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6年連升9級,立3大奇功,48歲戛然而逝,乾隆含淚祭英雄

田園牧哥 2022/04/03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朝雍正九年(1731)年,是 雍正帝最倒霉的一年,因為這一年,雍正征討 準噶爾以慘敗收場,清朝損失 近萬人,陣亡的 高級將領多達14人,雍正帝顏面盡失。

此前,準噶爾汗國的 策妄阿拉布坦去世,他的兒子 噶爾丹策零繼位后,對大清虎視眈眈。于是,雍正準備了兩年時間,派遣領侍衛內大臣 傅爾丹、川陜總督 岳鐘琪率軍10萬,分西、北兩路合圍準噶爾,準噶爾派出精銳火槍騎兵3萬余人迎[單戈]清軍。雙方對峙兩年多。雍正八年年底,岳鐘琪回京議事,準噶爾軍突襲清軍糧草,導致西路軍慘敗。次年,北路軍也因為沒有西路的糧草和騾馬支援,失去[單戈]力,最終被準噶爾大軍吞噬。

[單戈]敗的消息傳到北京時,雍正帝幾乎崩潰。 準噶爾之[單戈]是雍正帝在位期間最大的軍事失利,也是雍正一生的放不下的心結。

23年后,到了乾隆十九年(1754年),準噶爾發生內亂,乾隆帝打算趁機攻打噶爾丹,一雪前恥。群臣一想到雍正年間的那次慘敗,都不支持出兵。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表示:「微臣支持出兵!」

乾隆放眼望去,滿朝大臣,僅有這一人可堪重托,便命他來打這場仗。

《清史稿·列傳八十八》記載:

十九年,準噶爾內亂,諸部臺吉多內附。上將用兵,諮廷臣,惟傅恒贊其議。

一年后,伊犁大捷,乾隆封此人為一等公,并且在紫光閣功臣榜上,將此人的畫像放在第一位。

這個人,就是乾隆的小舅子、清朝一等忠勇公——富察·傅恒。

傅恒在清朝是一位特殊的存在,他的姐姐是皇后,兒子是異姓王,靠著特殊家世上位,卻依然成為清朝社稷重臣。本文,筆者將和大家分享傅恒,希望通過史料和分析,帶大家了解一位不一樣的清朝肱股。

一、名門出貴胄,6年升9級

《清史稿·傅恒傳》記載:

傅恒,字春和,富察氏,滿洲鑲黃旗人,孝賢純皇后弟也。

傅恒出自滿洲鑲黃旗富察氏,他的姐姐正是乾隆帝的元配皇后孝賢皇后。富察氏是「滿洲八大姓」之一,有清一朝,富察家族曾一度鼎盛200余年。

根據《皇朝通志》記載,「富察」這個姓氏最早出現在唐朝末年,「 時金人有舊姓蒲察者」,可見富察最早被譯為「 蒲察」。

明朝萬歷年間,努爾哈赤起兵時,富察家族的宗長 旺吉努(傅恒的六世祖)便率軍歸附,后來傅恒的高祖父 萬吉哈在和明朝作[單戈]時[單戈]死,傅恒的曾祖父 哈什屯接替父親,一度擔任皇太極的前鋒大將,因作[單戈]勇猛,他還曾列議政大臣,位列中樞。

傅恒的祖父 米思翰曾在康熙朝任戶部尚書,因支持康熙平定三藩之亂,晝夜操勞而死。傅恒的父輩人中,最著名的是他的二伯 馬齊,此人是康熙、雍正兩朝的內閣大學士。

馬齊有兄弟四人,傅恒的父親 李榮保是老末。下圖是富察家族主要人物圖譜:

通過上圖可以看出,在200年內,富察家族靠著 哈什屯馬齊傅恒福康安等幾個關鍵人物,將家族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而傅恒便是家族中后期的杰出代表。

傅恒有兄弟9人,他排行第九,其中,他的大哥未成年便夭折,二哥傅清在平定西藏叛亂中[單戈]死。乾隆登基時,傅恒才13歲。

傅恒第一次在史書中出場,發生在乾隆五年,這一年,他入宮做了 藍翎侍衛

清朝的「藍翎侍衛」隸屬于領侍衛府管轄,為正六品。需要說明的是,「藍翎侍衛」屬于稀缺崗位,因為按朝廷規定,藍翎侍衛定額90人。也就是說,每進入一個,就必須走一個,因此藍翎侍衛便成了年輕侍衛向上晉升的重要跳板,所以,一般只有勛貴家中的子弟或武進士才能入選藍翎侍衛。傅恒能成為藍翎侍衛,除了他家世顯赫外,還有她姐姐的關系。

傅恒擔任藍翎侍衛不到半年,就升任 頭等侍衛,兩年后,傅恒擔任 御前侍衛并兼任總管內務府大臣。

乾隆八年,傅恒直接從御前侍衛轉任戶部侍郎。又兩年,傅恒進入軍機處,擔任軍機處行走。到了乾隆十二年初,傅恒一躍成為戶部尚書、議政大臣,正式成為朝廷從一品大員。此時的傅恒,才23歲。

從乾隆五年到乾隆十二年初,短短6年的時間內,傅恒從正六品的藍翎侍衛到從一品的戶部尚書,竟然連升9級,在乾隆朝,這是極為罕見的。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傅恒在仕途上如此「生猛」呢? 筆者分析,主要存在以下三個原因:

第一,乾隆帝實際上是一位非常自負的帝王,他剛登基的那幾年,表面上依靠張廷玉、鄂爾泰等老臣,實際上一直在暗中培養屬于自己的「新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訥親,傅恒也是如此。

第二,傅恒是富察皇后的親弟弟,家世顯赫,政治背景過硬,和乾隆的關系親厚。

第三,乾隆一直有意立嫡子為太子,乾隆十年,富察皇后再次懷孕,傅恒隨即進入了軍機處。富察皇后的次子永琮死于乾隆十二年十二月,在此之前,傅恒已經成為戶部尚書。也就是說,乾隆可能有意培養永琮的舅舅,希望他能成為嫡子的依仗。只是乾隆沒有料到永琮也會夭折。

綜上所述,傅恒仕途生涯的初期之所以能有如此「開掛」的表現,一方面是乾隆從朝局角度重點培養,另一方面也有因為富察皇后和皇子永琮的原因。

若干年后,乾隆證明了自己的眼光,因為傅恒的確不似其他勛貴子弟般的平庸,他是真正的社稷重臣。

二、一[單戈]定金川,弘歷喜極泣

乾隆十二年,七阿哥永琮夭折,富察皇后深陷喪子之痛中不能自拔,最終病倒。次年,皇后病情稍愈,乾隆便攜皇后南巡,在路過德州時富察皇后病重,醫治無效而死。

乾隆和皇后伉儷情深,皇后的去世,讓乾隆陷入深深的悲痛和自責之中。乾隆為富察皇后舉辦最隆重的皇后喪儀,還因喪事不謹怒斥皇長子永璜等人。

富察皇后之死,乾隆并沒有疏遠富察家族,反而對后者更加重用。乾隆十三年四月,在皇后去世僅一個月后,乾隆就下旨給傅恒:

「敕獎其勤恪,加太子太保」

意思是,傅恒辦事勤勉,加太子太保銜。

俗話說,無功不受祿。傅恒知道自己這個「太子太保」銜屬于姐姐的「遺產」,他也想找機會報答乾隆,證明自己。正在此時,機會來了。

當時,遠在川西北高原的大金川土 司莎羅奔發動叛亂,攻打明正土司(今康定)等地。乾隆帝下旨讓川陜總督 張廣泗率軍平亂。

不料,金川地區地勢險要,莎羅奔仗著地勢和清軍周旋,張廣泗久攻不下。[單戈]事一拖再拖,這讓乾隆對張廣泗的能力產生懷疑,于是乾隆派遣保和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 訥親前去督[單戈]。訥親雖然身居高位,但從未上過[單戈]場,結果先小勝后大敗。訥親乃是康熙初年四大輔臣之一的 遏必隆之孫,他是乾隆重點培養的新貴,如今平叛不力,讓乾隆顏面盡失。結果乾隆一怒之下,用遏必隆之刀,將訥親賜死。

正在乾隆一籌莫展之際,傅恒毛遂自薦,懇請到前線領兵平叛。要知道,訥親和傅恒曾經是乾隆最看重之人,訥親兵敗,若傅恒能夠力挽狂瀾,對乾隆來說必定是莫大的慰藉。但是,傅恒和訥親一樣,也沒有[單戈]爭經驗, 若傅恒也功敗垂成,那乾隆就真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乾隆最終決定賭一把,派傅恒以戶部尚書的身份署理川陜軍務,并且授予他保和殿大學士。傅恒出征當天,乾隆攜諸位皇子和大學士親自為其送行,殷切期盼之意溢于言表。

為了支持傅恒,乾隆接連下旨,命沿途驛道不得以任何理由耽誤軍機;又派曾經的兩江總督、現任協辦大學士尹繼善親自負責后勤糧草,并讓后者立下軍令狀。

很顯然,乾隆幾乎在傾全國之力來支持傅恒,只希望傅恒能夠給自己長臉。歷史證明,傅恒沒有讓乾隆失望。

傅恒是乾隆十三年十一月離開北京的,等他馬不停蹄到達金川,已經是第二年正月了。

傅恒剛到達金川便除掉 良爾吉等先前怯[單戈]的將領,立下軍威,然后他親臨[單戈]陣,率領眾將士接連在險要的地勢下攻下敵人十余座碉堡。傅恒背部多處受傷,但仍堅持在最前沿指揮,清軍因此士氣大振,一鼓作氣直撲敵軍。莎羅奔見大勢已去,最終投降。

這是傅恒人生中第一次上[單戈]場,此[單戈]大勝,不僅奠定了傅恒在乾隆王朝的位置,更堅定了傅恒領兵打仗的信心,從此,乾隆王朝誕生了一員名將。

自從傅恒出征,乾隆就感覺壓力越來越大,當捷報傳至京城,乾隆帝幾乎喜極而泣,他長吁一口氣,決定重賞這位小舅子。《清史稿·傅恒傳》云:

……(傅恒)師至京師,命皇長子及裕親王等郊迎。上御殿受賀,行飲至禮。傅恒疏辭四團龍補服,上命服以入朝,復命用額亦都、佟國維故事,建宗祠,祀曾祖哈什屯以下,并追予李榮保謚,賜第東安門內,以詩落其成。

意思是說,傅恒班師回朝時,乾隆封他為一等忠勇公,還派皇長子 永璜和裕親王 廣祿(順治帝曾孫)親自到郊外迎接。不僅如此,乾隆還破例賜傅恒 四團龍補服,然后給整個富察家族建宗祠,把傅恒的祖先都追封一遍。

《舊五代史》中有一句話,筆者一直非常喜歡:

為將者,受命忘家,臨敵忘身。

筆者認為,作為軍事指揮官,傅恒是合格的。

筆者還認為,乾隆之所以對傅恒如此隆寵,不僅僅因為他平定了金川,更是因為傅恒為乾隆掙回了帝王的尊嚴。

三、閃擊準噶爾,熱血固天山

乾隆十九年,準噶爾發生內亂,準噶爾有幾個小部落悄悄投降清朝,并希望清朝出兵平定準噶爾。 于是便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

由于在23年前,也就是雍正九年,清軍在征討準噶爾時慘敗,幾位軍機大臣都不同意出兵。

關于準噶爾,筆者在這里需要贅述一下:清朝時期,蒙古分裂為三個部分,即 喀爾喀蒙古(外蒙古)、 漠南蒙古(內蒙古)、 漠西蒙古(衛拉特蒙古)。準噶爾帝國就是漠西的衛拉特蒙古人所建立的。「 衛拉特」這個部落是音譯,在明朝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被譯成「瓦剌」,不錯,就是導致明英宗在土木堡之變中兵敗被俘的那個瓦剌。

所以說,準噶爾帝國和明清兩代的糾葛非常深。明朝末年,皇太極馳騁關外,準噶爾部落就歸順后金,然而,清軍入關后,準噶爾多次發生內亂,這個部落降而復叛,反反復復,讓康熙、雍正都比價頭疼,康熙帝曾三次征討 噶爾丹(準噶爾帝國大汗),雖然將其殲滅,但準噶爾隨后又叛。

正是因為如此,那些軍機大臣們才認為,清軍不能讓準噶爾徹底臣服,或許是「天意」,因此不能出兵。

關鍵時刻,唯有傅恒同意出兵,他毛遂自薦,愿意領兵征討準噶爾。乾隆頂住壓力,同意傅恒「獨自辦理」此役。

于是,傅恒先帶領軍機處官員搜集情報,分析雍正九年[單戈]敗的原因,而后安排軍事行動。傅恒趁著冬季人煙稀少時,提前將糧草悄悄藏到邊疆,在次年(乾隆二十年)春天時兵分南北兩路對準噶爾發動突襲。準噶爾部落雖然盡力抵抗,但最終因為準備時間倉促,部卒無法聚攏而潰敗,傅恒派兵乘勝追擊,最終盡數殲滅敵軍精銳。

當傅恒大軍攻克伊犁的捷報傳到京城時,乾隆振奮不已,回想起一年前文武百官均不贊成自己對準噶爾用兵,唯有傅恒支持,乾隆更是激動。史載:

二十年,師克伊犁,諭再封一等公,傅恒固辭,至泣下,乃允之。尋圖功臣像紫光閣,上親制贊,仍以為冠,舉蕭何不[單戈]居首功為比。

意思是,因為傅恒立下大功,乾隆再次封傅恒為一等公。要知道,此前平定金川,傅恒已經被封一等公了,如今再次封公,在當時屬于「曠世恩典」。傅恒不敢接受,極力推辭,說到激動處,竟然聲淚俱下,乾隆最終收回成命。不久后,乾隆將命人繪制功臣畫像陳列于紫光閣,傅恒位居第一位。

在清朝歷史上,有三位將領對新疆融入中華民族有著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第一位將領就是本文的主角傅恒,他將準噶爾部落徹底擊敗,后者從此一蹶不振,讓新疆納入清朝版圖。

第二位將領是 兆惠,他出兵征服天山南路,如此,天山南北都并入清帝國。

第三位將領是晚清名臣 左宗棠,他因抗擊外敵收復新疆而被大家熟知。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不管他們在清朝獲得過多大的封賞,也不管他們為哪個王朝效力, 歷史將銘記這些對祖國統一有著杰出貢獻的英雄。

四、血染黃金甲,名將隕歸途

傅恒雖然立下大功,但他為人十分謙和。例如,曾寫下「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的清朝文學家 趙翼在軍機處當差時,因為生活拮據,一頂貂皮帽子戴了三年。傅恒見趙翼帽子破舊,便贈送他五十金,讓他換一頂新帽子。結果趙翼把錢用做補貼家用,并沒有換帽子。傅恒見到后,一笑置之。

傅恒身為保和殿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在朝中素有聲望,史書中甚至沒有記載他有什麼缺點。

乾隆三十四年,傅恒再次帶兵出征,這一次出征雖然是他主動的,但也可以說是 被逼無奈

眾所周知,當年清軍入關,封吳三桂為平西王,吳三桂雖不是純臣,但他對緬甸尚有震懾作用。三藩之亂爆發后,清朝在南方沒有了屏障,緬甸國便躁動起來。乾隆三十年,緬甸大軍襲擾云南邊境,乾隆命云貴總督 劉藻率軍鎮壓,劉藻[單戈]敗,在乾隆盛怒之下,劉藻自刎謝罪。

而后,乾隆調陜甘總督 楊應琚擔任云貴總督,楊應琚久經沙場,他和緬人一[單戈],竟然失手[單戈]敗,為了不被乾隆責怪,他謊報軍情,結果事情敗露,乾隆勒令楊應琚自盡。

無奈之下,乾隆又調 富察·明瑞擔任云貴總督。明瑞的父親名叫傅文,是傅恒親哥哥。換句話說,明瑞是傅恒的親侄子,他早年曾擔任伊犁將軍,在傅恒麾下打過仗,立過[單戈]功,是[單戈]場上真刀真槍走出來的漢子。但是,緬甸的地理環境和新疆有太大不同,明瑞到達邊境后,明顯「水土不服」,他不僅吃了敗仗,還被緬人包圍,在力[單戈]無果的情況下,富察·明瑞自縊而死。

四年之內,接連三任總督因征緬不力而自行了斷,最后一個失利的云貴總督竟然是傅恒的親侄子。傅恒作為乾隆朝的領班軍機大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給乾隆一個交代,乾隆必然會為難富察家族。 于是,為了大清朝,也為了家族榮譽,傅恒決定親自出[單戈]。

乾隆三十四年二月,料峭的寒風仍在,傅恒踏上征程。路上的兩個月時間內,傅恒已經制定好了作[單戈]方案: 用步兵突襲來牽制緬甸主力,然后用水軍出其不意,直搗黃龍。

于是,傅恒剛出北京城,便命人用八百里加急給湖廣總督送信,命他召集工匠秘密趕造[單戈]船。

當年五月,傅恒趕到云南,在一番準備之后,他發兵31000人突襲騰越,初[單戈]告捷。九月,正在緬軍逐漸聚攏,準備在陸路和傅恒對峙的時候,傅恒突然下令水軍沖擊,接連攻破緬軍前沿軍事重鎮 新街。而后,傅恒下令全力攻擊被緬軍占領的水陸要道 老官屯。緬軍這時才回過神來,不得不回師奮力抵抗,于是,清軍和緬軍在老官屯展開大[單戈]。

隨著[單戈]爭的延續,[單戈]場上逐漸發生了兩件詭異的事情: 第一是緬軍的抵抗力逐漸減弱,第二是清軍的攻擊力也逐漸減弱。

緬軍的抵抗力漸弱是因為他們在清軍的炮火下傷亡慘重。而清軍的攻擊力衰退卻另有隱情。《清史稿·傅恒傳》記載:

師久攻堅,士卒染瘴多物故,水陸軍三萬一千,至是僅存一萬三千。

原來,傅恒帶來的將士都是北方八旗精銳,他們雖然軍紀嚴明,但受不了南方「煙瘴」,隨著[單戈]場上流血和蚊蟲的傳播,有一半以上的官兵都因身患傳染病而死。

當時,傅恒身染重病,腹瀉一天比一天嚴重。但傅恒下令嚴守秘密,不允許任何人將軍中死傷情況外泄。 傅恒的決定直接導致了這場[單戈]爭的勝利。

原來,清軍大面積死于傳染病,緬甸國王并不知情,幾天后,他們懾于清軍的威力,最終決定罷兵乞和。傅恒「見好就收」,同意緬王的求和。傅恒將實際情況報給乾隆,請旨撤軍,這場征緬之[單戈]就這樣結束了。

乾隆三十四年,在大軍回京的路上,傅恒病情惡化,當年七月,傅恒病逝于歸途,終年48歲。

五、紫微墜天邊,乾隆祭名將

清朝文學家袁枚和傅恒乃是同時代之人,傅恒去世后,袁枚感慨萬千,寫下一首詩:

捧日雍容三十年,一朝星墜紫薇邊。

恩雖外戚才原大,病為南征死更賢。

忍見圣躬親奠淚?更無內相力回天。

夕陽望斷貂蟬影,羽盡黃門盡黯然。

少年曾作霍嫖姚,洗甲金川賦早朝。

袁枚把傅恒比作清朝的紫微星,并且把傅恒去世后,乾隆帝含淚祭奠傅恒的情形描述下來,感人至深。實際上,這并非是袁枚虛構。

根據《清史稿》的記載,傅恒的突然離世,讓乾隆一時難以接受,待傅恒的靈柩運到京城府中, 乾隆親臨祭奠,扶棺淚流不止。乾隆下旨謚傅恒「 文忠」,并要求按照皇家宗室禮儀給傅恒下葬。此后,乾隆多次作詩悼念傅恒。

傅恒死后,他的兒子 福康安也成長為清朝將領。福康安曾破格被乾隆封為 貝子(清朝只有宗室子弟才能被封為貝子)。嘉慶元年,福康安在征[單戈]途中病逝,太上皇乾隆下旨追封福康安為異姓王(郡王),以示對富察家族的榮寵。

然而,在傅恒、福康安父子之后,富察家族表面雖仍然鮮亮,但再未達到此前的高度。

清朝的名將并不多,乾隆在位60年,真正算得上名將的也就 傅恒阿桂兩人,傅恒一生為清朝立下三大奇功,分別是: 平定金川征討準噶爾督師緬甸。乾隆帝自詡「十全老人」,其中,「十全」中有三項是傅恒創造的,倘若傅恒沒有英年早逝,或許能為大清創造更多的輝煌。

用戶評論