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岳飛不被害,南宋能不能把金國打回老家?

Wendy媽 2022/12/06 檢舉 我要評論

1141年,南宋臨安大理寺監獄中, 岳飛被害,但是他始終沒有屈服,只寫下八個大字「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而此時,以宋高宗趙構,宰相秦檜為首的「主和派」,已經在開香檳搞慶祝大會了,他們慶祝的,不是岳飛被抓,而是 與金國議和成功了

就在岳飛下獄后的一個月,南宋與金達成「紹興和議」,雙方規定, 以淮河和大散關為界,以北屬于金國,以南屬于南宋。南宋向金國稱臣,每年向金國進貢銀子二十五萬兩,絹二十五兩。

這不是宋金的第一次議和,早在3年前,宋金之間就達成過第一次紹興和議,當時規定的是,以黃河為界,以北屬于金國,以南屬于南宋。在這個條約中,南宋最起碼保住了自己的老家開封。

但是,僅僅不到3年,金國人就撕毀和約,再次興兵南下,趙構被迫應戰,派 岳飛,韓世忠,張俊三員大將,北上迎敵。

不過,趙構是真不想打,派出岳飛等三員將領,也不過是撐一下門面,安撫一下主戰派們激動的情緒,他的內心,還是想繼續議和的,哪怕條件再苛刻一點,他也能接受。

趙構為什麼這麼軟蛋?

有人說,他是擔心岳飛收復北方,把「二圣」迎回來,威脅他的皇位。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趙構是很擔心他的皇位,但是, 他根本就不擔心「二圣」回來,恰恰相反,他最擔心的是「二圣」不回來。

趙構是宋徽宗的第九子,母親是韋妃,母不尊子不貴,皇位根本就輪不到他。而且,金國第一次圍困開封的時候,他就被派到金國大營當人質,宋徽宗但凡要都他有一分的愛,也不會讓他去當人質。

金國第二次圍困開封,也就是「 靖康之變」的時候,他被派去金國大營和談。鬼使神差的,他沒有去,而是跑到了相州(今安陽北部),沒幾天,金軍攻破開封,擄走了徽、欽二帝,文武百官,能工巧匠,后宮美女3000多人,以及大量的金銀珠寶。

真的是命運垂青, 趙構,成了唯一逃過劫難的皇子,他在應天府(今商丘)被擁立為帝,是為「宋高宗」。

從繼位開始,趙構就是一路逃跑,從商丘一路跑到揚州,杭州,最后落腳在杭州,定為都城。雖然他任用主戰派的李綱為丞相,但是, 骨子里,他就是一個「主和派」。

他本就沒有當皇帝的命,如今命運垂青,讓他黃袍加身,這種滋味,簡直太爽了。嘗到了甜頭的趙構,絕對不會讓屁股底下的皇位再飛了,因此,在南方站住腳后,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穩皇位」。

為此,他打出了「迎二圣」的口號,這個口號,可以說是一箭雙雕。

首先,這個是一個絕對順應民意的口號,有了這個口號,就能聚攏人心,包括那些主戰派,也能團聚在自己身邊,為自己所用,從而穩固自己的皇位。

其次,二圣一日不回來,他這個皇位,就一日不正統,不合法。在岳飛第四次北伐,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趙構為什麼要著急和談,就是因為金兀術放出話來,要把宋欽宗弄回開封,恢復大宋王朝。

這一招,對于趙構來說,是最致命的。

宋欽宗存在一天,他就擔驚受怕一天,如果能夠讓宋欽宗回來,他有一萬種辦法,讓宋欽宗「龍馭上賓」,而宋徽宗,此時已經變成一壇骨灰。

因此,在與金人的和談中,宋徽宗可以不要地盤,可以叫你大哥,可以給你銀子, 唯一的條件,就是把宋欽宗和宋徽宗的骨灰給我送回來。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這都議和成功了,趙構為什麼一定要讓岳飛死?

迎二圣是你提的,北伐是你同意的,打了勝仗你非但不嘉獎,反而十二道金牌召回,然后直接打入大獄, 岳飛,到底犯了什麼錯?

其實,岳飛從北方回來后,就已經被解除了兵權,不僅僅是岳飛,韓世忠,張俊,劉光世等抗金名將都被收走了兵權,到樞密院任職。

但是, 在與金人的議和中,金兀術明確提出:「必須要殺掉岳飛,然后才能議和」。

連開封老家都能不要的趙構,當然不會在乎岳飛的一條命,在他的授意下,秦檜指使萬俟卨、羅汝楫倆人彈劾岳飛,并策反岳飛軍中下屬,偽造岳飛謀反的證據,最終將他抓捕下獄。

此時,韓世忠也已經處于閑賦狀態,但是,作為曾經的戰友,堅定的主戰派,他還是找到秦檜,質問他:「岳飛到底犯了什麼罪」。 秦檜支支吾吾,只是說了一句:「其事體莫須有」。

金兀術為什麼這麼恨岳飛?因為岳飛是南宋諸將中最能打的,而且,也是把金兀術打疼了的一個人,如果不是趙構在后面扯后腿,岳飛說不定就把他打回老家去了。

岳飛是堅定的「主戰派」,他一生搞了四次北伐。

1130年,金國在久攻不下江南后,決定收兵,但是,他們的大本營是在北方,中原地區他們還沒有精力去管理,于是,就重新扶持了一個傀儡政權,「偽齊」,冊封劉豫為皇帝。

劉豫的「偽齊」,成了金國人的「皇協軍」,負責牽制南宋。

此時,趙構已經在南方基本穩定下來,屁股后面沒有金兵追了,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但是,國土也快丟完了,淮河以北都被「偽齊」給控制了。

因此,岳飛第一次提出了北伐的計劃。

此時,北伐是人心所向,民意所歸,畢竟故土難忘,國恥難忘,朝廷中,主張北伐的人還是很多的,比如當時擔任御史中丞的趙鼎。在這樣一個大的環境下,趙構不得不統一岳飛的北伐計劃。

但是,趙構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不得以北伐或者收復汴州的名義,僅限于收復襄陽府、郢、隨、唐、鄧州、信陽軍這六郡為限,否則,雖立奇功,必加處罰」。

由此可見,在趙構心中,他還是很怕金國人的,他擔心岳飛的軍事行動,會再次惹毛金國人,他可不想再過到處逃跑的生涯。

這一次,算是 主和派主戰派的一次妥協。

岳飛不管那麼多,只要同意出兵就行,因此他意氣風發,在渡過長江的時候,留下豪言壯語:「 飛不擒賊帥,復舊境,不涉此江!」。

這一仗,是岳飛與「偽齊」之間的戰斗,從心理上,岳飛這邊就占據道德優勢,正統來了,你一個小小的傀儡,還不趕緊投降。在岳飛的指揮下,南宋最終收復了六郡,為北伐開了一個好頭。

1135年,岳飛第二次提出北伐。

剛剛做好準備工作,岳飛的老母親去世了,這是一個偉大的母親,在岳飛背上刺了「盡忠報國」四個大字,按照古代的禮制,岳飛要回去守孝三年。

但是,北伐迫在眉睫,忠孝不能兩全,岳飛最終放棄了為母守孝,帶領大軍出動北伐。這一次,他深入黃河兩岸,進入陜西山區作戰,因后勤補給困難,最后不得不退兵。

但是,仍然控制了商州和虢州兩塊地方。

對于這次勝利,趙構表現的相當冷淡,聽到岳飛的捷報,他一點都沒有高興的表情,反而對手下人說:「帶兵的人,往往會謊報戰功,你派人去查查再說」。

顯然,趙構已經對岳飛不滿意了。

趙構從來都是一個主和派,但是,為什麼這個時候態度突然強硬了起來呢?因為他身邊多了一個人, 秦檜,主和派的力量更加強大了。

如今,有不少的文章為秦檜洗地,說他是趙構的黑手套,一切都是趙構幕后主使,他只是奉命行事罷了,簡直成了一個「兩頭受氣的小媳婦」。

這是大錯特錯的,因為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秦檜的真實身份。

1127年,靖康之變的時候,秦檜的官職是「御史中丞」,他和宋徽宗一起被金國人帶了回去。在聽說趙構在商丘稱帝后,宋徽宗立馬給金太宗寫了一封信,要求議和。

很明顯,宋徽宗是不會放棄自己的皇位的,他企圖通過議和,讓金國人把他放回去,繼續當他的大宋皇帝,或者太上皇。

這封信寫完后,宋徽宗覺得寫得不太好,就讓秦檜幫忙潤色了一下, 沒想倒,就是這一次小小的「潤筆」,改變了秦檜的命運。

趁著給金國人送信,秦檜暗中送上大筆的賄賂,改變了他戰俘的身份,被安排到金太宗的弟弟完顏昌的手下工作。當大批的北宋官員被流放到東北苦寒之地的時候,秦檜卻和金兀術把酒言歡。

他不知道,此時,站在他身后此后的女人們,都是北宋高管貴戚的妻女們。

因為對大宋熟悉,秦檜被任命為「參謀」,參與了金國對南宋的追剿。 楚州保衛戰的時候,大宋無數官員,百姓戰死,餓死,秦檜卻在金國大營中悠哉的寫著「勸降書」。

秦檜,在金國受到如此優待,本應在金國好好發展,但是,蹊蹺的是,1130年,秦檜突然回到了南宋,據他本人說,他是打死了監視自己的小兵,然后逃了出來的。

對于他的這種說法,南宋朝廷大臣們,是表示深深的懷疑的。

秦檜怎麼可能是逃出來的,他在金國享受著金國人的優厚待遇, 他有什麼理由逃出來,除非,他有什麼特殊使命。

請注意這個重要的時間節點,1130年,是金國人撤兵,建立「偽齊」的那一年。金國人很有可能是兩手準備,一方面在中原扶持傀儡,一方面派人打入南宋內部,促成議和。

如果,秦檜真的是在金國遭受了大罪,真的是從金國九死一生的逃回來的,那麼,他一定會憎恨金國,一定是主戰派,但是,他回到南宋后的言論,卻非常的反常。

他是堅定的「主和派」,一直在趙構耳邊鼓吹「南自南,北自北」的南北分治理論。

這一套理論,可以說是說到趙構心坎里了,本來,就就打算偏安東南,與金國人南北分治,只是苦于沒有大臣支持他,秦檜的加盟,讓他看到了希望和曙光,因此, 他開始重用秦檜,與主戰派對抗。

1137年,岳飛提出第三次北伐。

雖然趙構很不喜歡岳飛的「一根筋」,但是,他還是需要岳飛的存在的,因為岳飛就是一面旗幟,這面旗幟能為他增光添彩,能為他爭取民心,因此,趙構假惺惺的說:「中興之事,朕一以委卿」。

你看,趙構的用詞已經變了,叫 「中興」, 顯然,趙構認為,自己已經做穩了皇位,要帶領大宋實行中興了。

岳飛也敏銳的捕捉到這個信號,他也不再提「迎二圣」了,因為這個口號已經過時了,他在給趙構的上書《乞出師札子》里, 改稱為「迎天眷」,誰是「天」?趙構才是「天」,誰是「眷」,宋欽宗是「眷」。

那就意味著,趙構是主人,宋欽宗是家屬,主次關系一下就出來了。

這個說法,趙構還是很滿意的,說明岳飛也并不是沒腦子的一根筋。但是,岳飛卻了另外一個錯誤。

當時金國人看到南宋不斷的北伐,放出風來,說要把宋欽宗的兒子給放回去繼承皇位,這樣一來,南宋政權就不攻自破了。岳飛聽說后,向趙構建議,立養子趙瑗為太子。

早早的定下接班人,可以穩固南宋的政權。

可以說,岳飛的心,絕對是好的,他純粹是從一個臣子的忠心角度來考慮問題, 但是,他忽視了一個細節,他是武將,手下擁兵十萬,擅自提出皇位接班人,是不是另有企圖。

自古以來,皇位繼承都是大問題,立誰為太子,是皇帝的權力,岳飛的這個提議,顯然是不合時宜的。

趙構對岳飛的猜忌,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因為君臣不合,導致了第三次北伐無疾而終。

此時,金國內部發生了變化,金太宗去世,完顏昌掌握了大權,他取消了「偽齊」政權,決定和南宋以黃河為界,南北分治。

完顏昌根本就沒有打算和南宋和談,而是以金國皇帝的名義,下了一道詔書,詔書中把南宋稱呼為「江南」,要求江南每年進貢銀二十五萬,絹二十五萬,以黃河為界。

儼然就把南宋當自己的藩屬國了。

對于這個詔書,南宋大臣們都是很氣憤的,但是趙構和秦檜卻非常高興,因為秦檜早就和金國人秘密接觸,企圖和談,如今真的成功了,他們屁顛屁顛的就接受了。

趙構使用皇帝的權威,對于一切敢反對和談者,統統治罪。

為了「普天同慶」,趙構大赦天下,同時對將領們封官進爵,岳飛被封「開府儀同三司」,但是,岳飛拒絕了。他要求辭去職務,趙構不準。

如果事情發展到這里,就落下帷幕,那麼,岳飛還有可能留下一命。但是,金國內部再次發生了變化。

1139年,金兀術殺害完顏昌,奪取了大權,他單方面撕毀了第一次議和的條約,再次興兵南下。

迫于形勢,趙構任命岳飛,韓世忠,張俊三人為主將,啟動第四次北伐。

岳飛已經憋了三年了,這三年,他也沒閑著,秘密在布置抗金力量,此次得到批準,可以正式出兵,他終于可以一展宏圖。因此,他打得非常生猛,連金兀術的女婿都給俘虜了。

岳飛大軍一直北上,包圍了開城城,金兀術棄城逃跑。

眼看著就要回到老家了,岳飛很高興,對將士們說:「直搗黃龍府(吉林農安),當與諸君痛飲」。

可惜,豬隊友趙構又上線了。

趙構眼看著南宋節節勝利,卻一天天愁眉不展,他始終擔心,把金國人逼急了,他們把宋欽宗放出來,這是他最大的心病。

因此,趙構派秦檜再次與金國人秘密和談。同時,他下詔書要求岳飛撤軍。

岳飛正打的興奮呢,怎麼可能撤軍,因此他拒不執行命令,逼得趙構沒辦法,一天之內,連下十二道詔書,最終,岳飛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宣布撤兵。

撤兵的那天,開封百姓把岳飛團團圍住說:「岳將軍,你走了,我們可怎麼辦,金人要是再來,我們就遭殃了」。岳飛落淚了,他太明白開封百姓的心情了,因此,他推遲五天撤兵,掩護開封百姓向南方轉移。

1141年,金兀術與南宋開啟和談,他談判中,趙構要求放回宋欽宗和宋徽宗的骨灰,金兀術則要求必須殺了岳飛。

為了盡快和談成功,趙構指使秦檜,秦檜又安排萬俟卨、羅汝楫兩個人人具體行動,而同為抗金名將的張俊,因為和岳飛不合,也落井下石,成為秦檜的幫兇。

在一幫奸臣的百般誣陷下,岳飛自始至終都沒有認罪,即便如此,他依然被害死在了大理寺監獄(風波亭), 一起被除掉的,還有他的手下張憲和兒子岳云。

岳飛去世后,家人被流放,導致無人收尸,只有大理寺的一個小獄卒隗順,偷偷的把岳飛的尸體背出來,安置在了錢塘門外九曲叢祠旁,他不敢立墳頭,只是偷偷種了兩棵橘子樹,作為標記。

辦完這件事,他也不敢再回大理寺,就躲在老家,有空去看看岳飛,臨去世前,他交代自己的兒子,要記住岳飛墓的位置,將來一定會有人來找。

二十年后,金人再次興兵南下,宋孝宗為了號令天下,再次想到了岳飛,他重金懸賞線索,找到了岳飛墓,把他遷移到西湖邊,重新修整,就成了我們現在看到了「岳王墓」。

不過,這次南宋依然打敗了,再次與金人議和。

看完以后我們就會發現,如果岳飛不死,南宋依然是不可能把金人打回老家的,因為主和派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尤其是趙構,他作為皇帝就是最大的主和派,在他心里,岳飛的北伐,只是他的「遮羞布」而已。

抵御外敵,不是某一個人的事兒,岳飛,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武將而已, 不要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一個人身上,這個責任太沉重,岳王爺,背負不起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