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殺于謙后,朱祁鎮終于醒悟,重用了一位賢臣

Wendy媽 2022/09/11 檢舉 我要評論

奪門之變,又稱南宮復辟,明朝代宗朱祁鈺景泰時期,明代將領石亨、文臣徐有貞、太監曹吉祥等于景泰八年(1457年)擁戴被朱祁鈺囚禁在南宮的明英宗朱祁鎮復位的兵變。對于奪門之變來說,是一場圍繞著明朝皇帝之位的兵變,最終的結果是朱祁鎮從朱祁鈺手中奪回了皇位。

在奪門之變后,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貞立即把于謙和大學士王文逮捕入獄。誣陷于謙制造不軌言論,又和太監王誠、舒良、張永、王勤等策劃迎接冊立襄王之子。奏疏上呈后,明英宗還有些猶豫,說:「于謙是有功勞的(謙實有功)。」徐有貞進言說:「不殺于謙,復辟這件事就成了出師無名。」明英宗的主意便拿定了。正月二十三日,于謙被押往崇文門外,就在這座他曾拼死保衛的城池前,得到了他最后的結局——斬決。

對此,在不少歷史學者看來,寵幸宦官王振,導致土木堡之變的發生,已經讓明英宗朱祁鎮的評價難以正面了。現在,朱祁鎮又冤殺了忠臣于謙,確實是令人非常氣憤的。不過,冤殺于謙后,朱祁鎮終于醒悟,重用了一位賢臣,這不僅促進了明朝國力的恢復,也讓冤殺于謙的石亨、曹吉祥、徐有貞等小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對于這位賢臣,正是明朝歷史上可以和三楊相提并論的李賢。

首先,李賢(1409年1月1日-1467年1月19日),字原德,鄧州(今河南鄧州市)人。明代賢臣。李賢生于明成祖永樂六年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1409年1月1日)。宣德七年(1432年),李賢考中鄉試第一名。宣德八年(1433年),登進士第。正統年間,李賢升為吏部考功司郎中,又改任吏部文選司郎中。

正統十四年(1449年),朱祁鎮在王振的慫恿下下令親征瓦剌,當時本應隨征的吏部侍郎因病告假,于是由李賢隨從。同年,「土木堡之變」爆發,明軍全軍覆沒,李賢等少數人死里逃生,回到明朝都城。

景泰二年(1451年),李賢升為兵部右侍郎,后轉調為戶部右侍郎。因此,李賢一度是兵部尚書于謙的部下。景泰八年(1457年),石亨等發動「奪門之變」,迎接被囚禁在南宮的朱祁鎮復位。朱祁鎮復位后,命李賢兼翰林學士,入文淵閣當值,與徐有貞一起參與朝政的處理。不久,李賢升為吏部尚書。因此,對于此時的李賢,已經可以說是明朝宰相了。

奪門之變后,默默無語的李賢,卻沉默爆發出了能量,巧妙的縱橫捭闔,挑撥害死于謙的兩大禍首徐有貞與石亨內斗,借力打力將他們一一解決,也正是在這段時間里,他簡單幾句剖析,給明英宗說出了沉重的實話:于謙,是冤枉的!在明英宗駕崩后,也正是他的力挺,于謙,這位明朝建立后蒙冤的英雄,終于獲得了應有的公道!

奪門之變后,石亨、曹吉祥、徐有貞三人,自然是越來越猖狂。雖然徐有貞遭到了貶低和流放,不過石亨和曹吉祥卻依舊飛揚跋扈。而這,自然引起了朱祁鎮的警覺,于是他向輔李賢詢問「奪門」一事。李賢答說:「如果說迎接皇上大駕則可以,‘奪門’怎能作為后世榜樣?天子之位本來是皇帝固有的,‘奪’反而說不是本來應有的了。而且當時萬一失敗,將把您置于何地?何況當時郕王(朱祁鈺)已經病重,他病死了,群臣自然會請您復位,何必如此多事?他們又怎能借此強要升遷賞賜呢?」

明英宗聽后才恍然大悟,開始疏遠曹吉祥和石亨,并下令今后奏章不準用「奪門」二字,同時撤銷冒「奪門」功而得以封官的四千多人。天順四年(1460年),石亨以從子石彪圖謀鎮守大同,以便與石亨里外掌握兵權,這遭到了朱祁鎮的逮捕,石亨后來死于獄中。在石亨之后,曹吉祥也圖謀造反,結果也被明英宗誅殺。

從這一角度來看,李賢協助朱祁鎮除掉了石亨、曹吉祥,流放了徐有貞,可以說是幫被冤殺的于謙報仇雪恨了。對此,在不少歷史學者看來,經歷了土木堡之變及八年的軟禁后,明英宗在天順年間開始任用了李賢、王翱等賢臣,又先后平定了石曹之亂,顯現了英明皇帝的風采。明英宗曾對首輔李賢說過他每天的起居情況:「吾早晨拜天、拜祖畢,視朝。既罷,進膳后閱奏章。易決者,即批出,有可議,送先生處參決。」一定程度上,明英宗的勤政,自然也離不開李賢這位賢臣的輔佐,二人相得益彰,促進了明朝國力的恢復。

天順八年(1464年),朱祁鎮病重的時候,臥于文華殿。正好有人向朱祁鎮離間太子朱見深(明憲宗),朱祁鎮被讒言動搖,暗中告訴李賢此事。在這個關鍵時刻,李賢叩頭伏地說道:「這樣的大事,愿陛下三思。」朱祁鎮說:「那麼一定要傳位給太子嗎?」李賢又叩頭說:「如此則宗廟社稷幸甚。」在李賢的勸說下,朱祁鎮起身,立即派人召朱見深來。李賢扶著朱見深,令他向朱祁鎮致謝,朱見深抱著朱祁鎮的腿哭泣,朱祁鎮也為之流淚,讒言因而沒有得逞。對此,保住朱見深的太子之位,促使其順利繼承明朝皇帝的寶座,也是李賢的重要貢獻。

最后,天順八年(1464年)正月,朱見深即位。二月,李賢進升為少保、華蓋殿大學士。在李賢之前,于謙也被加封為少保。換而言之,就少保這一官職,是明朝授予朝廷重臣的榮譽。成化二年(1466年)正月,李賢等上奏稱,荊襄地區雖已遣將前往征討,但其間山林深阻,流民職聚眾多,宜降圣旨榜文,開諭流民,各安其業,有能擒斬起事首領者,加倍升賞。朱見深以為其言有理,遂詔諭兵部尚書王復按其言行事,以撫諭荊襄流民。

成化二年(1466年)五月,李賢奏請征討河套韃靼,朱見深以為可行。六月,朱見深派彰武伯楊信等率軍前往延綏邊境剿寇。成化二年十二月十四日(1467年1月19日),李賢在家中去世,終年五十九歲。朱見深聞訊后,十分驚愕悲悼,為其輟朝一日,按例賜祭葬。并追贈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師,謚號「文達」。

總的來說,李賢頗有宰相風度,識得大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在用人的一方面,他進賢而退不肖,提拔了年富、王竑等名臣。石亨、曹吉祥得勢時,李賢不與其沆瀣一氣,而時時勸明英宗疏遠他們。明英宗意圖更換太子,李賢予以勸止,使太子(明憲宗)得以保全,從而避免了內亂的發生。因此,《明史》稱「自三楊以來,得君無如賢者。」因此,對于李賢來說,完全可以和明朝歷史上的楊士奇、楊榮、楊溥(三楊)相提并論。對此,你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