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副將趙佗:熬死秦始皇,熬死劉邦,熬死自己兒子,最終稱王

Wendy媽 2022/06/16 檢舉 我要評論

一統六國,開創中國封建王朝歷史的秦始皇只活了短短的49年,可謂英年早逝。

代秦而立的劉邦活了61歲, 在那個人生七十古來稀的時代,可以說是一個較為正常的現象。

但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如果這兩位開國大帝與同時代的趙佗相比,兩個人的壽數加起來,才堪堪與趙佗相等。

而趙佗本來是秦朝的一員副將,初期名不見經傳,但是最終卻一舉統一嶺南。

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長壽:他先熬死了秦始皇,將嶺南變為自己的自留地。

后來他雖然對漢稱臣,但是卻又享受高度自治。

在劉邦死后,他又因與呂后不和,選擇自立為帝。

然而他的兒子卻沒有那個皇帝命,因為沒能活過自己的父親,最后是趙佗的孫子接的皇位。

割據嶺南緩稱王

約在公元前240年,趙佗出生于現在的河北石家莊市正定縣。

他年紀輕輕就加入了秦軍,因為身體強健,力大無比,曾經成為秦始皇的親軍,跟隨秦始皇出巡征戰。

19歲時,趙佗獲得了秦始皇賜給的護駕御劍,可見他是秦始皇非常信任的將領。

今天人們讀到杜牧的「六王畢,四海一」,就可能認為秦朝已經一統天下了。

然而事實上卻并不確切,隨后出現的 秦攻百越之戰,才堪稱秦朝統一史上最艱難、最慘烈的戰斗。

在秦朝以前,包括現在的香港、澳門、海南、廣東、廣西及貴州、福建南部在內的嶺南廣大地區,散居著眾多的越族部落,被稱為「百越之地」。

那里交通閉塞,生產力水平很低,各部落之間經常相互爭斗、殘殺,經濟文化落后,「裸以為飾」,「斷發紋身」,「披草莽而邑」,過著原始的生活。

公元前219年,統一六國后的秦始皇將目光轉移到嶺南。

于是他派屠睢做主將,趙佗做副將,率領50萬大軍南攻百越。

屠睢是一名秦始皇路線的戰將,性格暴躁。

他率領軍隊強攻冒進,同時又殘酷嗜殺,終于激起越人的激烈反抗。

這群嶺南草莽并不是手無縛雞之力,反而是也孔武強健,善于征戰,更占著地利的因素。

結果使得秦軍三年不敢解甲馳弩,始終處于戰斗狀態。

越人不但將秦軍阻擋「三年未能越嶺」,還通過叢林戰遲滯秦軍,更是在一次戰斗中發動奇襲將秦軍主帥屠睢殺死。

得知情況的秦始皇不禁勃然大怒,六國都征服了,一塊小小的嶺南蠻荒之地還妄想反抗不成,簡直是螳臂擋車,自不量力。

于是 秦始皇再次發兵,這一次,他選擇善于謀略的任囂作為主將,然后讓趙佗繼續做副將。

秦始皇對自己曾經的親兵趙佗下了指示:你去過嶺南征戰,我很信任你,希望你總結上次失利的教訓,為我完成統一大業。

而一臉剛毅的趙佗,也堅定地表示領命而行。

任囂率軍到達嶺南后,采取了與上任主帥屠睢完全相反的策略。

他不再一味地攻伐殺戮,而是采取打拉結合的方式。

能夠招安的就招安,對越族部落頭人和酋長百般籠絡,實在不愿意歸順,的才以軍事力量解決。

公元前214年,任囂終于成功平定了百越之地,并且成功地在少數民族地區建立秦朝政權,設立了南海、桂林、象三郡。

這是中原王朝最早在嶺南地區建立的行政區域、最早確立的地方政權。

然后任囂出任南海郡尉,主持整個嶺南地區的軍政事務,趙佗則被任命為地理位置極為重要的龍川令。

趙佗到龍川上任后發現,經過連年的戰爭,當地的人口已經大大減少。

人口不多,生產力就不強,這不利于社會經濟的發展。

于是, 趙佗給秦始皇上書,請求秦國從中原遷移居民到嶺南

他認為,這樣做,一來可以讓兩地的人民通婚,促進不同民族的融合;二來可以讓軍隊和人民都得到休養生息。

趙佗的建議顯然很有道理,于是秦始皇同意了他的建議,陸續向南方遷移人口。

趙佗在任龍川縣令的6年里,為當地的人民辦了不少好事、實事。

如掘井筑城,設衙修路;推廣先進的生產和農耕技術,培養和起用南越人做官,同時也維護了良好的社會治安。

可惜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猝死,致使秦朝大亂,六國貴族紛紛復辟,天下群雄并起。

面對這種紛亂的局面,已經據守嶺南經年的任囂不可能不動心。

然而卻由于年紀過大,并且身染重病而徒喚奈何。

在自知已經無力控制局面,而且自己的親信之人都不足以托付的情況下。

公元前208年, 任囂把已經把龍川治理得風生水起的趙佗召來,告訴他嶺南「可為國」,然后任命他代行南海郡尉,主持軍政要務。

等到群雄逐鹿中原時,為防止中原戰火波及嶺南,趙佗下令各個關隘,「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

他以防盜的名義封鎖各個進入嶺南的關隘,防止亂兵南下。

隨后,他又通過查證那些秦朝官員的違法罪證,將他們繩之以法,并且用自己的心腹來代替,不聲不響地掌握了整個南海郡。

等到確定秦朝已經滅亡后,公元前203年,趙佗立即出兵進擊,兼并了桂林郡、象郡,徹底統一了嶺南地區。

以番禺也就是今天的廣州市為都城,建立南越國,自立為南越武王

這時候南越國的疆土,已經包括今天中國的廣東、廣西的大部分地區,以及福建、湖南、貴州、云南的一部分和越南北部的廣大地區。

民族融合的先驅者

可以說,任囂的目光沒錯,趙佗也沒有辜負任囂的重托。

他在統一嶺南后,面對眾多的民族部落和復雜的社會關系,沒有選擇強行「同化」,而是推行 「和揖百越」、「漢越一家」的民族融合政策。

在具體操作上,則實行「一國多制」的模式。

在漢人聚集和交通要道,趙佗多推行秦制。

在越人聚集地區,則遵從越人習俗,以羈縻為宗旨。

而對于周邊獨立性較強的小國,則直接采取贈送財物的方式加以籠絡,以換取他們的臣服。

為緩和民族矛盾,鞏固趙氏在南越的統治,趙佗還使出了三記妙招。

第一招,他自稱為「蠻夷大長老」,擺出對越人極為尊重的姿態,以消弭越人被外族統治的抵觸心理。

第二招,是將越人吸收到統治階層

他起用了一批少數民族杰出人物,提拔他們擔當朝廷重臣和統兵大將。

如越人呂嘉就在南越政府當了相當長時間的丞相,輔佐了三個南越王。而整個呂氏一族,當官的多達70余人。

隨后就是第三招:倡導中原人與越人通婚

這種血脈的融合是最直接的,可以快速地模糊族群界限。

而且南越王室還帶頭作表率,趙佗讓自己的兒女與越人結姻。

如呂嘉的子孫,男子盡尚王女,女孩子則盡嫁王子兄弟宗親。

趙佗這些極為接地氣的招數,極大地緩和了中原移民與當地土著之間的矛盾,創造了相對穩定和平的環境。

趙佗的三板斧極為有效,砍出了一個漢越親如一家、自然融合的「人和」好局面。

隨后趙佗開始進行文化同化,「以詩書而化國俗」,利用中原先進的文化和倫理道德教化、誘導越人,教育他們贍養老弱,廢除群婚。

這時候,趙佗開始直接利用行政手段推廣漢字和漢語,教育越人「習漢字,學禮儀」,從而使「蠻夷漸見禮化」,迅速推動嶺南地區文化的發展和社會進步。

待這些工作都步入正軌后,他又將注意力轉移到生產效率的提升上。

在經濟上, 趙佗推廣使用銅、鐵農具和耕牛,改變了以前的「刀耕火種」等落后的耕作方法

出動官兵助民鑿井,修渠灌田,大量發展水稻、水果和畜牧業,極大地促進了嶺南農耕業的發展。

與此同時,趙佗還把中原冶金、絲紡織、玉器制作等技術也傳播到嶺南,經過當地人的探索和開拓,在制陶業、紡織業等許多方面都有了創新。

趙佗十分重視利用沿海地利發展造船業,當時越國建造的大船,已經能夠容納3000人同時乘坐。

南越王國的海洋捕撈業也相當發達,業已能夠捕撈珍貴的海底珊瑚和珍珠貝、紫貝等。

南越王國對外貿易活動也相當成功,當時非洲的香料已經在南越王室里得到使用,而我國西漢早期的中國陶瓷也在非州被發現。

因而有學者認為, 南越國的航船可能已經到達過非洲東海岸

這就改寫了傳統史學中關于漢代海上航行最遠到達斯里蘭卡的記錄,把海上絲綢之路的開拓年代和最遠距離大大推進一步。

兩次歸漢——和漢朝斗智斗勇

公元前202年,劉邦在中原地區建立了西漢政權。

然而經過多年戰亂,百姓生活極為困苦,國家也需要休養生息。

因而當看到趙佗沒有起兵爭霸后,劉邦也不想再為嶺南大動干戈。

公元前196年,漢高祖劉邦派遣大夫陸賈攜璽綬、詔書出使南越,勸趙佗歸順漢朝。

陸賈乘船來到南越,趙佗給他一個下馬威,過了好幾個月才召見了他。

而初次見到趙佗,陸賈也是一愣。

只見趙佗一身越人的裝束打扮,接見他時雙腿向前叉開而坐,也不像漢人那樣跪坐,還自稱「蠻夷大長老」。

這使得尊奉儒學為正統的陸賈非常生氣,他開始責怪趙佗 「反天性,棄冠帶,欲以區區之越與天子抗衡為敵國」。

還威脅說,漢廷可以掘燒你的祖墳,夷滅你的宗族,也可以派個偏將率十萬大軍剿滅南越。

趙佗一看陸賈火氣挺大,膽氣也挺壯,于是大笑著說道: 「居蠻夷中久,殊失禮義。」

意思是我在嶺南時間長了,忘記了禮儀。

但他話鋒一轉又說:「吾不起中國,故王此。使我居中國,何渠不若漢?」

意思是我沒有參與中原逐鹿而已,若參與,也未必會輸給劉漢。

在反復權衡之下,趙佗確實不希望與漢朝敵對,愿意與漢廷達成和解,以確保南越的平安。

于是趙佗在挫了陸賈的銳氣后,欣然接受了漢朝賜予的南越王印,稱臣奉漢,這是南越國第一次歸漢。

成為臣屬后,趙佗向劉邦進獻了「白璧一雙,翠鳥千,貝五百,桂蠧一器,生翠四十雙」。

從此每年向漢廷進貢,在邊關與漢朝互通市物,貿易往來。

陸賈北歸后,因功被劉邦封為上大夫。

然而一年后,劉邦就死了,掌握漢朝實際權力的呂后卻更改了劉邦的對外政策,對南越實行封鎖,而且還屢次扣押趙佗派來解釋的使者。

這使得 趙佗大怒,于是宣布脫離漢朝,自稱「南越武帝」

呂后隨即派遣軍隊前去攻打趙佗,但由于中原的士兵不適應南越一帶炎熱和潮濕的氣候,紛紛得病,連南嶺都沒有越過。

而趙佗卻反過來也派兵攻打漢朝的諸侯長沙國,并且挫敗了漢軍南下的攻勢。

一時間,趙佗的聲望大增,許多部族紛紛歸屬南越,南越國的領地范圍也擴張至頂峰,東西長達萬里。

趙佗也開始以皇帝的身份發號施令,與漢朝對立起來。

直到公元前179年, 漢文帝劉恒即位后,他派人重修了趙佗祖先在河北的墓地,設置守墓人,每年按時祭祀,并給趙佗的堂兄弟們賞賜了官職和財物。

接著漢文帝任命陸賈為太中大夫,讓他再次出使前往南越,去說服趙佗歸漢。

陸賈到南越后,向趙佗出示了漢文帝寫給他的信。

劉恒的信措詞平和,感情真摯,趙佗看了十分感動。

再加上陸賈曉以利害關系,希望趙佗能顧及國家統一的大局。

趙佗被漢文帝的誠意所感動,于是決定除去帝號歸順漢朝,但仍然保留「南越王」的稱號,這是南越的第二次歸漢。

為了表示臣服的誠意,趙佗還在象崗筑朝漢臺,朔望升拜。

一直到漢景帝時代,趙佗都向漢朝稱臣。

他每年在春秋兩季派人到長安朝見漢朝皇帝,像諸侯王一樣接受漢朝皇帝的命令。

但是在南越國內,趙佗仍然繼續用著「皇帝」的名號。

公元前137年,南越王趙佗去世,享年約一百多歲,葬在番禺。

趙佗的兒子都沒有他長壽,因而趙佗死后,由孫子趙胡繼位,史稱南越文王。

一直到公元前111年,漢武帝發兵南越,攻占南越國都城番禺,南越國才被漢朝徹底滅掉。

南越國五主九十三年繁華夢,轉眼空成陌上塵。

隨后,漢朝在南越土地上設立九郡,史稱交趾九郡,其中就包括現在的越南河內、清化、廣治三地。

南越國是嶺南文明的奠基時期, 趙佗創建南越國,使嶺南的社會經濟實現跨越式的發展

嶺南的社會形態也從原始社會分散的部落統治,一躍跨入了封建社會的有序發展,為今后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趙佗是開發嶺南文明的第一人,「嶺南始祖」這個稱號,是名副其實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