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佑樘:被太監宮女偷偷養大的皇帝,格局卻遠勝過朱元璋、朱棣

Wendy媽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呀,皇上,您有白頭髮了」,太監張敏拿起掉在梳妝台的一根頭髮,失聲叫了出來。

要換了別的太監說出這話,保證腦袋搬家。然而明憲宗皇帝是個仁君,太監張敏跟他關系非常,憲宗并沒有生氣,而是慨然嘆息說:「唉,歲月催人老,朕去日不多了,還沒有兒子,不知道上輩子造了哪門子孽?」

其實,憲宗皇帝朱見深是有生育能力的,之所以無子,是他的感情太專一,真正做到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朱見深深愛的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初戀萬貞兒。

萬貞兒并不是選秀進宮的,她的身份也很卑微,原本是朱見深祖母孫太后宮中的一名侍女。因為乖巧伶俐,長大后被派往東宮服侍英宗皇帝朱祁鎮的嫡長子朱見深。

當時的朱見深只有兩歲,還沒有斷奶,所以也有人說萬貞兒當時的身份其實就是奶媽。

過去的后妃們都是這樣,并不親自照料子女,任務交給奶媽來完成。因此那些有心計的奶媽,會牢牢抓住給嫡長子當奶媽的機會,跟未來的皇帝搞好關系,將來飛黃騰達。

歷史上成功的奶媽不止一個,光是漢朝就有三個,他們是漢安帝的乳母王圣,漢順帝的乳母宋娥以及漢靈帝的乳母趙嬈。

而明朝有兩個「偉大」的奶媽,一個是跟魏忠賢狼狽為奸的客氏,一個就是朱見深的奶媽萬貞兒。

相比萬貞兒,歷史上所有的奶媽都要黯然失色,靠邊站。因為萬貞兒是唯一從奶媽逆襲為皇帝妃子的,而別的奶媽不過只是受寵而已。

小皇帝兩歲起就和萬貞兒形影不離,朝夕相處,能沒有感情嗎?

萬貞兒比皇帝大了整整十七歲,名副其實的母親輩份。但是萬貞兒硬是把親情轉化為愛情,讓天下理應最濫情的皇帝對自己情有獨鐘,不能不說,萬貴妃確實很有一套。

如果說是萬貞兒人長得漂亮,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就罷了,問題是她相貌平平,甚至有點丑,而且身材臃腫(說好聽點是豐滿),走路姿勢也不雅觀。

總結說來,萬貞兒身為女人,沒有魅力,身上缺乏亮點。

憲宗的母親曾問兒子:這萬貞兒到底哪里好,讓你鬼迷心竅?

憲宗說:有些人你說不上她哪里好,但是你看一眼就忘不了,你說是鬼迷心竅,我覺得是命運安排。

「每當她撫愛我時,我就感到說不出來的舒心,這種感覺別人給不了,并非因為她的長得多麼好看。」

話雖如此,歷史上真正感情專一的皇帝有幾個?再美好的愛情,也熬不過歲月。正因為如此,萬貴妃后來也少了一些自信,唯恐有一天會失寵。

剛開始的時候,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萬貴妃致力于生孩子。母以子貴,生了男孩,地位自然就鞏固了。

可是天不作美,生下一個兒子之后不久夭折,便再也沒有懷孕。眼看自己不能生育,萬貴妃也就開始不顧一切阻攔別人懷孕,盡量不讓皇帝臨幸別的女人。

如果萬一臨幸,懷上了皇帝的孩子,那就毫不客氣,用墮胎藥給流產。

萬貴妃兒子夭折后,朱見深的妃子柏氏曾經生了一個皇子,還被封皇太子,但是這個孩子三歲那年就夭折了。從那之后,朱見深再也沒有兒子出生。

朱見深已經快要到中年的人了,還沒有繼承人,怎能不讓他憂心忡忡,感慨萬千?

看到皇上如此傷感,張敏于心不忍。眼見左右無人,他趴在皇上耳邊,悄悄說了一句話。

朱見深一聽,高興得跳了起來:「什麼,你說的可是真的?」

太監張敏到底說了一句什麼,讓朱見深如此激動?

張敏說的是:「誰說皇上您沒有兒子,您有個兒子,都已經長老高了。」

朱見深說:「開什麼玩笑,我有兒子,我會不知道嗎?」

張敏認真地說:「就說我們關系好,這玩笑是亂開的嗎?除非我吃飯的家伙不想要了。」

聽張敏這麼一說,朱見深才相信自己確實有個兒子,所以轉悲為喜,一蹦三尺高。

這個皇子是怎麼來的?朱見深怎麼可能之前一無所知?

原來在1469年成化五年,廣西有個姓紀的土司造反,被鎮壓了。過去造反的主犯一般要處死,建立的男性也要被殺頭,女性要麼流放,要麼弄到官府里為奴。紀土司的女兒紀氏被送到了皇宮,當了下人。

紀氏有些文化,被安排到宮中管理皇帝的小金庫。

皇帝雖然擁有四海,但是很多皇帝都有自己的私房錢,跟國庫不攪和。漢靈帝自己就有小金庫,他本人直接操作賣官,收入的錢直接變成自己的私房錢。

話說這天,朱見深從紀氏的臥室經過,看到了年輕貌美的紀氏,當即就呆立在那里。

朱見深整天守著胖嘟嘟的萬貴妃,早就產生了審美疲勞,只是看得緊,沒有機會偷吃。如今見紀氏貌美如花,已經把持不住,再看看左右無人,哧溜一下就鉆了進去。

一夜風流之后,紀氏懷孕。

萬貴妃在宮里到處都是眼線,盡管朱見深做得非常隱秘,還是東窗事發。之后萬貴妃就對紀氏的肚子進行了實時監控,得知對方懷孕后,果斷采取行動,派人前去讓紀氏墮胎。

紀氏是為皇帝管錢的,有條件籠絡人心,因此人緣很好,派來的宮人左思右想,無法下手。他們在匯報的時候,就撒謊說紀氏根本沒有懷孕,而是肚子里長了瘤子。

萬貴妃仍不罷休,下令將紀氏貶居冷宮,以防萬一。

就這樣,紀氏在萬貴妃的防范下,偷偷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不是別人,正是朱佑樘。

沒有不透風的墻,紀氏分娩的消息還是被萬貴妃得知。她非常生氣,派太監張敏到冷宮去,讓他無論如何將小皇子給溺死。

張敏跟皇帝關系不錯,不忍心看著皇帝絕后,就冒險幫助紀氏將小皇子藏了起來,謊稱說已經溺死。

既然藏起來了,也不能找奶媽,只能用米粉哺養。為了安全起見,小皇子不但不能見天日,而且還饑一頓飽一頓,僥幸活了下來,活到了五歲。

朱佑樘的童年是不幸的,但是凡事都具有兩面性,每天會有小太監、小宮女陪著年幼的朱佑樘玩耍,他的童年雖然殘缺,缺失了父愛,但是宮女和太監的惻隱之心,讓他學會了如何去愛。

他們給了朱佑樘溫柔,朱佑樘把溫柔給了大臣和百姓。

盡管如此,張敏也覺得老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一旦被萬貴妃發現,皇子還是死路一條。再說了,如果皇帝跟皇子不能相認,大家拼了性命保護皇子的意義何在?

皇帝死了,皇子的身份也沒有人能確認,更不能登基,還是等于皇帝沒有兒子。

為了大局,張敏只好尋找機會,將真相告訴了皇帝。原本以為自己要絕后的朱見深得知詳情后自然欣喜若狂,迫切想見到兒子。

張敏悄悄地回答:「皇上,如果我把皇子叫出來,肯定死路一條,我死倒是沒什麼,皇上您一定要操點心,保證皇子健康成長。」

其實這話根本就是廢話,朱見深自己能不操心嗎?就這一個獨苗,如果有個閃失,將來皇位就要讓自己的兄弟或者侄子們繼承。朱見深再大公無私,也沒有大方到把江山送人的地步。

在張敏的安排下,朱見深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兒子。

由于長期形同幽禁,不能吃奶,孩子的身體發育情況很是一般,但這樣子一看就是老朱家的人,朱見深見狀,不由得悲從中來,淚如雨下。

他在當日便召開特別會議,向文武百官鄭重宣布:「朕有兒子了!」

不僅如此,他還詔告天下,立這個皇子朱佑樘為皇太子, 并封孩子的母親紀氏為淑妃。但紀氏并沒有苦盡甘來,迎來自己的春天,而是不明不白地死在宮中。太監張敏的命運也好不到哪里,也離奇死亡。

很顯然,對于他們的死,萬貴妃脫不了干系,但是有朱見深撐腰,也沒有人深究下去。照這樣發展下去,太子也性命難保,大家都開始為小皇子的命運擔憂。

好在太子的奶奶,憲宗朱見深的母親周太后還健在,老太太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就親自將孫子接到自己身邊,寸步不離,這才讓太子活了下來。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春,作惡多端的萬貴妃終于見了閻王,她的小老公,憲宗皇帝朱見深也痛不欲生,染病在床,在幾個月后隨之而去。

17歲的皇太子朱佑樘,在百官的「萬歲」聲中邁著方步登上龍椅。

看著歷經磨難的新皇帝,所有人都為他捏著一把汗,這皇帝他能當好嗎?

憲宗專寵萬貴妃,朝中大臣也依附于她,胡作非為,把朝廷搞得烏煙瘴氣。

朱見深最大的政治「遺產」,就是把宦官干政推上新的層面,重用太監汪直,將宦官干政和特務政治推上[高·潮]。

總而言之,朱見深留給年輕的太子朱佑樘的,是一個爛攤子,朝政紊亂,國力凋敝。

因此,人們沒有理由不憂心忡忡,發出一個疑問——他能行嗎?

然而事實證明,朱佑樘確實行。

他宵衣旰食、勤于朝政;他廣開言路,從諫如流;他寬厚仁慈,從不打罵下屬。最重要的是,明朝是宦官稱雄的朝代,他卻對宦官干政說「不」,讓宦官們全部靠邊站。

有人說,他的格局比朱元璋和朱棣父子都大,堪稱「明朝第一帝」。

他都做出了什麼事跡,贏得如此高的評價?

懲治小人,撥亂反正

他敢于否定明憲宗的既定方針,勇于撥亂反正。

憲宗皇帝崇信佛道,導致許多佞幸小人打著佛的旗號混入朝中,為非作歹、招搖撞騙。朱佑樘登基之后,將父親的座上客全部趕走。

前朝的法王、國師、真人、國子等封號也一律革除,不再加封。

對于妖僧繼曉, 他更是毫不留情,果斷驅逐出去。

別小看這個和尚,由于得到了皇帝恩寵,他用公款養了幾千人,出行的時候跟皇帝一樣排場,前呼后擁,警衛部隊開道。因此對于驅逐這個妖僧之舉,百姓歡欣鼓舞,百官額手相慶。

對尸位素餐、貪污腐敗的萬安、梁芳、李孜省等千余名大臣,罷官的罷官,流放的流放,讓朝廷風氣煥然一新。

兢兢業業,勤于朝政

朱佑樘為了將國家治理的更好,身體狀況不佳的他宵衣旰食,從不玩物喪志,放任自流。

他將全國四品以上官員名單貼在宮內文華殿壁墻上 ,有時間就去看,把他們的簡歷記在心里,隨時掌握官員動態,以便管理。

他堅持每天上朝聽政,風雨無阻,除早朝外,他還將已經廢棄的晚朝制度予以恢復。

無論奏章再多,他都親自批閱,從不讓人代勞。

有一天晚上,仁壽宮起火,朱佑樘沒有休息好,次日不能上朝,還專門讓人向大臣解釋。

仁慈寬厚,仁義治國

跟朱元璋、朱棣父子的殘暴高壓不同,朱佑樘待臣下非常寬厚,即使清除異己,也不開殺戒。

對于自己的下屬,他更是連打罵都舍不得,京官辦公回家晚的時候,他甚至派人掌燈護送。

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能做到這一點,屬實難能可貴。遇到這樣一個體察下屬的上司,大臣們能不盡心盡力輔佐?

吸取教訓,嚴管宦官

朱佑樘吸取了唐朝宦官專權,葬送江山的教訓,不再重用宦官,剝奪他們的權力,結束了特務政治。

明朝和唐朝是宦官大放異彩的朝代,讓人不齒。然而朱佑樘一朝,卻讓宦官靠邊站,確實難得,需要很大魄力。

重視軍事,維護統一

明朝中期的軍事外交備受詬病,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朱佑樘他在位時期,明軍曾三次收復哈密,讓人刮目相看。

1488年,朱佑樘令罕慎襲封哈密忠順王 ,「給金印,冠服」,加強了對新疆的實際控制。

1497年,哈密局勢動蕩,朱佑樘派馬文升前往平撫,收復哈密 。

總之,朱佑樘開創了「弘治中興」,讓已經患病的明朝短暫康復。

后人到底如何評價明孝宗朱佑樘?

百年后,明朝大臣朱國楨如此評價他:「三代以下,稱賢主者,漢文帝、宋仁宗與我明之孝宗皇帝。」

曾國藩評價說:「自古英哲非常之君,往往得人鼎盛。若漢之武帝,唐之文皇,宋之仁宗,元之世祖,明之孝宗。其時皆異材勃起,俊彥云屯,焜耀簡編。」

作家當年明月評價說:「朱佑樘是一個好皇帝,也是一個好人。」

一個皇帝被稱為明君、雄主并不難,能被稱為賢主和好人的,實在是鳳毛麟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