨來除掉他。然而這位荊王殿下已經在西內住了九個多月,為何孝宗會過了這麼久才將他下旨除掉?說起來這真是一個故事。這位荊王朱見潚,也由此成為了明代歷史上第一個被皇帝下旨除掉的親王。

明代紫禁城西內位置示意圖

荊王朱見潚的心病:來自親娘的偏心

朱見潚,荊靖王朱祁鎬嫡長子、荊憲王朱瞻堈嫡長孫、明仁宗朱高熾曾孫,生母荊靖王妃魏氏。生年不詳,據某百科為正統十三年(公元1448年),未知出處在哪里。

首封荊王朱瞻堈是仁宗第六子,永樂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封荊王。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之國江西建昌府(今屬江西省撫州市南城縣),正統十年(公元1445年)遷國湖廣蘄州府(今屬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蘄州鎮)。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朱瞻堈去世,享年48歲,謚曰憲。

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荊憲王嫡長子荊世子朱祁鎬襲封荊王。天順元年(公元1457年),朝廷為朱祁鎬的兩個嫡子分別賜名朱見潚和朱見溥。天順五年(公元1461年)朱祁鎬去世,享年31歲,謚曰靖。天順八年(公元1464年)九月,荊靖王嫡長子朱見潚襲封荊王,開始了其長達29年的親王生涯。

朱見潚身為荊靖王嫡長子,在整個蘄州府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因為正常情況下他就是下一任荊王的不二人選。然而在朱見潚的成長經歷之中,卻一直有一個心病:親娘荊靖王妃魏氏偏心弟弟朱見溥。

博鬢冠

魏氏當然不是一個善茬,當初剛從世子妃晉升王妃,她就向時任荊王朱祁鎬提出要珠翠九翟博鬢冠。這是皇后和太子妃的標配,連公主都不能佩戴,何況是親王妃。魏氏之所以有此非分之求,是因為她的婆婆荊憲王妃周氏當年得朝廷特賜了一頂博鬢冠。此事當時就遭到了明英宗的嚴厲斥責,同時也看出魏氏不安分的性格。

爾母妃冠有博鬢者,乃一時特賜,豈可援以為例?且以己妃欲上同于母,既無敬親之心,又取僭竊之罪。其乖違禮制甚矣!所奏不允!—《明英宗實錄卷二百九十五》

由于史料的缺乏,我們很難知道朱見潚在襲封荊王之前究竟受到了多少來自親娘的歧視,以致于他日后會做出如此瘋狂的報復舉動。根據史書的記載,朱見潚成為荊王之后,立刻將老娘禁錮于宮中不許外出,同時魏氏作為親王妃所應享受的衣服和飲食規格也全部降級。此后的整整十三年時間里,魏氏一直遭受著,為自己前半生的錯誤還債。成化十年(公元1474年)七月十六日魏氏去世,這段噩夢終于得以了結。

荊王府出土文物

樊山王朱見澋:荊王府唯一幸存的成年宗室

魏氏的離世,顯然并沒有解開朱見潚的心結。而當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荊王妃張氏以及深受朱見潚忌憚的二叔都昌王朱祁鑒相繼去世之后,潘多拉的魔盒被徹底打開,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里,整個荊王府的成年男性宗室幾乎慘遭團滅。為了方便大家理解,筆者先來簡單介紹一下荊王府的宗室情況。

荊憲王朱瞻堈共二子,長子即荊靖王朱祁鎬、次子為都昌王朱祁鑒。朱祁鎬共三子,長子即荊王朱見潚、次子都梁王朱見溥、第三子樊山王朱見澋。朱祁鑒共四子,長子朱見浤、次子朱見潭、第三子朱見滏、第四子朱見淲。具體人物關系見下圖荊王府譜系圖。

荊王府譜系圖

第一位受害者

父王、母妃、王妃、叔父相繼去世之后,在整個蘄州府地面上荊王朱見潚已經說一不二,無人可以約束。而親弟弟都梁王朱見溥,則成為了荊王放縱心魔的第一個受害者。

當年八月,朱見潚以騎射為名把弟弟騙入王府。在讓左右之人將其五花大綁后,荊王本人親自上陣,用鐵尺對其進行痛毆。都梁王不明所以,負痛哀號之余,還希望哥哥能看在親兄弟的份上放自己一馬。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朱見潚聽到「兄弟」兩字,頓時想起他那偏心的老娘來。這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荊王殿下把鐵尺換成銅錘,直接把弟弟除掉。

成化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都梁王朱見溥去世,年僅26歲,謚曰悼惠。此后朱見潚趁著都梁悼惠王妃何氏來王府朝見祖母荊憲王妃周氏之時,又將其無恥霸占。

荊王府復原圖

第二位受害者

朱見潚的二叔都昌王朱祁鑒去世之后,謚曰惠靖,因其長子朱見浤早逝,最終由次子朱見潭襲封都昌王。朱見潚害弟弟,霸占弟媳之后,更是食髓知味,愈發地膽大妄為起來。

在某次荊府宗室大聚會之后,朱見潚又看上了都昌王妃茆氏。朱見溥和何氏的遭遇,未必便無人知曉,至少朱見潚的叔母:都昌惠靖王妃馬氏便對這位侄兒十分提防,將茆氏看得極緊。

荊王惱羞成怒之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將馬氏抓入王府 「髡其首」,就是剃光頭髮。都昌王朱見潭聞訊趕來救母,卻被朱見潚拘押在宮中不放。紅了眼的荊王不單單將朱見潭這位堂弟用土覆面,更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茆氏搶入府內霸王硬上弓。

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十月初九日,都昌王朱見潭去世,年僅24歲,謚曰懷順。

荊王府出土文物:金鑲寶石仙人乘車簪

第三位受害者

上文說過朱見潭還有兩個弟弟:朱見滏和朱見淲。朱見潚做了壞事之后,自知罪孽深重,唯恐朱見潭的兩個弟弟找自己報仇。

為了一勞永逸,荊王故技重施,將二人騙入王府扣押起來,最終竟然將兄弟除掉。

至此,荊王府第三代「見」字輩的男性宗室之中,除了荊王朱見潚本人,僅剩下其三弟樊山王朱見澋仍然在世。面對如此惡劣的局面,樊山王轉過頭看看王妃謝氏,不敢想象自己接下來將會面對怎樣的命運。為了自保,朱見澋只能選擇向朝廷告密。

親王

此時的當朝皇帝是荊王的堂侄朱祐樘,他在接到樊山王的密疏之后極為震驚。但是此時距離第一位受害者都梁悼惠王朱見溥離世已經過去了15年,慎重起見,明孝宗先是讓湖廣當地法司將事實調查清楚之后,才派出太監白俊和姑父駙馬都尉蔡震趕往蘄州府,將朱見潚帶回京城。弘治五年(公元1492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孝宗在紫禁城文華門召集皇親文武大臣,對朱見潚進行公開審訊。在眾人口誅筆伐之下,這位荊王殿下失去了往日的威風,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紫禁城文華門

最終明孝宗的裁決如下:荊王朱見潚削王爵廢為庶人,就于皇宮西內禁錮。都梁悼惠王妃何氏離世,都昌懷順王妃茆氏削去封號和冠服。樊山王朱見澋知情不早奏,減歲祿三分之一。這里何氏和茆氏一個下旨除掉,一個只是削去封號和冠服的區別,可能在于一個沒有反抗而另一個做了反抗。

話說孝宗已經對朱見潚網開一面,因為其長子荊世子朱祐柄并沒有受到此事的牽累。換句話說,朝廷默認朱祐柄將來還能夠進封荊王。到時候新任荊王朱祐柄以「孝心」為理由,請求朝廷將朱見潚放回蘄州府贍養,我想孝宗是會答應的。畢竟留著朱見潚在西內,也是一筆額外開銷。

然而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的朱見潚根本無心改過遷善,本著我難過你也甭想好過的精神,這位前荊王在西內寫了一封又一封材料,舉報樊山王朱見澋和楚王府永安王朱榮澹相互勾結準備造反。朱見澋恐懼至極,這可是大罪,他一不做二不休,也向朝廷舉報朱見潚謀反。

其實此前三堂會審荊王之時,就已經點出他 「信術士妄談而竊懷覬覦之心」,說明孝宗對朱見潚有謀反之情心里很清楚,只是不愿意處置而已。但是現在樊山王公開舉報,朝廷必須給宗室一個交代。于是乎太監韋寧、大理寺右寺丞王嵩、錦衣衛都指揮僉事陳云奉旨前往蘄州核實情況。朱見潚的黑材料一抓一大把,包括 「置弓弩,筑土山,操演船馬,廣積生鐵,收器械」,樁樁件件都是奔著造反去的。

證據確鑿,孝宗無法再行包庇,必須做出雷霆反應。最終裁決如下:荊王朱見潚離世,荊世子朱祐柄、虞城王朱祐槢、洛安王朱祐橙、銅陵郡主、績溪郡主全部革爵廢為庶人。樊山王朱見澋以小過 「姑宥之」。由于荊府大宗至此團滅,孝宗下旨由都梁悼惠王嫡長子、嗣封都梁王朱祐橺進封荊王。

漢王朱高煦劇照

結語:很多人可能會有疑問,此前不是已經有漢王朱高煦和景泰帝朱祁鈺在西內離世了嗎?為什麼荊王朱見潚才是第一個被下旨除掉的親王呢?當年開國太祖朱元璋制定《皇明祖訓》之時,曾經明確指出不得對宗室、特別是親王定罪,最大的懲罰就是降為庶人。

雖有大罪,亦不加刑;重則降為庶人,輕則當因來朝面諭其非。或遣官諭以禍福,使之自新。—《皇明祖訓·法律》

所以當年漢王造反被擒之后,雖然文武百官一致要求將其除掉,但是宣宗對此的答復是 「國家待宗藩具有《祖訓》,朕不敢違」。至于后來的烤肉事件,純屬一樁意外,而且明代官方史書也并沒有進行記錄。至于景泰帝朱祁鈺,他離世的時候身份是郕王,確實也是親王。但對于朝廷來說,郕王是因病亡故。換句話說,明代官方認證,由皇帝下旨下旨除掉的第一位親王,就是本文的主角荊王朱見潚,當然他也并不是最后一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