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大明后妃,明太祖之馬皇后,朱元璋無法遮掩光芒的女人

田園牧哥 2022/03/28 檢舉 我要評論

大明「孝慈貞化哲順仁徽成天育圣至德高皇后」——馬氏,明太祖朱元璋之原配皇后,明惠宗朱允炆之祖母,明成祖朱棣之嫡母。

馬氏 像(復原圖)

馬氏本名已不可考,民間習慣稱其為「馬秀英」。這位明朝的開國之母,在朱元璋還是不入流的基層軍官時便下嫁于他,之后夫唱婦隨幾經坎坷險阻,在大明建國后被正式封為皇后。

馬氏是明代歷史上著名的賢后,至今我們依然能夠讀到很多馬氏勸諫君王,打理后宮,營救朝臣的故事。但我要說的是, 這位朱元璋背后的女人,以高超的政治手腕與縝密的心思,隱晦地參與到了朝政中,并對大明宮廷的政治生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亂世情深,金風逢玉露

馬氏是元至順三年出生在安徽宿州。祖上是當地的望族,頗有家產。馬母早逝,父親馬老太爺又無兒子,所以自小對馬氏就非常疼愛。

馬老太爺在當時算「敗家子」,一方面樂善好施,一方面又喜結江湖草莽,所以家底很快就空了。但并不能就此說馬氏幼時家境貧寒,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明代市井

有一次馬老太爺玩大了,鬧出人命。于是舉家跑路,便把馬氏托付給了至交好友郭子興照顧。對,就是那個朱元璋投奔的紅巾軍領袖郭子興。

郭子興性情暴躁多疑,而馬氏待人和善從容,再加上史書說馬氏被郭子興收為養女后,不論是針線女紅還是詩詞歌賦,基本一學就會,足以說明馬氏在來到郭子興身邊前,是接受過良好的啟蒙教育與性情打磨的。

至正十二年正月,郭子興正式起兵反元。次月,義軍攻下濠州,聲勢大振。這時,一個名叫朱重八的哥們前來投奔義軍。這哥們能吃苦,敢拼命,還懂人情世故,很快就被郭子興注意到。朱重八就是朱元璋, 這一年,他25歲,馬氏21歲。

紅巾軍

郭子興看著朱重八在軍中的迅速崛起,出于愛才與籠絡之心,便把養女馬氏嫁給了朱元璋。如果要把這段婚姻看作是一場政治婚姻,沒有問題。但如果問我朱元璋和馬氏有沒有真感情,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此時的朱元璋,經歷了幼年的家破人亡,扛過了瘟疫與災荒,原本想老老實實待在寺廟里,避過這動蕩的世道只求活命,卻仍被迫投身進了元末的滾滾紅塵。他拼命地作戰,不貪戀軍功與財物,為的也是能夠在軍中混出個人樣,有尊嚴地活下去。

但畢竟是行軍作戰,底層軍卒想往上爬,只能玩命。看著身邊戰友一次次地倒下,朱元璋同樣不能保證自己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紅巾軍

低賤的出身,悲慘的經歷,還有朝不保夕的生活,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愿意嫁給他,并且年輕美貌,性情溫婉,知書達禮,還是個富家千金出身,正常情況下這種夢朱元璋做都不敢做,試問他怎麼會不珍惜馬氏?

對于馬氏而言,其年紀在當時已經算 老姑娘了。她雖是郭子興養女,卻因為郭家家庭關系復雜,始終無法真正融入進去。說白了,即使父親與郭家關系再好, 馬氏始終是寄人籬下

從郭子興肯把馬氏下嫁給朱元璋這樣名不見經傳的人,就可以看出馬氏在郭子興心中的份量并不重。

朱元璋 像

這時候一位屢立戰功,英姿颯爽的男子要成為她的夫君,馬氏應該是沒有怨言的。即使這場婚姻帶有一點政治色彩,但以馬氏的倔強,如果她不愿意,郭子興應該也不會強行壓迫。

更重要的是,朱元璋孑然一身,馬氏此時也無父無母,如此二人結為夫婦,其實是兩顆落寂的心靈在互相抱團取暖。這份溫暖,在這人命如草芥的亂世,顯得尤為珍貴。

從朱元璋與馬氏一開始的結合,就注定了這對夫妻之間感情的堅韌與不拔。 這種從失去親人到重新擁有親人的歸屬感,除了生死再不可能將他們分開。

明代仕女圖

隱性干政,知夫莫如婦

因為這股真摯的情感,我們在朱元璋創業的時期里,經常能看到馬氏如何做夫君的賢內助。

朱元璋被陷害,郭子興將其關押,馬氏將全部家當獻于郭家女主人,以求從中調和;關押期間朱元璋被絕食,馬氏去廚房偷剛出爐的炊餅,為了不讓人發現而藏在懷中,皮膚都被燙焦;

義軍后勤補給困難,馬氏便省下自己的口糧,塞到朱元璋的隨身行囊中,以保證夫君行軍作戰時的溫飽;朱元璋作戰有記筆記的習慣,馬氏便將所有札記都保管好,夫君需要的時候,隨時都能準確取出。

朱元璋與馬皇后 劇照

甚至朱元璋諸多的往來公文,都是馬氏整理的,且在一次危難中,馬氏主動拿出自己的金銀財物,犒賞將士,并到一線加油打氣。

而從成婚之后,即使后來朱元璋做了皇帝,他的衣食寢居也都是馬氏親自料理過問的,從不假他人之手。

從這些例子里,你除了看出伉儷情深,夫唱婦隨外,難道就不覺得馬氏根本就是朱元璋創業團隊中必不可缺的存在嗎?如果馬氏不是朱元璋的妻子,那她也將妥妥是大明的開國元勛。

馬皇后 插畫

這樣的一個女人,在朱元璋建國后,愿不愿意過問朝政是一回事,但絕不能說她沒有能力與資格過問朝局。

朱元璋建國后,明確嚴令后宮不得干政。就我來看,朱元璋這話主要是說給自己的子孫繼承人們聽的,因為對于馬氏,他真的沒什麼辦法。

我們舉幾個馬氏勸諫朱元璋的幾個例子吧。

李文忠守嚴州,楊憲上疏彈劾李文忠不法,朱元璋大怒要召回李文忠,馬氏說嚴州地處戰區,不可輕易換將,且楊憲之言不可全信。結果是李文忠立戰功,楊憲最后的結局是被朱元璋處決;

李文忠 像

明初鴻儒宋濂,曾是太子朱標的授業恩師,并參與制定了明朝諸多禮制。其孫涉胡惟庸案遭株連,朱元璋亦打算一并處決掉宋濂。朱標屢次求情未果,遂請馬氏出面。馬氏說宋濂是兒子老師,尋常百姓尚知禮遇恩師,何況皇家。且宋濂年老,必不知外事。

朱元璋還是不松口。 馬氏便絕食,絕食時間為一餐,朱元璋第二天就改判宋濂發配。

明軍在北伐中繳獲了大量元庭珍寶,馬氏就說這些財富不如賢才;國子監學生補貼微薄,馬氏就專門征一筆款項,加大對學子的補助;朝廷對囚犯以重役處罰,馬氏就請求朱元璋從輕發落......

朱標 像

以上幾個例子,涉及人事任免,朝堂黨爭,人才培養,調撥糧款,量刑罰役,哪一樣不是朝政?以后要是有人告訴你說馬皇后不問政事,你就拿唾沫噴他,因為對方要麼是睜眼瞎要麼就是居心不良。

馬氏不是不干政,很多時候她只是有選擇性地參與,并且方法得體,用最不會觸怒朱元璋的方式進行潛移默化地影響。如此一來,馬氏既達成了自己的政治訴求,也避免留下了后宮干政的口舌。

當然,這點只有非常熟悉朱元璋性情的馬氏能做到,換了其他人,你看朱元璋會不會扇她耳光。這也側面說明了朱元璋對于馬氏這個「糟糠之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朱元璋 像

就像馬氏有一次問朱元璋最近是否國泰民安,朱元璋說這種事情你不該問,馬氏當場就回懟過去:陛下天下父,妾辱天下母,子之安否,何問不可?朱元璋聽后楞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韻味悠遠,余音繞王朝

馬氏對于明朝的影響不可謂不深遠。

第一,馬氏的存在,保障了太子朱標的儲君之位

朱標成為太子,且被當時所有的派系接納認可,除了其自身嫡長子的身份外,也有馬氏的影響。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朱元璋的人脈關系,同時也是馬氏的政治資源

明代官員

馬氏一直跟著朱元璋創業,大明幾個主要的開國元勛,都是馬氏的老熟人了。別看這些哥幾個功成名就后人五人六的,但在馬氏眼里都還是當年跟在朱元璋身后的「馬仔」。現在馬氏的大兒子做太子,這些老哥們有幾個人會說不?

同時, 朱元璋的諸多義子,也是馬氏天然的政治同盟。比如李文忠,沐英,徐司馬,平安等人,都是馬氏的義子。馬氏的慈愛相比于朱元璋的嚴厲,更能慰藉這些孤兒們的內心。自然地,這些日后手握軍政大權的義子,也成為了馬氏的政治盟友。

最后, 馬氏在后宮有很高的威望

宮廷石獅

一來馬氏自己是皇后;二來馬氏育有多子;三來馬氏待人寬和;四來馬氏人緣極佳。從宮女到朱元璋的其他嬪妃,都對馬氏誠信拜服。如此一來,娘娘們沒野心了,其他皇子的心思也就不敢輕易顯露。

第二,馬氏的存在,使得朱元璋立下了外戚不得干政的祖訓。

前文說過,馬氏父母離世,且無哥哥弟弟。也就是說,馬氏幾乎算是沒有娘家人。大明建國后朱元璋幫著馬氏找娘家親戚,費了一番周折也就只找到幾個遠親。當時朱元璋打算封賞馬氏的親戚,卻被馬氏拒絕了。

明代官員

馬氏的理由是,無功不受祿,也擔心這些親戚德不配位。其實主要也是關系太遠,馬氏對這些遠親沒什麼感情。最后也只是賞賜了一些金銀,并未賜予官職爵位。

但客觀上,馬氏不厚賞親族這一舉動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沒過多久,朱元璋就宣布,以后朱家人選擇后妃,都要從平民中的好人家里選擇,切忌與當朝權貴聯姻,并把這一條寫進了祖訓里。

這就使得除了洪武初期和永樂初年之外,明朝絕大多數時期都沒有出現過嚴重的外戚干政現象。而這與馬氏自身的經歷不無關系。

南京明故宮遺址公園

第三,馬氏的存在,養成了明代宮廷良好的風氣。

當然,這個風氣是相對的。馬氏主理后宮時,讓女官摘錄宋代賢后的行為編寫成書,在宮里推廣學習,以此教育宮廷女子德行。

像類似馬氏這樣編書推廣的行為,后來的穆宗之后李氏,神宗之妃鄭貴妃,也都效仿過。甚至鄭貴妃做了之后,還間接引出了萬歷年間的「妖書案」。

同時馬氏寬和并不代表治宮不嚴。

馬氏 像

她要求宮中崇尚節儉,要求后宮女眷自行織布做衣,勤勉學習。這點其實是有說道的,試想, 所有女眷都忙著做女紅,學習女學,哪里還有時間去聯絡外朝,勾引君王?馬氏這一招,可謂一箭雙雕。

所以綜上所述,馬氏對于當時大明朝局與后宮的穩定,及宮廷制度建設,都起了不可輕視的作用。

結言

洪武十五年農歷八月,馬氏因病而崩,享年五十有一。朱元璋感念與馬氏之間的情感,不再立后。據說后來當太子朱標與朱元璋在政見上發生沖突時,朱標都會隨身帶著馬氏的畫像,在朱元璋發怒時取出保身。每每此時,父子二人便抱頭痛哭,旁人看得甚是悲痛。

明代皇后鳳冠

朱元璋是不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對于這個問題,也許大明的功勛們會嗤之以鼻,皇子們會躊躇不語,但我相信馬氏一定會莞爾一笑,神情平靜地注視著自己的丈夫。三十年的夫妻之情,馬氏怎麼會不懂自己這個唯一的男人?

于馬氏而言,這個男人讓她哭過,笑過,讓她痛苦,讓她自豪,即使他有很多女人,即使他貴為君王,但他依然愿意吃自己煮出來的野菜,依舊愿意容忍自己偶爾的小性子,作為一個女人,她已然無憾。

而大明的歷史上,也就留下了這個連朱元璋都無法掩蓋其光芒的女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