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仁宗朱高熾:一個被世人遠遠低估的人物

Wendy媽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明仁宗 朱高熾于洪武十一年(1378年)鳳陽出生,為朱元璋之第四孫,燕王朱棣的長子。縱觀明仁宗一生,可將其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童年及燕王世子時期(1378—1402年)共計24年;第二階段(1402一1424年)皇長子二年,皇太子20年,計22年;第三階段皇帝時期,不到九個月。

仁宗雖然皇帝之位坐得很短,但監國時間卻很長。因為永樂時期,明成祖將大半的時間花在對蒙古諸部的戰爭,與遷都北京。因此在明成祖遠離京師期間,先后六次委任皇太子朱高熾監國,其監國時間長達九年又八個月。

二十年的太子生涯,一半的時間都在監國,其太子地位卻始終穩坐如固,其實力有多可怕,恐怕只有漢武帝的太子 劉據,李世民的太子 李承乾,康熙的太子 胤礽能夠理解的。

要說清楚朱高熾的事,就必須從源頭說起。

朱高熾的身世及成長經歷

朱高熾的母親徐氏,是徐達的女兒,徐氏生了三子四女,三個兒子便是后來的仁宗 朱高熾,漢王 朱高煦、趙王 朱高燧

值得一提的是,朱高熾熾體型 肥胖,且有足疾,行動頗為不便,有人攙扶亦會摔倒——「 仁廟素苦足疾,中宦翼之,猶或時失足。」不過這應該是成年之后的狀態,處于童年時,應該還不明顯。

小胖子朱高熾雖說可能有些先天不足,但他有一愛好—— 喜歡讀書。《明史》說,「 四、五歲宮中聞讀書輒喜,自是書冊翰墨不去手」且「好學問,從儒臣講論不輟。」另外箭法也超群。

朱高熾雖然不太受朱棣的喜愛,但十分討朱元璋的寵愛。據載,朱元璋考慮到宗藩的重要性,便把各王的世子與次子招到身邊,「 朝夕親教訓之」,這其中就包括朱高熾。

朱元璋常常派這些王子做一些簡單的任務,比如檢閱皇城守衛。

朱元璋派幾位世子分別檢閱皇城四門衛士,朱高熾常常是最后一位回來,朱元璋好奇問之,對日:「 旦寒甚,衛士方食,俟其既食,乃閱之,故后。」朱高熾說自己是等衛士們吃完飯,再進行檢閱,所以來晚了,此種能體恤人的行為正是朱元璋所喜愛的,所以朱元璋喜日:「 能體恤下人,是吾心也。

除檢閱外,朱元璋還命諸世子分閱中外臣民 章奏,挑一些自己認為重要的奏折,拿給朱元璋看。朱高熾「 獨取其切于兵民疾苦」的奏章,惹得朱元璋又是一頓夸。

因此在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即朱高熾十八歲時,祖父朱元璋「 授金冊、金寶,命為燕世子。」這是朱元璋親命的世子,也是朱高熾能當太子的一項政治資本。

朱棣靖難之役,其中有一項旗幟—— 《祖訓》有云,朝無正臣,內有奸惡,則親王訓兵待命,天子密詔諸王統領鎮兵以討平之。就是說朱棣是借朱元璋給的「權力」,是「合法」的「清君側」。

因此,對于朱元璋親口任命的燕王世子,無疑給朱高熾加了一層保障。

「靖難之役「死守北京,朱高熾的另一政治資本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六月,明太祖朱元璋駕崩,皇太孫朱允文成為新一代明朝皇帝,改元「 建文」。建文上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削藩,因為準備倉促,直接激起燕王朱棣反抗。

建文帝命大軍北伐,因老將耿炳文攻擊受挫,建文帝便命李景隆代替耿炳文,成為明軍北伐最高統帥,率領五十萬大軍北上。此時的朱棣為避免兩線作戰,先援救永平并擊敗了來自山海關的吳高,緊接著出兵大寧,找寧王「借兵」去了。

北平則留下世子朱高熾駐守,此時的朱高熾大約在23歲左右。且北平真正的精銳軍隊已被朱棣帶走,留下的只有數萬弱兵,這種敵強我弱,又絕不能放棄北平城的情況,朱高熾別無選擇。因為北平為朱棣的藩封之地,是其根本所在,失去北平則意味著朱棣的大軍是無源之水。

因此,在李景隆尚未圍攻北平城之時,朱高熾己積極為此準備,「 旦暮督治守備」,注重安撫城中軍民,故而「人人歡悅」。朱高熾不但禮賢下士,積極「 咨求老于兵旅及才識文吏,與之同事,推誠待之,皆為盡心。」而且以身作則,「 每四鼓以起,二鼓乃息,左右或以過勤為言者,答日:‘君父身冒艱險在外,此豈為子優逸時,且根本之地,敵人所必趨者,豈得不御備!’而凡有所施為,必先稟命仁孝皇后。

李景隆率兵圍困北平數日,亦發動幾次攻城行動,但「 城中守備已完,雖老弱不及萬人,帝(朱高熾)鼓舞激勸,下至婦人、小子皆奮效力,更番乘城,晝夜拒敵,雖矢石交下,人心不變。」

居于弱勢的朱高熾除了被動防守外,還積極進攻「 數夜遣人開門斫敵營,敵驚荒自盡,或至明乃定。

朱高熾守城不到二個月,朱棣便奪來寧王精銳騎兵的」 朵顏三衛「,攻擊李景隆,城內的朱高熾趁機殺出,李景隆潰敗。

朱高熾通過北平保衛戰,證明了其絕非無能之輩,反而是一位優秀的有勇有謀的軍事指揮家。同時還奠定了他在軍民及朱棣心中的形象,為其以后在爭奪太子的斗爭中取得了珍貴的政治資本。

坐穩皇儲——22年如履薄冰

早在「 靖難之役」,老二朱高煦就已買通朱棣留守在北京的近侍宦官黃儼,稱朱高熾親近朝廷,「 將為朝廷固守北平以拒父」,朱棣表示不信。這種裂痕雖不大,但卻被建文帝這邊發現了,當即派人給朱高熾寫了一封信,送到北平,試圖使用反問計來離間父子二人的關系,并故意將此事廣為張揚。

留守北平的耳目迅速將此事通知南下通知轉戰于河北、山東一帶的燕王朱棣。在朱棣還未全信之際,朱高熾派人將未拆封的信件及使臣綁縛朱棣軍前,《明史》記載,此時朱棣的感嘆——「 幾殺吾子」。

如果朱高熾沒的證據沒及時才趕到,恐怕朱棣此時的手真的是已「殺吾子」了。這還是「靖難」時,后面還有22年的時間,慢慢磨。

再慢一點,就真懸了

永樂二年1404年,朱棣在朝廷中討論立儲君問題。朱棣的朝臣明顯分為二派,一派是在靖難之役中立了大功的武將派系,主要以 淇國公丘福、駙馬 永春侯王寧為首,他們要求將老二朱高煦立為太子,因為靖難之役中朱高煦立下了赫赫戰功;另一派以文臣為主,主要有兵部尚書金忠,朝臣解縉、黃淮、尹昌隆等人,他們主張「 立嫡以長」。

朱棣經過慎重考慮,及各方主張,還是決定立朱高熾為太子。朱棣也說了理由;「 居守功高于扈從,儲二分定于嫡長。且元子仁賢,又太祖所立,真社稷主。」主要有四條;守北京,嫡長,仁賢,朱元璋任命的世子資格。

事情是暫時結束了,但儲君之位的爭斗才剛剛開始。

第一件案件就是處死 解縉

解縉是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曾主持修編過《永樂大典》,算是朱棣較為信任的一個大臣。但因為他是主張「立嫡以長」,妥妥的太子黨成員。漢王朱高煦便向朱棣秘奏解縉為了邀功買好,而將宮中的秘密有意泄露出來。直接導致朱棣的反感,永樂五年(1407)以解縉「試閱卷不公」貶出外任。

然而永樂八年(1410),解縉因奏事入京師,朱棣不在京師,解縉便私自覲見皇太子。此事又由漢王朱高煦打小報告。朱棣大怒,下令將解縉逮捕下獄嚴刑拷問,并暗示錦衣衛將解縉處死。

解縉之死,還只是開頭較零碎的敲打。天性多疑的朱棣對太子朱高熾的敲打,不知有多少次,比如大的敲打是永樂十二年(1414)黃楊之獄。

永樂十二年(1414),朱棣第二次北征,命 黃淮、金問、楊士奇、楊溥等輔助皇太子監國。朱高煦抓住這個機會造出大量謠言,說太子周圍的大臣準備篡立新皇帝。朱棣本身是造反起家,天性就信這個,趕忙率大軍返回,隨后黃淮、楊溥、金問受到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等聯合參奏下獄。

朱棣倒是沒殺這幾人,只是先抓后放,另把 楊溥一直關到朱高熾登基為止。實際上,太子身邊會形成「黨」,主要因素是朱棣自己。朱棣領兵在外,后方的事情基本上由朱高熾在辦,無論是籌辦大軍所需的糧草,還是安撫歸撫的官員,治理地方州縣,都要經過朱高熾的手。而且永樂年間,朱棣約有十年不在京師,監國一事就由朱高熾承擔。如此長時間的辦理朝政,想要大臣們不圍在他周圍,那是不可能的。

朱棣每次敲的是很有成效,但朱高熾卻被朱棣敲出心病了,朱高熾每次聽聞有給自己的詔書,則坐立不安,儼然已成驚弓之鳥,甚至還想自盡。

這有一則小故事;說朱棣很長時間沒見太子,想把他召入宮看看。就問身旁近侍,說想找個人傳旨太子進呂,應該派誰去呢?近侍說夏元吉可以,朱棣反問為什麼?近侍說皇太子久不蒙見,一旦派其它人,恐怕太子會過度懷疑,出現其它問題。

夏元吉本來是建文朝的大臣,朱棣上位后,明朝偏向太子朱高熾,又因為也受為朱棣的牢獄之災,比較受朱棣與太子二方的信任。

等夏元吉到太子府前,太子聽到有敕命致,很是驚恐, 頗欲自裁,還好問了一句,來者是誰?左右說;夏元吉。仁宗說‘‘ 原吉來,必能我調護,當且見之。」

太子聽聞皇帝有詔書傳來,竟然準備自裁。召見敕命幾成催命符,可見仁宗當時的高度緊張的心理狀態,對朱棣有多麼有的害怕與恐懼。

但比較幸運的是,朱高熾本人較仁厚,善待下屬,其周圍團結著一批效忠于他的以楊士奇為代表的文臣儒士,還算是較順利地接過了班。

朱高熾在去世后廟號仁宗,這一廟號恰如其分地總結了朱高熾身為明王朝統治者的一生。

生于帝王之家,雖體胖腳跛,但喜好讀書,性格溫厚,深得朱元璋的喜愛。靖難之役又以世子身份的保衛北平,輔助朱棣奪取皇位。又在20年的太子生涯中盡力化解朱棣的懷疑,面對兄弟間無情的權力爭奪,朱高熾又隱忍不發。順利登基后,雖在位不到九個月,但能平反一些永樂時期的亂政,也算是有作為和皇帝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